第29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麒麟冷扫二人一眼,给了个“你们该”的眼神。

“他比我有资格。”

很久,他们以为他会责罚的时候,却听得他沙哑一笑传来,“他是一腔孤勇,换作是他,他必定会闯宫救人,最坏结果是同死,而我自诩责任周全,到头来,不负这数万将士,不负连家,却负了她。”

他说着把熟睡的连惜交到麒麟手上,“你们先退下,她回去,就说我有事和将士商议,去去就回。”

他神色一片冷寂,众人不敢多言,依言离开。

走到半路,白虎终究按捺不住,回了头,麒麟二人怕她出言惹怒连玉,连忙跟了回去。

落叶如蝶,连玉佩剑深插泥土之中,但他不知道在深思着什么,目光如炬,一手却握在剑刃上,血一缕一缕从他手掌滑落,他却仿佛浑然不觉。

白虎心中难受,正要开口,他背后却仿佛长眼睛似地,淡淡说道:“你们去办一件事,传我命令,将老七引出去,一刻之后,派人把朱雀带到老七那里,说老七有请。”

565

“朱雀使,七爷急事有请。”

小周在院中来回踱步,直至两名士兵匆匆走进,带来消息。

怀素和公主的事已经足够让天塌下来!她听得心惊胆颤,这节骨眼别又发生什么事才好。

“好。”她快快应了声,便拔脚离开栩。

到得连捷院子,亲兵见过礼,见屋门敞开,她大步进去。

“朱雀?”

厅内却无人,她正奇怪,却听得连捷声音从里面传来。

“是我,七爷。”

“方才被小莲子尿了一身,我换个衣裳……找你过来是想商议,我们的事,六哥好像有所觉察了。”

里间是衣服窸窣的声音,小周不由得大惊,“怀素的事还是……”

“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随着冰冷一声,两人走出来,小周目光一滞,只听得自己心脏砰砰乱跳的声音。

主上。

她颤着出声。

麒麟善模仿声音。

任何年纪都可以。

素珍回到主帅院子的时候,天已全黑。

院外士兵恭敬的为她开门。

她入眼却是一片漆黑,屋中并无半丝火光透出,依稀中,一道曜黑犀利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把她紧紧盯着。

她额角两穴没来由突突的跳,一阵头目晕眩、兵荒马乱的感觉。

“连玉?”她试探着叫了一声。

熟悉的气息随即把她包围,她几乎是没头没脑的就被人紧摁进怀里。

对方浑身透着一股深抑的阴凉气息。

是她在冷血那里的时间太长,他有意见还是什么?她搞不清状况,但心里那股恐慌却越来越重。

他这是怎么了?

原本演练多遍的话又缩回心底,出口也变成了解释的笑语,“喂,你不是那么小气吧,我就在冷血那里多呆了一会……”

他忽地将她松开,旋即又俯身快速将她吻住,来势汹汹……这段日子,二人亲昵情事自是不消说,但除却“相见”那天,他哪次对她不是温存细致,有时顾忌到她身子尚且虚弱,甚至压抑自控,那似这般粗狂。

他把她打横抱起,几步走到院中石桌边,将她放到上面。

黑暗中,他双眸如噙利刃,她腿脚被他架到他肩上,她浑身血液犹如倒流,直冲到脑门,若这时有人突然进屋,这还要不要活?

“我们进去……”她脸烫得如要滴出血来。

“进去做什么?燕好吗?”

他淡淡一言,她瞬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却以一种令她更为慌乱充满侵占却又似冷静到绝诀的目光看着她……她颤抖着,晕眩着,紧攀着他双臂,透过他身体的间隙只看到漫天星空,那星烁如要坠下来一般。

最后,他一身汗湿抱着同样一身汗湿的她回到屋中,她几乎承受不住方才那般的肆爱,当真是想起也能让人羞死过去,背脊被石板烙得仍旧生疼,身体却在打颤,不仅是身体那种疯魔到极致欢愉,还有那种被迫切占有和需要的情爱。

她悄悄打量着他,他一双眼睛,漆黑而凌厉,冷漠而深桀。

她不知他今晚为何如此,却又为他冷冽如冰的态度所慑,不敢多问,蓦地里,心下一咯噔:难不成他已知道了她的事情!

