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阿萝眼中飞快闪过一丝嘲色:真是为军情而来,可不是听说她在此间?

她淡淡开口:“妙妃妹妹来得正好,这皇上正邀姐姐和权相喝一盅,可权相说今日是那位姑娘的忌日,不肯喝这杯酒。当年那个人做了些什么事,妹妹也是知道的,她彻底了伤了皇上的心,权相却还如斯念念不忘,这真的应当吗?妹妹劝劝权相吧。”

妙音闻言,神色也是几不可见的微微一变,末了,她看着权非同轻声开口:“权相,我知道你与那位姑娘交好,可当年她为一己之私,陷皇上于不义,作为臣子,作为朋友,你怎可再伤皇上一次?”

权非同微微一笑,突然附嘴到李兆廷耳畔,“皇上,还记得当年臣替你引见连玉的事吗?你原本怀疑连玉有什么阴谋,而非仅为拿回尸首,是啊,人都死了,比起这大好河山又算得

了什么,再深情的人,也不会这么做。可是,连玉后来真的退兵了。”

“所以,为儿女情长所掣肘,他注定无法在史册留名。”李兆廷绷紧的下巴线条,冷峻狠硬到极点。

“这是有人给连玉的,当年连玉给我看过,我才带的他来找你。这东西我问留了下来以作念想,也许今天该给你看看。”

权非同闻言只是笑,从怀中拿出一枚锦囊,缓缓交到司岚风手上。

随即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权相你——”

梁松欲把人喝停,李兆廷止住,阿萝道:“如此良夜,阿萝愿陪皇上,不知妙妃?”

“同。”妙音道。

“好,就设在那边。你们先过去,朕随后过来。”李兆廷指了指凉亭。

“是。”小四随即命人准备去。

梁松过去,亲自搀扶妙音到亭中坐下,阿萝看李兆廷一眼,后者朝她点点头,她心头一跳,搂着阿欢也过了去,但又不由得对司岚风手上的东西看了几眼。

李兆廷进了上书房,只留司岚风跟着。

见李兆廷坐下,司岚风连忙把锦囊呈上。

李兆廷劈手拿过。

解开一看,里头却是一纸信笺。

纸张泛黄起毛,似乎常被人翻阅。

他微微蹙眉,眸中厉色却丝毫不减,缓缓将之打开。

少顷功夫,小四门外唤,说酒已好。司岚风却不敢打扰李兆廷。

后者看信后如遭火燎,几乎是立刻从椅上弹跳而起,信笺掉到地上,他却佝着腰,一动也不动。

司岚风心中好奇,走了过去,假意把信捡起,余光却迅速把信上内容扫了遍。

他的手指跟着微微颤抖,这封信他不该窥探的。

“岚风,备马,把方才那个人也叫来。”

他正暗自心惊之际,李兆廷声音轻轻响起。

他愣了一下,才意会过来“那个人”是谁,立刻让人传了命。

大半个时辰后,他们来到了城楼。

李兆廷背手远眺黑逡逡的群山,良久,方才对跪在身边的将士问道:“你在边疆许久,可有见过那支军队的统领?”

对方拿捏不准皇帝的态度,听他这样一问,更是头皮发麻,因为,那支军队的统领别人不知,他们却是晓得,那是前王和他的叛军!

这支军队让边疆敌人闻风丧胆,也让他们钦佩又窝火。

皇上这是越想越不对,要向他和将军问责?

见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皇帝脸上终现出不耐,他不敢再犹豫,“卑职跟在张将军身边,有……”

他本想说有幸见过对方几回,但几乎立刻意识到“有幸”这措辞不妥,“曾见过两三回。”

他也是个人精了,心道你问什么我就答什么,绝不说多余的话。

“他身边可有跟着女人?或许你们听说他有女人吗?”

皇帝这神来一句,让他再次愣住,完全不知这什么葫芦卖什么药,一时不知该怎么答话。

他汗滴如雨下,咬咬牙答道:“不曾见过,但听说帐里是有女人的。”

他语音方落,但觉远方群山幽昏如鬼魅,四下寂静得可怕,令人毛骨悚然。他狐疑地朝李兆廷看去,却见后者脸色铁青,目中充斥着两种极端矛盾的古怪情绪,似是释然,又似是愤怒……

“你怎么知道?他有没有女人你怎么会知道?”

