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权非同大怒,劈头就骂,“你什么时候连这种只懂阿谀奉承的人也敢用了!”

“是我不好。”晁晃声音更低,自责不已。

“把我们的人暗中调回来,我要想法劫宫,把她带出来。”

晁晃闻言蓦然一惊,弹跳起来,“大哥,这是你好不容易从别国借来的兵力,以作李连大战后突击之用,若先暴露实力……这……”

“她是在我的地方出事的,就像她说的,我权非同从来不是好人,但我是个男人。”

他对面,权非同眼神危险。

“大哥,可她爱的人甚至不是你,值得吗!”晁晃也几乎是吼着说的,面对眼前敬若父兄的男人,平生第一回以这般语气。

“那就让她……亏欠我一辈子吧。”

“我知道不值得,我这辈子也不曾做过什么傻事,就做这么次吧,人活一世,也许……只有这般才算得上完整。”

他陡然转过身去,语气变得轻描淡写,甚至带着一丝笑意,显得疲惫而慵懒。晁晃听着,竟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但见斜阳把他的影子拉得稀薄细长,似要生生折断一般。

571

马车微微颠着。

两人的车厢,素珍不愿看李兆廷,一声不响看着地上的毯子。

马车宽大,装饰布局异常奢美,里厢案子茶具吃食书籍一应俱有,毯子纯白如雪,上好名贵的没有一丝杂毛栩。

这一切都似在侧面提醒着素珍,这对面是什么人镑。

李兆廷目光幽幽一直在她头顶,内敛而沉静,她手上全是汗,余光紧张而谨慎地暗暗观察着,果然,李兆廷目光愈发暗沉下去,终于,他眼中深不见底渐渐龟裂,素珍那声音还在咽喉,他已闪电般跨过桌案,整个笼到了她跟前。

她只来得及看见那拂动的明亮耀眼的衣摆。

“别逼我更恨你一些。”

在他手指碰上她下颚一刹,她缓缓说道。

他的手指冰凉而多汗,竟也好似她一样,明明,这场对峙中,他才是猎者。

“我以为,你已恨我透顶,原来,还可以更恨一些,那就恨吧。”

他俯身捏紧她下巴,鼻尖几乎碰到她的鼻尖,呼吸透着嘲弄、一下一下用力打在她鼻翼上。

他眼中苍翳凌厉得好似欲来的雨潮,排山倒海。

这时,他想做什么,都是可以猜测,也是难以猜测的。

素珍明明额尖渗着汗,却没有惊惶失措,只是扬起下巴望着他,唇抿得死紧死紧。

她眼中冷漠到极点的东西,李兆廷耳边嗡然一声,然后竟什么也做不了,手脚好似都僵住了一般。明明他想……吻一吻她。

他知道她恨他,但他何尝不恨她。

她给了他此生最大的奇耻大辱。

她给别人生了个女儿,而他一直被蒙在鼓里。

可是,哪怕他那么恨她,他又还那般深深爱着她,眷恋着她,仍想二人还能在一起。也许,从头再来,也许,就这样互相恨着纠缠着也好。

其实,扪心自问一句,他何尝不想放过她,如此纠缠下去有意思吗?她是断不可能再爱他了,一句成全,也许是各自海角天涯后她所有痛恨后的一丝感激,他们这二十年的情谊中,终于有一次,她能因他为她做了件什么事而高兴,终于能因他而高兴,可是,他办不到,他无法撤手。

青梅竹马的感情,一旦发酵,是真真可怕,你不仅爱着这个人,你还习惯着她。

她哪只是你的爱情,她还是你的友情,亲情。

他一语不发,往她身上连拂数下。

素珍浑身瘫软,身子歪了下来。他紧挨着她坐下,把她拥进怀中。

“我不会怎么你,不会再让你讨厌,就让我抱一抱。”