这么一想,她惊得几乎弹跳起来,让他在战时撕心裂肺的等候她的死亡,这绝非是她想看到的结局——

她惊惶地瞪着他,想审视清楚。

他看着她眼中的惊慌,眸中冰凉慢慢消失。

“我去传水,帮你洗浴一下。”

他把她轻轻放到床上,动作变得温柔。

“我小憩时做了个梦。”

他转身往门口走去,声音也轻轻传过来。

“我梦见自己战败,被杀,丢下你孤零零一个人。”

这不是什么好话,但素珍提到脖子

L眼的心却总算放下来。

这梦……是她之前的心灵鸡汤惊扰到他了吗,让他先自患上战前恐惧症?她知道,他当然不怕死,但他怕再次丢下她。

真是自作孽,她正想看看怎么安抚他,他吩咐完毕,从门口折回,淡淡说道:“我已将进攻计划推迟,我们好好过段时间。”

什么?!

直到仆从打水进来,她被他安置进木桶里洗浴,还是在惊愕震惊当中。

但她倒没有尝试说服他。他这人既做了决定,不是谁能改变的。而且,他怕是早在她今日回屋前便向将士宣布了。

“还记得当年我在别院让你侍候洗浴的事吗,现如今到你耍威风了,来吧,连夫人,想要怎样的侍候,都说给为夫听罢。”

温热的水从他手上木勺泻下,烟气氤氲中她听得他声音,带着浅浅的笑意。

她恍惚回到那年的上京,她主审魏世子杀人案,中刀卧床,其时他还鲜衣怒马,她也正年少美好……

纵然前途凶险,生死未卜,但还是活得潇洒恣意,也许是因为心底早已笃定,不管发生什么,总有这个大周天子一路保驾护航。

厨下炊烟袅袅,男人显赫的气势,清贵儒雅的模样,明明与厨房明显格格不入,但他低头掌勺,不时翻煮的动作又显得格外熟练、和谐。

这是他不做统帅作羹汤的第三天。

他舀起一勺子汤放进碗里尝味道,那一丝不苟的侧廓,让人感觉,他仿佛把所有精神都集中其上,但陡然间,不知是突然开了小差还是什么,他手中碗倏地一声掉进汤中,无数汤汁瞬时往他脸颈溅去。

院中素珍看得心惊胆战,以他的身手怎会避不开?

他到底在想什么?是战事的问题吗?他选择休息其实是军队出现了什么问题,不想她担心而以休憩作藉口来瞒住她?

但感觉又全然不似那么回事。

他那种成竹在胸的形容是骗不了人的。

所以他其实还是为那天的噩梦耿耿于怀,为这人世的阴差阳错,怕重蹈此前那次生离死别的覆辙?

目光到处,却见他整只手掌都被高汤给烫红,但他只伸手往脸上一抹,把汤汁抹去,仿佛不知疼痛似的。

那些烟汤仿佛跑到了她身上来,她眼中迅速蒙上一层水光。

三天,每过一个时辰,她心中的不舍就多一分。

越来越舍不得抽身。

也许他们就像这样下去,直至……

心中念头一起,她陡然一惊,她不能如此自私。

慢慢走进去,她从背后把他腰抱住。

“来啦?惜儿呢?”他伸手捏捏她的腰身。

“在奶娘那,醒了就要吃的。”

“那你怎么不多睡一会?等我把早膳做好再叫你。”

“别对我那么好。”她低叫,头在他背上一阵用力摩挲。

“这什么话?还有嫌夫君对自己好的?”

