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传奇小说结局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可她和妙音怎会答允?

她似乎也看到了她们眼中的坚决,哈哈一笑,合上了嘴巴,没有再求。

那侍卫背对着她,她只看见其后刀下疯狂。

她似死命忍痛,从开始到结束,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临了她还想向她们证明自己的不屈?

可是,她纵使苦了五年,委屈了五年,永远失去了连玉,也还是赢了,她是李兆廷的皇后,她赢了后面一生。

而她,没有人知道她是谁,乱发覆面,衣衫褴褛,皮开肉绽,被皇帝令人吊挂在城楼上,残躯为风霜所侵,万人所指。这就是她的结局。

“兆廷。”她又唤了正静静看着她的男人一声。

司岚风正要悄悄退下,却听得李兆廷说道:“你不必再等我。”

“阿萝,方才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当年听没有拜听雨大儒为师,没有认识你,一直就在淮县,那么我和她……”他和她怎么他没有说下去,只是微微的笑,脸上是一种可怕的平静,“可是,如果真回到当年,我可能也还是会选择复仇,选择你。”

“人就是这样吧,总喜欢追逐自己得不到的,然后高处不胜寒。只是,无论当天是哪种选择,我今后都不可能再同你好了,没有你,我就还是她的李公子,永远的李公子。我心里疼,阿萝。”

他说罢,慢慢往前走去。

玄袍金冠,公子如玉,那头上珠帘仿佛一直在她眼前摇曳。

那是他眼中永恒的绝决。

她怔怔看着,只觉得这个春天才正准备开始,自己却仿佛已过完一生。

尾声

城楼。

天刚蒙亮,风寒袭人,城楼下一个男子伫立半宿,就好似一尊石像,若是平日,守城士兵必已将人赶走,此处是京城重地,过路可以,久留却非要盘查不可。

但人是晁将军带来的,于是众将士虽感奇怪,却并未动作。

然而,更奇怪的事情紧跟着发生,男子将身边一只竹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埕酒。

他缓缓把酒封去掉,将酒酹到地上。

风带来女儿红的香气。

那味道醇厚悠长,绝对是美酒佳酿,好些士兵都忍不住贪婪地吸了几下。

城楼下,男子却对好酒无动于衷,只是静静望着地上那摊水迹。

那晚星光那么亮,她就那样差点撞到他剑下。

上书房中,他故意冷眼看世间百态,捧高踩低,满屋子唯有她挺身而出,挡在他面前。

那些还未熟的杏子,他曾一颗颗扔到她的狗头上,因为她拒他数次,那一回更为朋友之义要将他拱手相让。

七夕,她做了只笛子给他,他不屑与她旧人同,一手将之碾碎。

明知二人之间隔着血海深仇,他还是夺她清白,却没有给她名分,她害怕,但并没有退缩。

再见阿萝,他让她等,等他决定,她也没有别的话,只含笑说好。

最后他舍弃了她,她沉默转身,不争执,不乞求。造化弄人,不是谁的错,但作了选择,便要两讫。

她以为他就是仇人,却假意“杀死”阿萝,逼迫他盛怒下将她杖毙,她认为他是好皇帝,她喜欢这片大好河山。于是,她以另一种方式保报仇,把命还给父母,将痛苦留给他,但始终没有杀他。又或许,说到底,只因为她也爱着他。

最后的最后,那场战争,她以为他死了,她坚守二人的见证莲子,她保护着他的兄弟,屈辱伤疼,然而,再见也并未怪责。

他们之间,他一直认为,是他走了九十九步,她才走出那最后一步。

可是,其实,她只是走的比他晚,但从不比他少。

p>他们都爱过人,或是“逝去”,或是离去,他总以为,生命中只会有一次犹如飞蛾扑火的炽烈。

若能再有一次,肯干这种傻事的,也只有他这只蛾子。

可她何尝不是另一只蛾子。

她离去前,他已从小周口中诈出她时日无多,只是,他并不知道她也知道,并不知道,她已打算与guo贼同归于尽。

那天,轱辘将行,她说,连玉,抱抱我。

他没有。

她只好自己抱他。

她哭着,将自己的手指一根根从他身上掰开。

他仍旧没动。

她在马车看他,他扭头离开。

到底,他恨她。

在剩下的日子里,他为她推迟所有军事计划,她却为要完成自己的义,执意带冷血上京,而不尝试再求权非同一回。

她说,这世间的道,总不过是一程一段,遇上同行,岔道分开。

可是,他不甘心,不死心。

这条路,他们携手的段落太短。

他下了令给朱雀,只待京中事一了,便去江湖寻药,寻名医,寻解救之法,也许,还有办法。

是的,他不死心,他就是不死心!

