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妙音。

她走到她身边,声音是颤抖的。

素珍扯了扯唇,算是打了招呼。这个小动作,也让她满头大汗。

“那边有人来了,是不是皇上?”魏无泪大喊。

“妙小姐。”这时,妙音只听得背后低低一声。

她乍见素珍,又是如斯惨烈境况,心情震荡,此时闻言狐疑转头,见却是阿萝。

阿萝并未说什么,冰冷的眼神之中,却宛有深意。

妙音竟也一瞬读懂。

素珍是个聪明人,也读懂了。

她淡淡看着脸色也变得极白的妙音。

后者浑身颤抖,眼中闪过迟疑,也透出阴狠,目光最后落到侍卫身上。

素珍没有出声,冷血她还在上头,动弹不了。她们也许不知道。

她要保护她的兄弟。

她没有喊救命。

恍惚中,犹记初见之日,星光如此璀璨。初见其实也是再见,只是那时她还不知道。有个人,一身蓝衣,就这么笑着向她走来,那个自卑又骄傲的小姑娘。

“皇上,快救救我爹。”

来人果是李兆廷一行。魏无泪失声痛哭。

“魏妃,你怎会在此处?这魏侯到底发生—””

出声的是梁松,老太监十分惊讶。

“什么事!”

他话口未完,已被李兆廷沉声打断。

“皇上传令臣妾父亲见驾,臣妾和皇后想见皇上,便尾随爹爹而来。我们怕冲撞圣驾,便等在下面,不想却见爹爹和冯素珍从城楼掉下!”

“他们应是在上面打斗,冯素珍她要杀—”

“岚风,速传太医救治二人!”

她的话亦被李兆廷打断,声音之厉,令她浑身一个抽搐。

“是,是。”司岚风已骇得几忘应答。

袖袍似风,他已从她身边擦身,步伐之大,令她脸颊生疼。

妙音和阿萝没有见礼,这个时候,礼数什么都是多余的!

“啊。”

是小四大叫一声,声音中充满惊恐。李兆廷知道,哪怕司岚风和梁松这时已去找人,他自己也该先到魏成辉面前看一眼。

也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活着。

但他只是冷冷看着前面那个女子。有些过程他不必多想,已然知道。

从她进宫开始,就是个局。

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把比她武功高的魏成辉杀了的,也不想知道。

地上一摊碧血。

她胸前血肉模糊,双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离开前应承受了巨大痛苦。

三个月后,前王连玉大军正式向朝廷宣战。李兆廷亲自率军抗敌。

开始互有输赢,其后连军勇猛,不久,京师城楼上悬挂出一具的女尸,之后,连军失利,但没多久,连军调整攻势,连下三城,王师失利。

这是两军交战的第三十天。王军情势相当不利,死伤颇重。

李兆廷背手仰望星空,脸色狠鸷严峻。

这本该属于他的江山,他一定不会拱手让回去!

“更深露重,皇上注意身体。”背后一人把披风盖到她身上,他扭头,妙音朝他微微的笑,他正要伸手抱她入怀,突见司岚风快步进来。

“皇上,权相携客求见。”

司岚风在他耳边低语。

当权非同带人走进来的时候,李兆廷目光都暗了下去,复杂而阴桀。妙音几乎立刻掩住嘴巴。

来人一身风尘,一身气息却不输当朝国相和国主。

”客人找臣,代为引见皇上。”权非同说道。

李兆廷喜怒不形于色,只负手于后淡淡开口:“不知叛军统帅大驾降临,有何赐教?”

“把她尸体还我,我退兵。”

被称作叛军统帅,来人并不恼怒,他非常沉静,沉静到沉寂死气,让人寒意丛生。

……

一刻之后,对方离去,李兆廷看着权非同,冷笑开口:“我不信他真肯放弃江山。怎么,权卿相信?”

