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我能不回么?我来求药奸相。”来人也淡淡笑回。

“我不会把药给那个叛徒。”

“你不能说话不算话。栩”

“也罢,作为交换,你过来给爷抱一抱。镑”

他嘴角微勾,朝她勾了勾指头,不想她突然几步走过来,用力将他抱住。

他一刹定住。

她眼中恢复的生机,令他明白,他也许是时候彻底放下念想了,除了连玉,谁都无法让她快乐。

但他不想放,哪怕到最后也不知是为了爱,还是仅为一份执念。

所以,方才他并非说笑,不过没想到,她竟会主动。

“一个杀手,也值得你如此?除了我,你对其他人都好。”他紧掐住她肩膀。

她笑着轻拍他背,“你不也曾负我?就让咱们负负得正如何?这一抱除为求药,还想向你道别,奸相,你多保重。”

“这应当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怎么,连玉打算杀入上京城,若成,他再次为王,你就是高高在上的娘娘,我为寇,却是少不得逃,岂能与你再为伍!在你心中,我权非同总是个坏人,无论我为你做什么,假意还是真情。”他冷冷笑道。

她从他怀中出来,只是笑,就好似他是个不懂事的少年。

“奸相,不是这样的,你至于他人不是好人,但对我来说却从不是坏人,只是我俩……总是没遇上好时候。”

“好时候。”权非同一怔,突然就想起那年上书房的情景来。那日,她初生之犊不畏虎,强替扮猪吃老虎的连玉出头,冬日的阳光打在她身上,当真是好耀眼。

可是也不过须臾,怎么他们就好似已把一生都走完了呢。若是能从头再来,你说带我离开,我含笑说好可好?

城楼。

眼见那校尉说得口沫横飞,众人只待李兆廷发作,没想到,天子听着,好似突然定住,目光渐深,又慢慢变得奇异的……柔和,众人正暗暗称奇,却听得他淡声说道:“权相倒是雅人,朕近日劳累的很,他倒会享受。也罢,众卿都随朕到权相那去听听小曲儿,放松放松吧。”

“是。”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该搭什么话才好,半晌才忙不迭称是。

权府。

门房一见帝辇,不敢怠慢,便要进内通报迎驾,李兆廷却摆了摆手,径自便走,“不必了。”

众人尾随而入,门房想起管家吩咐,暗中叫苦,其中一人作领,另一人眼见众人进屋,立下大步奔出,绕道到府后。

“权相好雅兴,听说府上来了个曲艺高超的琴师,这就是?”

琴声葛然而止,被突如其来却隐透着威严的声音打断。

亭中女子同斜卧在石椅的男子同时抬头,后者随即淡淡一笑,那怕对上一众臣工中义弟晁晃略白的脸,也是不慌不忙,“今儿个吹的什么风呀,居然把这天下最大的贵客吹到了我府上?”

“臣,见过皇——”他旋即掸打衣衫,仿佛扫落灰尘,施施然站起施礼,然而,他很快住嘴,随着前方居中男子的目光,转落到身旁女子身上。

来人龙袍加身,不必谁说,琴师也知道这是什么人,只是……她断断想不到的是,这位年轻帝王会以那么一种暗沉探究的眼神盯着她看,深不见底,却又分明透着一种怜惜,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索取意味。

权非同突然便笑了,轻咳一声,吩咐管家:“贵客临门,还不让人看茶?”

“是。”

管家恭敬答道,急急下去了。

一众臣工虽站于天子之后,未能亲见其眼神,但能感觉出,他在仔细观摩那女子,都称奇不已,这女子也不见得是什么绝色,却是为何?唯独司岚风神色清明,并无太多诧异。

权非同扯了下嘴角,做了个请的姿势,相请李兆廷入亭,又转向琴师道:“把你拿手的曲子拿出来罢,皇上精通音律,天下也少有能及,你若有

L幸入他眼,自此荣华富贵不绝。”

琴师哪能不明白权非同话中意思,羞答答看着李兆廷道:“贱妾今日有幸得见天颜,实三生有幸,皇上想听什么曲子,贱妾定必用尽所学为皇上弹——”

他说着却骤然顿住,却是李兆廷一改眼中柔意,而换上一种凌厉眼神,仿佛山雨欲来的鸷阴。

权非同自然也看到了,正微讶,当随李兆廷目光到处,却也是猛然一惊!他不动声色的朝李兆廷走过去,“皇上,要不要换进内室,这天色灰霾……”

“权卿留步。”

对方把他堵住。权非同心中微微一沉,住了脚步。

李兆廷忽尔快步过去,走到距权非同两步处,弯腰将地上东西捡起来。

“她是不是来过?”他捏紧手中的东西,语气冷厉地问道。

那是个荷包,看的出掂在手中颇有些重量,应该是个钱袋无疑。

众人都愣住,这又是怎么回事?这看去就是个钱袋之类的东西,也许就是权非同,这琴师,或是府中人所遗落的,皇帝怎么断定有人来过?!