接下来这一问,更是让他如跪针毡。他实在不明白皇帝心中所想,这问的不是那个人吗,怎么会扯到女人身上,这些争战和女人有什么关系?

不解归不解,他还是连忙回道:“那些蛮夷被他打怕了,给朝廷也给他献了女人,陛下没要,听夷人说,他那边却是收下了。”

“他收下了?”

对方冷笑出声,但这话却不是向他说的,而是司岚风。

皇帝眼中此刻全是愤怒,悲愤无伦,目光猩红得好

似要吃人一样,他心惊胆战,强自镇定,却终究不明白李兆廷到底在想什么。

他不懂,司岚风却晓得。

也许,此刻最清楚的人莫过于司岚风。

说实话,她当年用计杀死魏成辉,他对她也并非没有怨懑的。

他虽绝对忠于李兆廷,和魏成辉的交情也不浅,于是,不由自主的从原来的隐隐欣赏到怨恨。

更何况李兆廷!

她让李兆廷捉住,其实一切别有深意。

可是,他真不曾想到,她会留下那么一封信。

方才虽只匆匆几眼,他还是把那为数不多的内容给记住了。

连玉,见信如晤,若君见此笺,珍已不存于世。两次信函,概是作别,珍实有愧于你。

别后有一事惦记,不知应当如何与君语。

李兆廷其人可怜可恨,卑劣之处不堪细数,于珍心中,无论为人或为君,皆远不如你,然师承大儒听雨,此子虽无大略,却仍能治国,并非昏暴之君。

珍回京路上,见战后百废重生,百姓战兢生活,心中百感交集,不知君是否亦然。

晋王乃当年大统之承继者,为先帝所篡,今日究竟拨乱反正因循祖制,抑或能者取之,概君一念之间。江山如画,教多少豪杰竞折腰?无论君为之何,珍地下感知,皆为君傲。

珍平生最大幸事有三,一为冯家女,二为提刑官。

三为君之妻。

此生独一憾事,乃……未能见君白头。

他一直以为,她是极恨李兆廷的,不,她确实恨极李兆廷,信里,她几乎否定了李兆廷所有,但她始终没回避李兆廷继位实乃拨乱法正,晋王才是当年的正统继承者,若没有连玉父亲当年的阴谋,今日继位也是李兆廷。

并且,她认为李兆廷并非没有治国之能。

这场战争下去将死伤无数,只比当年篡位之战更惨烈。

若连玉能体恤百姓,那么,她请他……放弃权位。哪怕在她心里,连玉才是最好的君王。

在她死后,连玉最终答应了她的请求。

原来,当年连玉退兵,还真不仅仅是为她装殓。

而她杀魏成辉,也似乎不仅仅是为了阻止其杀公主,报家仇。

李兆廷问连玉有没有女人,只因为他是皇帝,他有后宫,他没有给她一生。若连玉亦然,那么,他便可以释然。

但若连玉当真有,也就是说连玉后来还是后悔了,后悔做了退兵的决定,其边疆维安,怕为的未必是保护大周,他还想制造声望,东山再起。

李兆廷并不惧怕,但他替她不值!是以,他怒了。

只是,这怒,是对自己还是连玉,只怕连李兆廷也说不清。

是的,正如司岚风所想,此刻到底是什么心情,李兆廷连自己也说不清。

在满腔翻滚的热浪之中,他想起了五年前那一晚。

她胸前血肉模糊,双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她身上被刺多剑,肠子都流出了来。

他当时没有去看她的脸庞或者眼睛。

他不想看到她扭曲的面容。

突然便想起很多年前那个下午,她乔装成少年和他一起上私塾。

那天大家学的不错,课后老夫子心情甚好,便没立刻下学,而是笑咪咪问道:“你们这些少年郎啊,日后课业有成,意欲何为呀?”