他封住了她几处行动大穴、还有哑穴。

她再也出不了声,唯独眼中那抹嘲意益发浓重。李兆廷也看似无所谓的勾唇笑着,死死忍下那翻腾的灼心痛楚,修长的手指她的头发之中,轻轻抚摸,梳理。

素珍心中?一时?恨他,?一时?叹息。

恍惚之中,好似回到那些年,但凡他有一丝真心,她都会站在原地坚守,等他,至死不渝。

他们之间,原本并没有连玉什么事儿。青梅竹马,原是世上一切爱情的开始。

马车畅通无阻驶入皇宫,直至大殿之外。

“主子,到了。”

车外传来司岚风试探的低沉的声音。

李兆廷缓缓把人放开,素珍一脸漠然,他禁不住冷笑一声,手往她膝下伸去——末了,改在她身上拍了一下,“你想说什么?”

“我是不是该感谢你对我的了解?”素珍哑穴被解得脱,终于可以说话,语气却也冰冷到极点。

李兆廷只是重复:“你想说什么?”

“我自己会走,请别碰我。”素珍道。

李兆廷默了一下,终伸手解开她其他穴道,她不愿在人前接受他任何的爱宠。

也罢。

素珍活动了下微麻

L的全身,跃下马车。

“皇上可算是回来了,臣妾已等你许——”

一道声音含娇带嗔钻进耳里,她一怔看去,一张丽人的脸庞也迅速撞进眼帘,对方明显大吃一惊,脸色煞白,猛抽一口气:“你……”

“我不管你是人是鬼……来人,将这来历不明的女人擒下!”魏无泪厉声喊道。

她背后几个侍卫迅速冲上来。

素珍眉头轻轻蹙起,倒也不惊慌,平静地把人看着。

“都给朕退下去。”

低沉的声音从后而来,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几名侍卫一惊,立刻颔首:“是。”

“皇上,她——”

“她是权相送朕的歌姬,燕子巷的。”

魏无泪瞪着她目光变幻,李兆廷却先出言将之打断。

“这姑娘技艺高超,朕很是中意,遂带了回来,魏妃不必惊讶。”

随着一阵清冽微温气息逼近,他站到她身边,微微倾斜在她身前的身躯带着十足的保护性。

魏无泪?一时?怔忡,眼神越发变幻莫测,死死盯过来。也不知是猜度为何这歌舞伎竟和那个死去了的人如此相像,还是怀疑她就是那个人,此时,李兆廷适时地开口:“朕也乏了,先回宫休息,再找魏妃罢。”

他往她腰上一揽,举步便行,素珍只来得及听到魏无泪咬牙切齿抑着声音的一声“是”。

回到内院,她出言提醒:“放手吧。”

李兆廷哼笑一声,放开了。

从殿外一路跟进来的梁松吃惊的看着她,但自不敢多问,只腆着笑脸提议传膳,他身后的内监开始掌灯,捻亮殿内烛火,殿外天色已晚。

李兆廷看来:“你想吃什么?”

“能填饱肚子便行。”素珍身体有些吃不消,找了张凳子坐下。

李兆廷也知无法从她嘴里多问出什么话来,直接传了些菜肴,素珍听着,倒都是她往日爱吃的菜,她倒没想到他会记得,从主食到糕点,一样不差。

布置妥当,梁松赶紧退下,司岚风也识趣的将殿门掩上。

李兆廷隐晦不明地看着她,缓缓坐到她对面。

“我在你心中就是歌舞伎?”

李兆廷似没想到她会先开口,微微一愣下,倒也很快便回,“自然不是。只是你若是那身份,她们背后里必多算计于你,这么着她们摸不透底蕴,不知你只是正主儿还只是一个长得颇像的女人,?一时?反而不好动作。”

“待大局更稳,我就把身份还回给你,让你以原来身份站在我身边。”

“当然,如若你想,我马上便对外宣布,虽不免有风波险情,但我决不会让任何人再伤你一分!”

“有必要吗?这任何人也包括你吗?”

