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传奇小说结局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那是一道犹如刀割的声音,同她眼睛一样苍老,难听。

小姐死死看着她。她心中震惊,然而,下一刹令她更震惊的是,仿佛斗转星移,三人已置身于空旷夜幕之下。

城墙,旷野。

风、掠过身体每一个毛孔。

前面,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

有站着的,有躺着的。地上一片殷红。

但让她更脚底发软的是,站着的不是别人,其中两个正是……正是她和小姐!

她们身边还有两名侍卫,更远一点的地方,是皇后。

地上躺着的两个人,一个是魏成辉魏大人,而离魏成辉不远的那个亦是她们的熟人,冯素珍。

她心中发毛,栗得浑身发凉,慌乱中,与小姐视线纠在一处,后者脸色更是苍白得骇人,死死瞪着前方。

然而,在她以为这已是最大噩梦之际,她却见皇后一眼扫来,然后,另一个小姐目露狠光,而随即,她身边侍卫,将刀剑戳到地上已一身鲜血的冯素珍身上……

她惊恐地看着,陡然发现,景物移换,三人已置身殿中。

她听到自己喘气的声音,发现自己已能发声,但反而没有叫出来,只惊骇地瞪着来人,甚至忘了保护小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

低哑、颤抖同时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愤怒,小姐先开了口。

黑衣女子却并未回答,黑色下,看到她若隐若现的眼睛飞快闪过一抹痛苦之色,但随即散去,她就那样坐到地上

,轻声说道:“我来自回春堂。妙妃娘娘,这是你的明天。”

“你说什么?”小姐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眼中恐惧和愤怒都加深,“我怎么会……我怎么会杀人……”

这一刻,她们都忘了呼救。

“人心是很可怕的,不到一定时候,我们也不知自己会那般阴暗。总归是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放不下。”女子低笑。

“我只想问你,你是想要这样的明日,还是想改变?”

……

那个夜晚如期而至。

皇后看来,一眼大有玄机。

小姐看向侍卫,侍卫颔首领命,转身抽刀。

“十七,”小姐说,“这情景我不想看到,你同我到一旁,皇后呢?”

顾惜罗冷冷看着侍卫猛然抽动的背脊,方才颔首,尾随她们走到城墙暗处。

“此事你我永不向皇上提起,若违此誓,天地不容。”

二人于暗处,同时起誓。

在顾惜萝没有看到的地方,她的侍卫,从轿中抬出一具女尸,将地上业已昏迷的女子换了过来,放进小姐的轿中。

女尸面目是那女子按照冯素珍的模样做的,假可乱真,回春堂,果然名不虚传。

妙音看着侍女的脸,知道她在想什么。

若非那黑衣女子出现,当时情景,她未必不想冯素珍死,李兆廷将这位青梅竹马再次带进宫,她实在摸不清对方在李兆廷心中的地位。

然而,当年的国案,若非这位李提刑不畏所有魏世子定了罪,若非连玉一力承担让提刑府死查到底,那末,她便要同她的未婚夫那龌龊的小人捆绑一生。

她欠他二人一个人情。

何况,她无法向对顾惜萝或许魏无泪那般对她。

她把她看作朋友过。

她最后与魏成辉同尽的胆识和手段,更是她瞧得起的。少年布衣,薄酒瘦马,剑指江山,敢与权贵斗,敢为不平书,是她少女时就有的希冀。她没能实现的,有一个人做到了。

杀她,是泄了妒,但她不想后半生在担惊受怕、唯恐秘密戳穿中度过,这个人该天地浩大,流樽饮马,传奇一生。

是以,她答应了那名黑衣女子。

那是个奇怪的人。

她问,为何不直接救冯素珍,她说,那是她选择的命运,她管不了。

她也许能救命,当然,也许不能,但她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命运。

因为命是天给的,运却是自己造的。人总爱怨天尤人,焉不知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因果报应,从来都取决于己。

581 番外:末路就是路,红颜白首度(二)

“我欠她两名朋友一个大人情,她朋友遭逢劫难,我愿将自身剩余的三十年寿命给予二人。但他二人后来得信知她时日不多,愿将一半寿命转赠于她。”

“若不成,三人都要遭殃,但他二人既甘为她冒此死险,那我便成全他们。”

佛堂里面,冯素珍昏躺于蒲团之中,侍卫早已摒退,那女人面对她二人,轻声说着,手慢慢摊开,但见三盏油灯从她掌心冒出、升起,其中两盏倾倒,灯油灌注到另一盏中去镑。

最后,那两盏灯消失于空中,剩下的一枚也缓缓落到蒲团边。

灯芯噗亮,蓝色火光微微跃动,仿佛是一朵蓝莲花在一点点绽开栩。

冰冷而温暖。

女子半蹲下身,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在自己腕上用力一划,随即把伤腕凑到冯素珍嘴上。

“若灯火变红,那就是她要醒来,你可把她还给需要她的人,若灯火熄灭,就是具尸体了,随你如何决定。也没有还回去的必要了,省得再伤人一次。这人心,最是可怕,也最是伤不起。”她说着转身离开。

“前辈!”她抑住还在狂跳的心,把已走到门前的女子叫住。

“前辈,我很老么?”女子声音淡淡传来,随即一声笑,“也是,我是老了。”

她一直给人一种诡异可怕的感觉,但这浅浅一声笑,却又好似一个年轻女子,为赋新词而说愁。

“前……”她迟疑了一下,“姐姐,那我需看管她多久?”