若终究无法一起走完,那么至少,他们需要一场告别。

人世间最大的遗憾,也许,从不是不得千金裘,不达万户侯,而是没来得及好好说一声再见。

一床净衾,半生朋友相伴,若都不能,那末,至少,她也该在他怀中离去,带着他对她来生的许诺。哪怕,她曾斩钉截铁的对他说,千万别轻许了诺言。

而非被伤如斯,同她爹娘一般,为万夫所指点。

为什么,那天没有抱一抱她。

十指指节死死扣在酒埕上,酒埕仍在颤动。

“素素,这几年,我一直在边疆奔走,我打了许多场仗,在我有生之年,都不会让大周受到战火之乱,除非我战死。”

“素素,明年我来不了了,那边事儿太多,可我总唯恐你的魄还留在此。他们说,伤得太重,死了也不能得脱。没有酒,没有朋友,你怎么受得了?”

对着虚空做了个收掬的动作,他眼前一片模糊,却微微笑着说:“所以,是的,素素,我来了,我来接你回家。”

【全文终】---题外话---亲爱的们,不管这是你心里认可的结局还是想手撕作者,二十号还有三个重要的番外连权李无情小周连欣等等(具体时间届时微博上传送门),希望你能看完,我们那时再好好说再见。

580 番外:末路就是路,红颜白首度(一)

七天七夜,援军未至,他们在这山坳被困,弹尽粮绝,主帅下了命令,要拼死一搏,多杀一个就是一个镑。

他们曾打赢敌人多次,令对方闻风丧胆,这次,却是要折在此处了。

但这场战役,他们以少制多,绝对为大部队争取了时间。

“冲!”

铁甲银袍在炙烈的阳光下闪着光,他身形瘦削,脸色枯黄,唇上都干涸得脱了一层皮,但一双眼眸幽黑而清明。

手中银枪所指,身后百名战至脱力却仍英勇战士的长声呼啸,亦随之迎向数千敌众栩。

戟枪盾矛,不断有兵倒下,却于死前仍歼敌数,以血肉之躯揽敌同尽。

他更是击杀数十人,直到战马被砍翻,却又持枪而战,再斩杀近百,方才为十余枪戟所戮,跪倒于地上。

“杀了他!”

敌方为首的虬髯大汉眸中迸发出一种异常凶狠的光芒。

“杀了他!”

他跪在地上,眸中却并无任何畏惧屈服之色,唇上甚至带着一抹浅笑。

“素素,我来了。”

众将士一时未敢行进,直到虬髯汉又厉喝一声,方才持矛靠近,往他身上猛戳下去——

“不!”

“不!连玉!”

她大叫一声,猛地坐起身来,汗滴入眼中,涩辣疼痛,但眼前那张瘦削苍白,却清俊坚毅的脸,不是她最爱的人却是谁?

“你也死了……”

“你在跟谁打仗,那些服饰……不是李兆廷的军队……”

她痴痴看着他,眼泪就这样掉下来。

“可是,我终于见到你了——”她痛心却又欣喜,但随即想到什么,声音却透出颤意:“莲子呢,你也不在了谁照顾她?”