他话口未完,被她所断。

李兆廷勾唇便笑,不再说话。是啊,没必要,她恼他说她是歌舞伎,却也并不会对他想给她的有半丝欣喜,不过是他一头热,一厢情愿而已。

这句嘲讽过后,她也没多说什么,这有些出乎他意料,他以为,她该对他愤怒不堪,大吵大闹才是,但除去刚一照面的震惊和怒气,她很快就平静下来。

不过,她也该就是这个模样。

他突然想起,那年他在状元客栈见她的情景,那时她已家破人亡,她虽一如既往的讨好他,但她没有多提家里的事。

她从前最爱讨他怜惜,但这样想起来,真正大事面前,她从来不自怜,也不吵闹。

然后那时,他好似也没有多问。

他眼眶突然便微微热了,对于她和连玉之间,还有他们那个小婴孩的恨意怒意好似突然就消融在四肢百骸中,只剩无处可诉的情意。

只是,迟来的一句歉意,他到底也没有说出来。

这人世间有些歉意,既然已经迟到,就没有再说的必要了。

她垂眸,视线落

在桌上,有点看不真切不知在想什么,是在恨他,还是在思念着连玉,想着怎么离开。

一缕发丝从她额侧滑下。

她发色不复当初,青丝白暮,脸颊也终究留下淡淡的疤痕,但眸光漆黑似宝石,脸庞修润如珠晕,竟出奇的好看。

他为方才她对连玉的情思猜测怒火中烧,却又不禁砰然心动,竟心猿意马起来。

他想把这发丝掬起,捋到她耳后去。

想得心都微微发涨,发疼了。

572

但他终归什么都没做,双手交握在膝上,静静把她看着。

她也不会知道,这双手的安静,花光了他所有力气。

两人谁都不说话,可他还是想,这样也是好的,至少在一起镑。

门外响声传来,他示意外面的人进来栩。

梁松背后,多名女官内侍碰盘鱼贯而入。

布菜完毕,梁松又是识趣地迅速领人离开。

“给姑娘备些换洗衣裳。”他把人叫住。

“是。”梁松立刻回身,又有些迟疑地问:“皇上,衣裳应送到何处?”

“此处。”他说。

梁松一笑应下,眼神里颇有些心领神会的意味地退下了。

李兆廷看了眼素珍,她仍老实坐着,目光微垂,并未驳他强她留宿帝殿。他吃不准她心中在想什么,越发烦躁。

他吸了口气,举箸给她夹菜。她也没有拒绝,安安静静吃了。可越是这样,越显疏离。

他心中那股子躁气愈甚,几没想冲到她面前把她脸捏起看个究竟。

李兆廷吃不准素珍心思,素珍同样不如面上镇静,她心中计量着许多事情,同时,也在猜度李兆廷心中所想,思考如何与他斡旋。

方才魏无泪虽是无意撞见,但说到底是他大大刺刺的把她带进宫,并不避人耳目所致,他是个聪明人,焉能看出她如今不会轻易寻死,他目的很明显,他不避嫌,就是要宫中人看到她,半把她暴露于危险中,他要她依附于他,他把她留在帝殿,她自不愿意,但他另辟宫殿于她,哪怕差人严密保护,也比不上皇帝寝宫安全。

她能感受到,他对她很是在乎,但她不知道这个度到哪里,足不足以让她提出某些东西。

这顿饭气氛很是微妙,两人也都吃得很快。

素珍放下碗的时候,视线往大殿环了周,下巴朝某处努努,”我睡那?”

那是殿中一张小榻。

李兆廷有时在那小憩看书。

“不是。”李兆廷往床帏指去,”你睡那,我睡榻。”

素珍怔了怔,她没想到他会如此,但她素不是忸怩人,点头道:“好。”

“我想梳洗歇息了。”她又说。

李兆廷去了偏殿。

偏殿就在旁侧。

他并未进屋,院中月色下袖手而立。

“皇上,?今晚?还需翻牌子吗?”

梁松走过来。老太监自是人精,焉能看不出什么,但循例还是问上一问。

李兆廷没有答话。梁松便明白了,想起什么,又低声问道:“皇上,那?今晚?,你和姑娘那需要……做个记录吗?”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