“她本便伤重,我的血有疗伤之效,能助她脏腑复苏,可我自己也已消耗得差不多,三年五载,甚至无效,谁都说不准,望她福报够大,上天垂悯罢。”

女子说罢着蹙眉捂住心口,随即消失于门外。

若非冯素珍在这里睡了五年,她会觉得这就是个梦。

但灯火终于变红,她托人给权非同送了信。权非同应该知道怎么找到连玉。

她想找那个女人,她想问她李兆廷的事。

问她她和李兆廷的未来。

李兆廷待她很好,但自上元节后他再也没有让她侍寝。当然,他也没有宠幸过其他妃嫔,他每晚宿在上书房,只是皇太后不知道而已。

“长安,无烟他们……”

“表哥他们说要去寻最好的女儿红,回来同老朋友喝一杯。”玄武一笑悄悄退下,连欣在她耳畔说道。

素珍眼眶尽湿。

这杯酒等太久了!大恩不言谢,她同他们之间,是肝胆相照,可同喝一杯酒共饮一掬水的朋友。她有好多事情问他们,他们别后的经历,还有那个前辈的事,想必非常精彩。

“你和我哥呢?”她问连欣。

连欣微微垂眸,“等朱雀回来再说。但无论如何我不会再好似从前一样,轻易寻死。”

“我那时去杀那两个坏蛋,没想能活。可我忘了爱着我的你们,素素,我对不起你和六哥。”

她又慢慢抬头,眼中透着歉意、坚强,还有说不清的恸伤。

素珍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她抱紧。

她的公主,真的长大了。而有些事,再好的朋友,作为局外人,也是无法插手的。

但素珍的欢乐并未维持多久,自她醒来后,连玉完全没理会过她。她这次是彻底把连玉惹火了!

在她醒来前,他让麒麟把连惜送走了。

谁也不知道,他把连惜送哪儿,从今往后作为素珍的私人物品的玄武用了几包私货蜜饯和酒,也没能从青龙白虎嘴里诳出什么东西来。两人都守口如瓶。饶是素珍诡计多端,也没办法。

孝安差人送来了许多礼品,人没过来,二人关系特殊,这个妇人是老道人,自知避讳。

除了还没有消息的小周,尚在路途中的霍烟,不久,无情铁手……大家都回到来了。

然而几场聚会,连玉都没有出席。

她醒来的卧室原本是连玉的,但连玉索性搬了出来,也不到隔壁书房去,而是把连捷从旁边宅子轰到了连琴那里。

本来见到她开心得大哭,抱住她直啃的连氏兄弟都不由

L得幽怨,拜她所赐,二人不仅得同挤一屋,还不能见到可爱的小侄女。

她主动去找连玉,他一早就得信,去到的时候,他已走开,避而不见。

一连数天,都找不到人。

让无情冷血他们帮忙,都说她该。尤其是冷血,除甫一见面把她抱的肋骨差点没断几根,随之也要跟她友尽,她好说歹说,才冷着脸跟她和好。

除了还在外面执行任务的麒麟和小周,每个人都帮忙求情,然并卵。

五天过后,素珍终于按捺不住,让玄武传话,说若他再不肯见她,她就跟冷血出门浪迹江湖去。

“主上说,主子想做什么都行。他不管。”

玄武回来耷拉着脑袋回话。

素珍犹如一拳打到棉花上,无处可着力,心虚归心虚,她也不由得有些着恼,一拍玄武脑袋,“你告诉他,我走了,但他要敢把我女儿送人,我跟他没完!”

玄武试探着道:“你真要走吗?今日有批士兵回来,主上应亲犒赏,一时三刻都在外头,你不去——”

他话口未完,素珍已拉着连欣跑了出去。

这本是边关的一个荒城,一个占地极大的地方。

因受风沙所侵,变为空城已近十年。连玉领兵植了树,引了水,彻底改变了此处环境,又开辟了周围的土地,将城郭扩大,最终将军队从原来的小地方全部迁到这里来。

相对大周腹地边境本便贫瘠,加之朝廷军队无法完全顾及,常为外族烧杀抢掠,附近几城百姓不堪其苦,不断有人慕名投靠。

五年后,这里变成了五个城池,在连玉政策之下,士农工商全面发展起来,边关多城更只知有玉王,而脱离了朝廷的管制。连捷连琴二人各有城池辖地,但二人恋兄情结严重,一年泰半时间都在主帅这边。

