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李兆廷尤自愠怒,冷冷把她看着,突然又一声不响出了殿。

“岚风,派人到……把所有有关肉白骨的传说都查出来,马上!半月内,朕要知道答案!否则,那些人也不必活着回来了。栩”

被摔得砰然作响的殿门外,是他若隐若现戾气如霜的声音,还有司岚风惊疑的回应。

殿外,雪飞如鹅毛。

原来已是白天。

李兆廷后来去了旁边的偏殿,之后杳无声息。

女官带来吃食,一行十余人进屋伺候。

正勉强把食物咽下腹之际,只闻殿外传来人声。

她蹙眉,让女官出去查探怎么回事。

“姑娘,是妙妃过来,说见见新进宫的……妹妹。”

未几,女官急匆匆进来报说。

素珍想了想,“皇上怎么吩咐的?”

女官忙讨好道:“皇上不让见。妙娘娘还怀有身孕呢,皇上宠爱得紧,可见皇上对姑娘紧张。”

“皇上呢?你找皇上,就说妙妃娘娘找吧。”

“姑娘,皇上伤寒入体,伤口溃浓,方才昏倒了,此刻还在偏殿睡着呢。”女官低声说道。

素珍怔了怔,起来走到殿门前,微打开缝隙张望。

但见妙音抚着肚子站在远处,一行禁军把她拦下。

她不好露面,正迟疑,旁边侧殿门突然打开,司岚风搀扶着一身白色中衣的李兆廷出现在殿门口。

后者脸色带着病中的苍白。

他说:“岚风,送妙妃回殿。”

司岚风应声而去,他神色淡然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回殿中。

远处,妙音望着偏殿方向,默默离开。素珍不觉蹙起眉头,有些事,不能再拖了。

但焉知,接下来,她也因这一场寒伤连续病了三天。

病得甚重。

这三天里,李兆廷衣不解带的照顾她。

灯火中,她偶尔醒来,会见到他趴在床边睡着,但很快又扎醒。

他抱她如厕,替她擦洗,如同寻常夫妻,她有心阻止,却连发声的力气都没有,迷糊中只剩连玉的名字含糊滚在舌尖,和听得他低沉沙哑满含自嘲的笑声。

再次醒来的时候,入眼是他眼中吓人的血丝和憔悴的脸色。

“终于是醒了。”他声音不复往日半分清亮,但带着欣喜的笑意,他伸手过来,想把她抱进怀中,却又很快放下,轻声说道:“我让人传些东西进来。”

素珍知他定是想起此前承诺,他倒是个重诺之人,除却多年前他们那场闹剧一般的亲事。

她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身上换过的干净衣服,他声音极快响起,“是女官。”

素珍顿了顿,最后没说什么,只道:“我想见见冷血,可以吗?”

“好。”

这次,他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你去休息吧。”她道。

李兆廷点头,“是,我是真的累了。”

他说着慢慢站起,走到殿门,吩咐了几句什么,接着回到殿内,往窗边长榻走去。她只看到他仰头倒下,连被褥也没拿,三两下睡着了。

少顷,那日的女官带来吃食,伺候素珍用膳,饭后不久,门外传来梁松毕恭毕敬的声音,“姑娘,那冷血带到。”

素珍穿戴好出门,但见冷血脸色铁青,但精神气色倒是不错。

见到素珍,他神色才缓了下来,大步上前,两人低声说了几句话。素珍突然道:“走,我们练剑去。”

L屋外当值的司岚风?一时?只觉画风奇诡,不由得说道:“李提刑,你该不会是打算练好武功杀出皇宫吧?”

素珍爆发出被捕后第一次大笑。

雪,下得有些急。

冷血虽已服食解药,但身体似乎还没过来,灵活大不如前,素珍跟着他练了会,觉得没劲,对一边瞅着的司岚风说道:“司大人,不如你来教教我。”

司岚风方才还有些乐不可支,闻言登时愣住,“不是我小气不想教,而是万一你真要杀出去我死十回也不够。”

素珍笑弯了腰,“你那什么脑洞!就我这身板,若能杀出去,你都能当魔教教主了。是不是你主子答应就没问题?我给你问去。”

“皇上他还在休息,您就别——”

“你来了。”

素珍紧跟着的话却让他吃了一惊。

他随她目光看去,只见李兆廷身披斗篷,不知什么时候出了殿,就在阶上看着他们。

“你素日里不爱练剑,怎么突然勤奋起来?”

他缓缓开口。

“刺杀完你好出宫。”素珍回道。

523

“你,”李兆廷嘴角微微勾起,”能杀得了我?”

素珍朝司岚风努努嘴,“看到了吧?这一点,你主子可比你气派多了。”

司岚风苦笑,“是是是。”

“司大人,你和皇上,武功孰高孰低?”

司岚风连忙拍马屁:“自是皇上。”

“我以前甚至不知道你会武功,你的武功是魏老头教的对不对?”

“你从前一定无数次想过把我杀死吧。”素珍又笑笑问。

李兆廷?一时?被噎得哑口无言。他从前被她烦得不行的时候,心里还真有把她杀了的想法。

但也不过是想想。

素珍看他模样,“我就知道。”

“我只想把身体练好,好好活着,你给我演示一回?”