果然,权非同见状也颇为不解地道:“臣惶恐,不知皇上何意,那曾有人来过,也不知是府中哪个不长眼的把这玩意落下了,要说有,那不正是皇上您和诸位同僚吗,噢,前两天也有陆续有官员来跟臣洽谈过公务——”

“她在哪里?”李兆廷倏然将他打断,眼中好似噙着一团火,熊熊燃烧着,带着不确定却又迫切颤狂的喜悦。

“臣真不知皇上在说什么。”权非同背手在后,神色平静地道:“倘若皇上真对这东西的主人起了莫名其妙的兴趣,臣将人都叫出来,让您逐个盘查,如何?”

“这东西是她的,一定是她的。我认得,没有人会把荷包绣成这个样儿,除了她。”李兆廷目光逼人,没有一丝迟疑。

众人摸不着头脑,但气氛大大不妙,都是大气也不敢透一口,此时,权非同却突地笑了,“臣似乎有些知道皇上在说什么了,皇上,你说的这个人已然死了,你亲手赏的薄棺,不是吗?皇上怕是魇着了,见着一副有两分相似的眉眼,便臆想起来。但臣这里,没有您要找的这个人。您要找她,怕是要百年以后了。”

从话语中,有人嗅到了什么,也想起了些什么来,却惊愕地把头垂得更低。

李兆廷嘴角笑意也慢慢漾开,笑容中有丝让人心惊肉跳的意味,那浑然天成的贵胄气魄令人压迫。

“东西必定是方才匆忙遗落的,否则以权卿眼力怎能没有发现,这人肯定还在府中!岚风,封锁相府,谁都不许出去。朕怀疑有刺客进府了,随行禁军,搜府。”

司岚风微一迟疑,旋即低头答应,领人便去。

权非同脸色一刹变得铁青,但他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背手站着。

盏茶功夫,司岚风折回,在李兆廷耳畔说了几句什么。

权非同一声笑,缓缓开口道:“皇上,臣虽不知皇上要来,但臣素日里爱惜身家性命,这府里守卫倒算森严,皇上怕是多、虑、了。”

李兆廷瞥来,“朕真是多虑吗,怕是不见得,朕此番不为己,也为权卿安全计。”

“那臣谢皇上了。”

权非同也不多说,勾唇但看。

李兆廷此时招过司岚风,耳语了几句。

司岚风很快领命而去。

庭中陷入一种诡谲微妙的寂静之中去。一众臣工此时更是小心翼翼,少顷,权非同使了个眼色,晁晃眉头跳了跳,走出来道:“皇上,大哥,晁晃也协助司统领搜去。”

“好,你去吧。”权非同摆摆手,“皇上?”

李兆廷微微颔首,倒无异议。

然而,此时,一阵兵器交接的声音从后院破空而来,众人一阵大惊,难道果真有刺客?

570

权非同脸色一变,说了句“晁晃保护皇上”,便大步往里面跑去,晁晃当即拦到李兆廷面前,其他众官面露惊色,但也都大声喝着“保护皇上”,几名武官当即上前,护住李兆廷四周,李兆廷道:“晁将军且让开。”

“皇上小心,切勿过去。”晁晃大声说道。

“起开。”李兆廷沉声“二字”过后,掀袍便走,他亲手提拔的两名武功高强的武官护在左右,晁晃不敢阻,只能一跺脚,跟在背后。

后院,几道身影在空中交错,刀刃来往,火花迸溅,随后一道身影先落下来,落到一个女子面前,一众禁军旋即将二人团团围住,司岚风和权非同在边上,缝隙中可见男的手执长剑,披头散发,面色青黄,眦目瞪视着众禁军,惊怒交加,他背后的女子神色反为平静,听到动静,蹙眉看来,李兆廷浑身血液涌到脑门,“将那剑客抓住,绝不许伤那姑娘一丝一毫,若有误伤者,斩!”

“是。”

禁军齐声回道。

“皇上,卑职已然吩咐下去,不许动冯姑娘,卑职这就去擒那冷血。栩”

看到李兆廷眼中急色,司岚风连忙说道,他正要跃进战圈,李兆廷竟突然一个纵身,似再等不及众人动作,已先自落到男子面前。

男子一声冷笑,横剑攻来,李兆廷出手如电,左手疾出,生生握住了剑柄,男子似也想不到他如此行径,微微一愣,高手过招,就是这一顿,李兆廷右掌已击中男子心口。

“李兆廷,别伤他!”