“臣信。”权非同扯扯嘴角,动作是一贯轻佻慵懒,但眸色并无半丝言笑之意。

李兆廷只是笑。那般冷蔑。

三日后,权非同亲自将一棺木交到连玉手上,连玉退兵。

这批大军如来时一般,没有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它们去了哪里。

又不久,魏国君染病突逝,新君登基,与周盟约破裂,大举犯周,同时周疆为大批凶悍游牧民族袭击抢粮,皇帝怒急攻心,带病亲征。

但王师士气虽被鼓舞,也扛不住大势所迫,周一时大危。

然而,边疆一支异军突出,对牧族形成包抄之势,狠狠夹打,不久,牧族狼狈败退,周军队击退魏军。

此后数年,边疆各族新旧更替,多次扰大周边境,几个强国也数次进攻大周,均为此军队相助朝廷军队所击溃。

579 大结局: 江山不老史册易书,风流死去传奇再无

五年后。

又一年上元节。

上元节已演变成选秀前夕的一个宫宴,各家小姐都装扮得娟秀娉婷,希望得到天子垂青栩。

皇帝勤勉,并不性好渔色,皇室子嗣不浓,只有皇后阿萝和魏妃各出的一名皇子,和妙妃所出的两名公主镑。

除此,其他各宫,再无所出。

于是,皇太后与众大臣都操碎了心,每年都举行选秀,充盈后宫,希望皇帝美色当前,“昏聩”一点,多流连流连后宫,于是,亦自有不少希望将女儿嫁进皇家的官员在这一晚摩拳擦掌。

毕竟,皇帝虽有两名皇子,但目前正值壮年,并无擢选太子之急,而皇帝似乎也还没有将眼下哪位皇子立为太子之意,哪怕其中皇后所出的大皇子十分肖像于他,颇得皇太后欢心,连带着往日不知因何事惹怒了他的皇后也母凭子贵,从冷宫被放了出来,重回中宫。

然而,这一晚,当各个佳丽卯足劲而来,在皇太后授意下,琴棋书画,施展浑身解数,酒过半酣,妙妃却突感不适,皇帝异常紧张,立刻宣了太医,把妙妃带回宫查看。

妙妃自五年前就落下心悸的毛病。

朝廷上下不知,但宫中一些知情人却是明白,妙妃是在五年前那场意外里受到了惊吓。

当时,妙妃在场。

两个人就这样从城楼掉下,生生落到了她面前,把她吓到了。

不是皇后,哪怕皇后有个非常聪明乖巧的皇子,也不是魏妃,哪怕魏妃父亲殉国,如今长兄继承父业,侍君报国,这宫中最得皇帝宠爱的是妙妃,哪怕大魏新君继位,一度撕毁了与大周的盟约,令两国战火大兴,皇帝对妙妃盛宠却不减,那般紧张,竟连宫宴也撇下了。

也曾有人猜,若妙妃所出是皇子,皇帝指不定会将太子之位相传。

盏茶功夫后,皇帝从妙妃宫中走出,脸上神色略微见松,妙妃只是昔日毛病犯了,没有性命之虞。

但皇帝并没有立刻回到宫宴上去,而是令梁松过去告知,让皇太后继续主持,他还需处理一份紧急公务,另外,请权相过来。

这紧急公务虽是借口,却也全非虚情。边境又有外族滋扰,这回的游族比过往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杀人越货,弄得人心惶惶。几次交战,朝廷都没有占到便宜,皆因此族彪悍,擅长游击,又有对大周虎视眈眈的邻国暗中相助,令朝廷和李兆廷大为头疼。

很快,权非同到,一见便笑道:“怎么,皇上想找臣喝酒,但这回还真有军情到。”

一个将士随即从他背后走出来,跪下禀报道:“回皇上,堃族危机解除。”

李兆廷脸上并未露欣喜之意,淡淡问道:“又是那神秘军队援手所为?”

“是。”来人略有些惶恐地道。

虽是捷报,但非他们所为,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李兆廷喜怒未形于色,“嗯”了一声,便让他下去。

权非同知情识趣地没有接口,直到李兆廷开口:“师兄,我们喝一杯吧。”

“好。”权非同颔首,语带揶揄,“怎么,皇上不回宴上,是怕多看那些绝色佳丽几眼妙妃心里不高兴?”