“你死两回都活过来了,一定会活很久很久。”

李兆廷看着她,说道。

素珍也不管他爱听不爱听,“那自然,我等着连玉。”

李兆廷自嘲地勾勾唇,走下来朝司岚风伸出手去,“剑给我。”

屋檐红梅一点如血,玄袍白衣雪中翻飞,兼他声音清越,剑诀于口中朗朗而出,矫如游龙,气吞山河,素珍仔细观看,冷血突然出声:“我来给你喂喂招。”

他抽剑而出,跃入其中,朝李兆廷攻去。司岚风暗中警惕,怕冷血故意以喂招之名行刺,但事实证明他多虑了,但确无夺命之意,冷血招招虽狠,但身体大不如前,而李兆廷虽是伤病中,武功却高,五十招过后,剑尖便指到了他项上。

“承让。”李兆廷淡淡说道。

冷血倒一改先前不屑,“别的不说,武功,我服。”

素珍突然拿过李兆廷手中剑,剑花一挽,便舞动起来。

虽并无任何劲道可言,但招式之精准,动作之流畅,皆令人眼前一亮。

她从前并不好此道,但聪明的人终归是聪明的。

但她并没能坚持多久,十招过后,便气喘吁吁。

见她没有停歇下来的意思,冷血眉眼一皱,李兆廷身形晃动之处,已夺过她剑。

“到此为止,?明天?我再陪你练。”他声音中透出严厉。

素珍并没有跟他拗,回去了。

冷血被押回原处。

李兆廷没有跟来,到偏殿处理奏章去了。未久,一众宫女进来布菜,素珍默然坐着,忽地里,一滴热汁溅到手背上,她“嘶”的一声,旁地女官厉声喝道:“你命不想要啦!”

一个女音紧跟着惶恐回道:“小的该死。”

一双拿着帕子的

手摁到她手上来,素珍朝那女官说道:“我没事,不必怪责。”

女官赔笑道:“姑娘大度。”

“还不快谢姑娘。”她又朝那闯祸的宫女喝道。

“奴婢谢过姑娘不罚大恩!”

那宫女惶恐的道歉,然而,说话间,一个纸团竟从那握着帕子的手推来!

素珍面上不动声色,余光瞥去,但见那宫女容貌普通,眼中一丝精光却若隐若现,她也没说其他,只让众人出去。

众人一走,她立刻打开手中纸团,但见上面写着:莫焦莫虑,吾正寻求救你脱身之法,七日之内必有所动。”

虽无署名,但素珍知道对方是谁,她心中并无丝毫喜悦之情,眉心反倒紧蹙起来。

575

随后几天,李兆廷在偏殿养伤,并没有过来,他似乎极不愿意让她看到他病弱狼狈的一面,但每天却又都会抽出半个时辰过来教她练剑,他在的时候,也准许冷血来陪镑。

但这天夜里梦魇醒来,素珍却蓦然发现,他悄无声息地站在她床前,深深看着她。

她吃一惊,他亦然,随即一言不发离开。

翌日,她派人去请李兆廷过来一趟。

李兆廷踩着饭点过来的。看他气色,已然大好。

素珍并不想招呼他,宫婢可不这样想,立下盛饭布菜,李兆廷看了她眼,缓缓坐下,“什么事?栩”

“你安排祭祀的事情吧。”素珍说道。

“等你好些再说。”他道。

素珍摇头,“我已大好。不想再拖,他们走的时候,我没能送行,我欠他们一杯酒。”

李兆廷见她坚决,没有再说,颔了首。

素珍不希望惊动宫中人,选了晚上。

眼见马车远去,殿外暗处一名宫婢也悄悄离去。

未几,一辆马车也悄然尾随御驾方向悄然离宫。

盏茶功夫后,又一辆马车驶出宫外。

素珍选的祭祀地点在城楼。

可以看见皇廷内外的情况。

玄武、明炎初和霍长安都是在城门下离开的。

她要求让冷血一并过来,李兆廷也准了。

城楼几名守将都十分小心作陪,因为几段墙身之前发现裂痕,被小兵发现报上,这两天新砌了墙身,地上还没清理干净。有些地方还有水渍。

素珍来了兴致,偏拣泥水地儿走,踏水而过,将身旁的李兆廷溅了半身。守将们?一时?忐忑,怕李兆廷怪罪到他们身上,但天子此时心情似乎甚好,唇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素珍将带来的纸钱燃了,看着火光莹莹,灰烬空中四散,将一杯杯酒酹到地上。

李兆廷双手负在背后,远远站着,身边跟着司岚风几人。小四看着她,如今是不敢怒也不敢言了。

看着空中最后一点火光散落,素珍说道:“我好了。”

李兆廷走过来,“那便回罢。”

“我想多留一会,你陪陪我吧。”素珍轻声说道。

难得受到邀约,李兆廷心中欢喜,一笑颔首。

素珍望着城楼上的精兵,“让他们也下去可以吗,我想静静呆一呆。”

司岚风虽感素珍无法动得了李兆廷,但臣子职责还是立刻阻止:“皇上,属下留下罢,我就远远站开,决不打扰皇上和李提—”

“你下去便是。”李兆廷想也没想,又指着冷血道:“把他一应带下去。”

“可以吗?”他又问素珍。

素珍点头,冷血也没说什么,跟着司岚风离开了。

顷刻间,精兵撤离到城楼下,城楼上只剩一片星空和两人。

素珍畏寒地缩了缩脖子,李兆廷立刻把外袍脱下,披到她身上。

素珍没有拒绝,也不是别的事,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