“老师,吾愿为夫子。传道授业解惑。桃李天下,令愚者明智,智者侍国。”有人举手答道,十分兴奋。

“噢噢好好,小子可教也。”夫子捻须呵呵笑。

“啊我爹是屠夫,我可能也当屠夫?不过其实我想当厨子,可我怕我爹会打死我……”

有人搔头,有些苦恼的说道。

整个私塾哈哈大笑。

“愿为将军,保家卫国,流芳百世。”

“愿为大相国,治国安邦。”

……

夫子不断点头,最后目光落到他身上,“兆廷,你说一说。”

其他学子也饶有兴致地望来,他一向是这当中最出类拔萃的学生。

他起立,脸上仍是一贯沉稳清淡的样子。

“愿为传奇,”他语音清扬,“令大儒桃李天下,大将军平壤定邦,大相国治国惠民,百姓安居乐业。”

夫子愣了一下,脸色有一瞬吃惊,似暗忖这鸿鹄之志好是好,但未免太大了吧,而且,要做到这岂非是要为王称帝……

他笑了一下,夫子不敢多想下去,但还是掩饰地地点了点头,而学子们还年少,自不似夫子远虑,只觉激昂快意,一个劲称好。

夫子赶紧随手指了一个分散注意力,“冯素,你说,你的志趣是什么?”

他旁侧少年起立,笑道:“李公子愿为传奇,那冯素便为传奇侧。”

夫子听到这答案,明显头疼,这他喵的又是什么鬼!

“你解释一下,什么叫传奇侧。”

她笑咪咪回道:“传奇侧便是助传奇大儒桃李天下,大将军平壤定邦,大相国治国惠民,让天下百姓再无战乱,再无怨狱,再无分离。”

夫子闻言扶额,怎么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你一黄口小儿,凭什么能做到?”

因不似他是夫子得意门生,只是个过来没几天、玩心大成绩也不怎么突出的小子,夫子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三两下便批评起来。

她也不着恼,啧啧两声,指着窗外,“若老天给我一个机会,夫子我努力做给你看。”

“努力就能成吗?”夫子没好气道。

她嘿嘿笑:“不知道,但我会为自己爱的人拼命。”

“屠户儿子欲当厨子,懒蛋要挑战大儒桃李天下,病秧子想保家卫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愚笨,可尝试超越一个年代的局限性,哪怕只是尝试超越我们本身所能做到的,有人成功有更多人失败了,却总算没有辜负年少一场,我们这些人这对历史来说也许不值一提,对他人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但对我们自己来说,这岂非也是一段传奇之旅?一台戏没有净末丑,怎么显得生旦好看?”

“就是有我们这种小人物前赴后继,才成就了大人物的历史,让这天下变得更好,李公子你说珍儿说得对不对?”

她偷瞄他,那没心没肺讨好的笑,就这般永远静止在他面前。

他恨她入骨,没有给她装殓收拾,甚至在连玉发动进攻后,命人把她吊到城楼上,嗯,吊到这里,就像当年她父母一样。

“岚风,也许我们之中没有人最爱她。听说权府门客中有个姑娘极得权非同宠爱,我的师兄如今也有了红颜知己,可不是,是人就会动感情……总归是这个江山太过繁华,尘世太过寂寞,我们这样的人,谁能守得住一个人不变?”

他对司岚风说道,声音沙苍得好似喉头曾受过重创一般。

司岚风张嘴,却不知回什么好,而李兆廷已断然转身离开。

死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皇权、传说还要继续。司岚风想。

“岚风,朕想再开女子科举,可朕总觉得,百年内再无今日之传……”

那人在前方低低说着,脚下一踉跄,竟摔倒在地上。

司岚风竟一时忘了搀扶,自他和他为伴起,就从未见过他的公子如此失态。

回宫以后,妙音和小皇子已不在,没想到阿萝仍等在上书房门前。

阿萝总是个善于抓住机会的女子。

“今晚,就让我服侍你就寝好不好?”

看着面前的男子,她再次轻轻开口。他今晚的松动、动容,她也看到了。

妙音没有留栈,她有妙音的把柄,当年,在妙音的示意下,侍卫对那个人补了十数刀,血连肉飞溅了她一身。

当然,同样地,妙音也有她的把柄,因为那是她怂恿的。

但魏无泪走开了求救,并没有看见,魏成辉后来也不治身亡,都归到了他头上去。反正,魏成辉作恶多端,也不差这一桩。

她和妙音谁都不会去揭这个疤,就凭真本事,看李兆廷最终爱谁多一点吧。

“我似乎看到了连玉来找我,妙小姐,求你让我再看他一眼。”

她一直记得,当侍卫拿起魏成辉的剑挥向她的时候,她突然对妙音开口请求,二人缠斗多年,她终于看到她的卑微。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