他失笑,侧身在她头上敲了一下,方才过去继续忙活。

这正常的很,哪有方才半丝失态?说到底,是为她,她一时恍惚,又是欢喜,又是憋恸。

“连玉,我有事跟你说。”

没有查看他的手,她怕心疼会将自己仅存的理智打败。

“等我把汤盛起。”

他侧脸碰了她脸颊一下,含笑说道。

“主上。”

院中一阵脚步声传来,素珍脸上微热,连忙撒开在他腰间的手,连玉却转身过来,把她手包在掌中,而后随随看出去,那淡漠冷静的眼神,似早猜到什么。她随他目光看出去,院里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那天迎接他们回来的人都来了。

“玉儿,”孝安紧锁着眉头,“哀家知你与这素珍情深,想要补偿,但可不能耽搁了战事。”

慕容景侯带领着一众将军,霍然下跪,“兵贵神速,多耽搁一天,战果便险一重。请主上继续主持兵务,莫

要延迟进攻的日子。”

“请主上继续主持兵务,直至进攻。”

严鞑和高朝义也领群臣下跪,朗声恳求。

连玉目光缓缓落到连氏兄弟身上,似笑非笑的问道:“怎么,你们也要谏上?”

连捷二人相视一眼,倒是立刻说道:“臣弟不敢。一切但由六哥定夺。”

连玉但笑,看着众人也不说话,众人面面相觑,那雄赳赳的说辞竟一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慕容景侯看着连捷连琴一阵气急,又看了严鞑一眼。

慕容景侯更是大声说道:“若主上不允,臣等唯有死谏。”

连玉闻言,终冷冷开口,“怎么打,何时打,我自有分数。慕容将军若有所质疑,那就死谏罢,就看看这条命是丢在战场还是此处恰当。”

他说着目光又缓缓掠过严鞑。

慕容景侯脸上一阵发青,却没有再吭声,慕容缻原本打定主意,绝不吱声,但看到心中这个爱慕之极、仿若神明的男人竟沉混至此,不由得气急败坏,忍不住就道:“皇上,你这……国事要紧啊。”

连玉却是看也不看她,慕容缻气极,狠狠跺了一脚。

孝安严厉地盯住素珍:“你就不说一句吗?”

但说到最后,声音也变很轻,心知肚明连玉为她疏于军务,也只有她才能说服他。

慕容缻怒极,指着素珍便道:“姓冯的,你这是要做祸国的妖孽么!”

566

眼见自孝安而下,众人都看过来,素珍微微一笑,“出嫁从夫,我自然听从他的。祸国的妖孽?他若要成全之,我也不是承受不起。”

连玉似没想到他这小娘子今日如此遂顺,冷漠的眉峰难得露出一丝霁色镑。

孝安怒也不是,不怒也不是,由红姑搀扶着,站在那处,突然一个兵士匆匆跑入,见连玉便报:“主上,朱雀使请七爷到冷护卫处,这冷护卫出事了。”

连捷一怔,而素珍已挣脱连玉的手,惶忙奔了出去。

到得冷血住处,庭院一片安静,素珍几步冲进屋中,小周背对她而立,隐约可见床上躺着人栩。

“冷血怎么了?”

素珍颤声开口。

小周转身过来,蹙起的眉头未来得及放下。

素珍不待她说话,已飞快走到床前,榻上,冷血昏卧,胸口衣襟处一片黑血,嘴角还沁着血丝。

“这是怎么回事?”素珍大声问道。

“他身上有权非同的毒,未曾解除,此刻,怕是毒发了。可我探脉,却又探不出毒素深浅程度。”

小周声音在背后传来,带着不解和沉重。

素珍未曾打话,旁边带起一阵风,却是连玉连捷上前,连玉把素珍揽进怀里,拉到一边,连捷坐下,亲自号脉。

“莫慌,不会有事的。”连玉轻声安慰,她手一片冰凉,令他不由得蹙起双眉。

素珍不语,只是牢牢把连捷看住。

连捷不敢怠慢,连忙查看,半晌,得出的结论跟小周几乎一样。疑是毒发,但完全探不出程度深浅。

“这毒你们能解吗?”连琴走上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