李兆廷失笑,“妙妃不是那样的人。”

“月色大好,我们就在上书房外喝上几盅,不醉无归如何?”他又道。

“臣遵命。”

二人回到上书房,却见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端端正正的站在院外,也不知候了多久,见他们过来,那孩子稚嫩的脸上顿现喜色,“父皇。”

“阿欢,你怎么在这里?”李兆廷淡淡问道。

“儿臣在宴上听到说有军情……儿臣想为父皇分忧。”小皇子一脸严肃认真,然而,眸中却又始终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阿欢是阿萝的孩子。

阿欢的出生,其酷似李兆廷孩童时候的面貌,未必便能让李兆廷和阿萝回到从前,毕竟,对比妙音,后者为他付出更多,但至少,和连玉之间的嫌疑总算是洗清。

只是因着与阿萝疏离,李兆廷对阿欢爷并未有太多表示,比不得两位小公主的宠爱,甚至是重臣之后的二皇子。

于是

L阿欢总是小心翼翼,异常乖巧,唯恐惹父皇哪里不高兴了。

如此月夜,孩子又是如斯可爱,饶是李兆廷早已百炼成钢的心也有了丝许动容,他招了招手,阿欢大喜,三两下便跑到他身边来。

“父皇,母后也在等你,我把她叫出来可好?”孩子抬头,有丝迟疑地问。

以李兆廷和司岚风的耳目,早已听出四下有人,只是李兆廷没有点破,司岚风自也不多嘴,眼见孩子湿润如小鹿的眼睛,李兆廷终点了点头。

阿萝从昏暗的树后缓缓走出,她默默看着李兆廷,眼中带着安静的委屈。这几年,他很少踏进她的寝宫。

“边境情况如何?”她轻声开口。

“无碍。”李兆廷缓缓回了两字。

江山如画,美人纵然憔悴,却远未见白头,依旧清丽,李兆廷心中微微一动,突然便想起那些年少轻狂的岁月。

初到听雨门下,她在山坳抚琴,就那样惊艳了他的时光。

时间也许是最好的药,总能让人忘记一切不愉快。

他淡淡开口,“今晚,我们师兄妹三人共喝一杯,何如?”

阿萝把阿欢搂进怀中,“谢皇上邀请。”

权非同却停住了脚步。

“臣突感身体不适,就先回去了。”他说。

李兆廷何等人也,他也不转弯抹角,“师兄有话直说。”

“是啊,权师哥有话不妨直说,这风波过后,还能在一块喝个酒不是件易事,何必辜负了这良辰美景?”阿萝也看过来,目光中没有了方才的情绪,颇有丝豪迈之意。

权非同闻言蓦地笑了,“如此好吧,臣就是不愿同皇后娘娘喝这个酒。”

月色打在他眉眼之间,都是如霜冰冷。

“阿萝不知师兄是几个意思。”阿萝冷冷地道,对方不是李兆廷,当不起她这个委屈。她纵使深陷深宫,好歹是一国之后,大皇子的母亲。

也许,将来还是太子的母亲,虽然,她知道,这个过程将有多少荆棘,多艰辛。

李兆廷眉峰微微收紧,但并未动怒,“师兄,难道就不可以看在朕的面子上?朕也委实不明,我们三人曾是一门之谊,你为何如此抗拒皇后?”

“同门之谊?早就没有了。臣谢皇上多年重用之恩,但私下我们真还是当初那些人?今晚,臣原以为,皇上没有回到宴上而是找我喝酒,是因为记起了那个日子,想缅怀一个故人。”

“原来只是臣一厢情愿的想法。”权非同挑眉笑,“请恕臣无法与她此生最不喜的人共饮这杯酒。”

阿萝身上微不可见轻轻一颤,旋即冷笑,傲然迎上对方的挑衅。

上元节,是那个人的死忌。

李兆廷那淡漠如水、仿如神祗高高在上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龟裂。

“这个名字,朕不想再听任何人提起。权相,包括你。”他声音里透着慑人的寒意。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道声音柔柔响起,司岚风和梁松连忙见礼:“妙妃娘娘。”

“你怎么来了,不好好在宫中歇着。”天子语带关切的责备,但脸色始终没有缓和下来。

“臣妾听说有军报传来,知皇上近日为此事困扰,特来问问情况。”妙音放开丫鬟的搀扶,走了过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