几乎与此同时,背后女子大声开口,李兆廷掌力一收,男子回剑往他胸膛狠狠刺去,当然,司岚风和两名武官皆不是吃素的,这当口已分落男子两侧,司岚风一脚狠踢到男子膝节处,男子吃痛,递剑的手下偏,饶是如此,也”嗤”一声在龙袍肚腹位置划出一道不浅的口子。

血肉可见。

同时,男子被几人擒住,司岚风道:“皇上,卑职替你包扎伤口,权相府中可有大夫?”

李兆廷却仿佛置若罔闻,闷哼一声,并不停歇,几步便走到女子前面。

“你回来了。”

似是疑问句,也似是陈述,他看着她,扯了下嘴角,目光突突,好似是说不出的欢喜,也好似是说不尽的荒凉。

素珍也并无大惊失色,平静地回看过去,”是。”

明明并非沉默以对,但这简单一字,却将二人近在咫尺的距离拉远,李兆廷仿佛被一盆冰水迎头浇下,虽然他从未想过他们之间还能有如靥笑语,但当真如此赤果以对,他还是有种被万箭洞穿的感觉。

那种疼痛,令他想起城门内那天代替连玉而死的那具尸体。

“你回来找的也是权非同,而不是我。”他明知这话有多幼稚,在这场景有多不合时宜,但还是自嘲出口。

眼中是她鬓发半白的模样,仍旧年轻却淡然的容颜。似乎任何事,也再不能让她惊。

“我来替冷血求药,药只有权非同有。”

素珍把冷血的事简述了遍。

“冷血快死了,你心中从没怎么看得起过我们,但咱们比邻而居,算不得朋友,也总是旧识,你不会眼睁睁看着他死吧?”

她回京的原因多少让李兆廷有些意外,但“邻居”之辞随即激得他喉头一甜。

“我可以让他拿药,但你必须跟我回宫。”他看着她,说出条件。

“皇上。”

此时,权非同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难道我们不能像个男人一样,让她把人带走,你我跟连玉决一胜负吗?”

李兆廷微微垂下眼眸。

“师兄难道认为,朕是要用她来威胁连玉不成?我若败,决不会拉她殉葬,她到时仍是连玉的人,我若赢……”

他没有把话说完,但从眼底一点一点透出的灰暗,已无不阐明其意!

若他赢,他同她就在一处生死折磨。

权非同脸色一变,正要说话,素珍目光止住他,她并未激动,反而笑道:“不拿我来威胁连玉?那连欣是怎么回事?魏老头把人捉

L了来胁迫我们,这又是哪门子英雄好汉?”

“连欣?”李兆廷眼神蓦地冷下来。

“莫说我不清楚人是否真被捉住,哪怕确有其事,此女当日所为,令人倒胃!连玉曾挟我母后而令我,我为何要阻魏成辉以此对付他?冯素珍,你不能如此不公平。”

果然,他不打算放连欣。连欣的事,对他来说是耻.辱。素珍早料到几分,但得到肯定,心下还是狠狠一沉

“当然,你若拿自己来换,自此和连玉分开,我可以去过问这事。”

他声音又突然响起,淡而有力。

“我不答应,你不还是会带我走吗?”素珍勾勾唇角,嘲讽道。

“是,但我总还是希望你能心甘情愿一些。”他面无表情道。

“你就不能放我一马?你我之间再牵扯下去还有意思吗?你明知我不可能答应,你若执意如此,我只能自裁。”

她说道,声音也淡得仿佛没有一丝感情。

“跟我走,你不想冷血刚被救活又变成死尸的话。邻里关系于我而言什么也不是,但我同你……一夜夫妻百日恩。”

他反唇以讥,仿佛她是个耍赖的孩子,大人的耐心终于耗光。

果然,素珍终变了脸色,双颊涨红,眼底也升腾出怒意。

李兆廷嘴角微微勾起,也绽出了今日以来第一个真正的笑容。寻得瞬隙,余光不着痕迹地从权非同身上掠过。

对方眉眼紧绷。

呵。

“别妄想用我威胁她——“

那边被扭住肩身的冷血厉吼,他欲咬舌自尽,但李兆廷动作更快,袖袍晃动,已把束发金簪抄进手里,半空金光落处,冷血身上穴道被打,登时昏厥过去。

“外面的人,让其自行散去,朕从后门出。”

“摆驾回宫。”他边吩咐司岚风和武官,边走到素珍身边。

素珍往后退去,他蓦地便把她挟入怀中。

权非同追去,只收到素珍最后一瞥。

别冲动!

那是她眼里的话。

他紧攥双手,青筋迸起。

晁晃不安地走过来。

“到底怎么回事?李兆廷怎么突然就带人到我府上来?”他大声吼道。

“大哥,这事怪我。”晁晃懊恼的低下头,“我在燕子巷买歌姬给你解乏这事,手下几个人是知道的,有个从地方调来的不知底蕴,想把李兆廷带过去玩玩以邀功,就提了一嘴你的事,说那里的姑娘连权相都……迷得……迷得不行……”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