连玉最后没有要慕容景侯的命,慕容景侯自动请缨到其中一个城池驻守,此生除非要务,再不相见。慕容缻仍伴孝安身边,在连玉提出,若慕容缻出阁,作为娘家人,他将以盛大嫁妆为其送嫁。

连捷母亲霭妃和大姐连月被连捷安排到了江南一个小镇。连月扬言要去找霍长安,始终执迷不悟,偷来的东西,总是有期限。

连玉又令无情深入江湖,一为继承提刑府之风,解办官府无法办理的案子,为民请命,同时网罗侠义好手,培养成新探子,发展出另一个六扇门,一旦朝廷对连军有任何异动,他们都将先下手为强。

听连欣说着别后的事,素珍心中一阵激动。连玉与众机要人员的府宅建在一处,宛然是小皇城,有精兵侍卫把守。一路出来,不断有侍卫朝素珍看礼,十分敬畏。

连欣小声解释说:“他们都知道你是六哥的妻子。“

马车走了小半个时辰,来到城郭外。二人下了马车。

四下漆黑一片,人群如潮,早有无数百姓环绕,正中,连玉率连氏兄弟,严鞑、柳将军和旧部欢迎就近打了胜仗,凯旋而归的军队。

很快,兵马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如同蛟龙翻腾,蜿蜒而来,这次出征都是连玉培养出来领的年轻将领,出身边关贫穷草根,肤色糙黑,但打起仗来却丝毫不含糊,看到连玉,他迅速下马,大声喊道:“主上!”

玉王!

士兵旋即跟着大呼。

在孝安眼色下,严鞑和高朝义趁势而出,跪下谏道:“主上,请发誓号令,起兵回京,夺回本该属于您的荣耀。”

孝安携红姑走出,竟也倏然跪了下来,“玉儿,以你之才略,应当如同你开国的先祖一般,不,你必定能超越他们,带领大周成为诸国霸主,留名青史。如今你却替姓李的死守这片江山不傻么,我们兵力日盛,以你之民心所向,一定能打赢这场问鼎之战。”

“休养生息五年够了,起兵吧,我的儿,夺回本该属于你的荣耀!”

连捷连琴相视一眼,二人都知连玉心意,都不由得蹙起眉头。

连捷正要说话,连玉已快步走出,一掀衣袍,跪到孝安面前。

“母后,”他容貌清俊无伦,但眉间锋锐沉着却如同最利的剑、最坚硬的石。

“知儿子者如你当知连玉之心。我守的从不是李兆廷,甚至,连我连家祖辈基业都不是,我守的是

这天下百姓。我与老七舅父还有权非同一战,军士死去多少人,百姓受殃及多少人,数以十万计,但那场仗不能不打,那是卫国之战。若魏成辉仍活着,这等乱臣贼子,以毒残害大周子民,那么,接下来也仍要继续打。但李兆廷父亲本该承继大统,为先帝所篡,今日,他儿子回到皇座,所下新令,并非昏聩,只要他能让百姓继续安居乐业,我可以容。若我二人再牵战火,哪怕我打赢李兆廷,但再死多少将士再死多少百姓,你能想象吗?魏楚虎狼之国一直对大周虎视眈眈,若趁我大周军民死伤惨重之际,大举进犯,那是亡国之祸,哪怕我仍能将他们击退,这死的又是多少军民,我大周付出的又将是什么代价?”

“如今,我领兵镇守家园,做的仍是往日做的事,除去一个名号,又有多少改变?

“母亲,历史是公正的,若连玉做的堪配留名,自能成就一代传奇,若我忝为一国之君,却无法守一国安宁,千百年后,宗庙名号又有什么意义?”

“您只管放心,若李兆廷容不下我,那末,我就把他从王座上再次拉下来。母亲,大周从来都在我掌握之中,同从前区别的只是,我没有戴上金冠。”

582 番外:末路就是路,红颜白首度(三)

“可这……这……”孝安一时竟无言语以对,只震撼又迟疑地望着这个早已成长强大到令她感觉熟悉又陌生的儿子身上。

柳将军捻须而笑,严鞑和高朝义相互看着,终于,严鞑蹙起的眉心,慢慢舒展开来,冷不丁那年轻将领举刀,长啸一声,他一惊,却听得那后生沉声说道:“我阿金今日起誓,主上心之所向,便是我剑之所指!不管卫周,还是为王!”

“汝心之所向,便是我等剑之所指。”

连捷兄弟,随军士兵,夹道百姓,一人跪下,两人跪下……最终,百姓战士无一人而站栩。

孝安知道,这里再没有她说话的余地,但这一次,她并不伤心,在连玉示意下,她由红姑和慕容缻搀扶着,站了起来。

连玉也随之缓缓起身,阳光将他额上细小的汗珠照得熠熠生辉,其眼中之杀气与豪情,令人不敢逼视。

素珍被湮没在人群之中,却只觉胸臆间那股激昂仿佛要喷涌而出。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