“噢,冯素珍,你还记得有个女儿,有个丈夫吗,你做了什么梦我不想听,我跟谁打仗你也管不着。”对方冷冷说道,下颌线条冷硬得好似二人并不相识一般。

素珍愣住,但见他手抬起,随之眼前一花,额头已被什么掷中,不是很疼,但她惊懵之中,还是叫了出来,随即一堆绿色的东西朝她掷来,“啪”“啪”打到她额上、脸上,这次是真的疼,她就这样呆呆看着他,不知所以。

衾上,半床青杏。

“惜儿我拿去送人了,反正你不要了,我也准备把自己送人了。”他喉结微动,

拂袖走了出去。

门、桌、凳,暖炉,罗帐……素珍目光从他身影,再到自己,从远及近,终反应过来,这怕不是阎罗殿,而是……

她欣喜若狂,却又不由得惊疑万分,那日明明——

她几乎立刻掀被而起,想追出去,站起之际,她下意识捂住心口,可身体虽然孱弱,却并无那种大开大阖的痛楚,那些伤……

她再次怔在原地。

门猛被推开。

“连玉……”她喃喃出声。

“我不是六哥。但我同六哥一样爱你。”来人站在门口,逆着光,一张小脸染着风霜色,眉眼却盈盈发亮。

“公主……”素珍脱口而出,声音却是微微颤抖。

对方也没别的话,大步过来,把她抱住。

“你终于醒了,素素。”她抱紧她,她肩上顿时一片濡湿,耳畔是同样颤抖的声音。

“七爷、九爷执行任务去了,无情、冷血朱雀他们也在江湖上办事,但我们消息出去,他们都策马狂奔,都已在回来的路上了。”又一个人走进来,单膝跪在地上,“属下见过主子。”

素珍只觉这人莫名眼熟,“壮士,你是……我们是不是哪儿见过?”

那是一名玄衣男子,看去和连玉差不多年纪,酷似的身量,但长就一张娃娃脸,笑眯眯的露出两排白牙,形容十分可亲。

“我们不曾见过。但属下对主子知之甚详。”他微微笑道。

“属下是玄武。”他说。

素珍这当真是傻了眼,玄武是死了的,这自己到

L底是死还是没死……见她一脸智商欠费的表情,青年又笑眯眯道:“玄武只是一个称谓,有旧的玄武,就必定有新的玄武。属下是玄武的孪生兄弟。”

“主上救我两兄弟于少年危难之中,本该进宫一起服侍主上,但主上仁厚,不想我们同时涉险,但兄长既已不在,我便来了。日后,属下就是玄武。对了,主上把属下赐给主子了。”

“因为主子实在让人窝火,噢,这话并非属下所说,是主上原话。属下日后就是主子的影子。”

既见故人兄弟,素珍眼眶一热,本想冲上前去给他一枚熊抱,但闻言又傻了,她可没忘记影帝的工作职责,她可不想有个人从此日日夜夜在梁上猫着监视她一举一动。

玄武像是知道她想什么似的,把手中蜜饯扔过去,“主子先担忧主上的问题,属下的问题再想不迟,呵呵哒。”

素珍情知也是,带着满腹疑问,望向连欣。

连欣眼角还噙着泪花:“素素,五年了,我们都以为你死了。”

千里之外,皇城。

已经过去三天。

妙音到佛堂参拜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朝屋子深处看一眼。

“小姐,她已走了。”

十七低声说道。

妙音点点头,在佛龛插上线香,随十七走出。

“丫头,派人去替我打听回春堂的下落。”妙音忍不住又往佛堂望了一眼,

这里曾是她建来祈祷腹中胎儿平安的地方,毕竟,深宫不比其他地方。

没想到,却成了将一个人收藏五年的庇护所。

“小姐,此事不是已然了结?”忠心的丫鬟仍旧以小姐称,眼中渗出一种恐惧、不安的神色,“奴婢总觉得,那个人满身邪气,也不知是仙是妖,我们还是莫找为妙。”

那个人是个女子。

十七一直记得她的模样,一身黑色斗篷,将头连身捂得紧紧的,半张面纱上只余一双苍老淡漠的眼睛。

她是小姐的贴身大宫女,平日里皇上不来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小榻给小姐作伴。

那天半夜里,她还睡着,却被小姐一声尖叫惊醒,那个女子就这样出现在她们榻前。

小姐脸色惨白,她明白为何,她大声呼救,然而嘴巴大张,却发不出丝毫声音来,身子亦无法动弹。

一门之隔,宫女和侍卫都被隔绝在门外。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