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抬头,环了所有人一眼,低吼,“不是我,情书不是我写的。”

魏子健篾然一笑,讽道:“哦,原来是你亲手交给我的,却不是你写的啊。那你说谁写的啊?怎么不说?”

此言一出,又是哄堂皆笑。

咸湿的液体从唇上沁出,悠言咬唇,抱紧小盒子,一言不发走到那公告栏前,踮起脚,去够那纸笺,那东西被张贴得甚高,试了几次却触不上。

耳畔,嘲笑的声音更烈。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捏了捏手中的盒子,悠言颓然低下头。

空气,似乎突然在一息间冷凝。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拈上纸笺末角,声音清脆狠厉,瞬刻,纸张全数被撕下。

悠言一怔,返身看去,背后,高大冷漠的男静立,黑T恤,休闲长裤,镜框下,墨眸如玉,剑眉轻皱,正凝着她。

触到她红透的眼圈,男人眸色,变得暗哑。

“小白,不是我。”仰起头,哽咽道。

坚实有力的手把她揽进怀中。

重瞳,环过全场,那目光并不凌厉,但被扫过的人,一股说不出的冷寒之感,无不一点一点沁过每个毛孔。

清冽的眸光,最终定在魏子健身上。

想起班室门前的屈辱和痛楚,魏子健不由自主退了一步,随即咬牙冷笑,“你看着我做什么?把你自己的女人调教好,别到处去挑染男人。”

一阵笑声析出,却是与魏子健交好的几个男生,但很快,那讽刺的笑声便息微,诺大的大堂中,并无人附应。

掌下,女人的身体微微颤抖,顾夜白轻轻笑了。

“真好。”声音,淡淡。

魏子健一颤,握紧拳,不甘示弱的回视。

“我的女人,谁给你资格去教训了?”

“是她自己不检点——”魏子健低吼。

“大才子,你,敢与我赌一局吗?”敛眉,意态闲适,黑眸轻屑。

魏子健惊疑不定,众人低声,宛转,不知接洽着什么,目光均落在场中那把女人环在怀中的冷漠男人身/上。

“我说,校园祭的画艺比赛,我要挑了你。”

一句话,语气仍旧轻淡,全场哗然。

第四十四话 扛上黑带高手

“就凭你?”大惊过后,魏子健不怒反笑。

顾夜白淡笑,微微提高了声音,“那你敢么?”

“笑话!顾夜白,今天这里所有人都是人证,只怕,说大话的人后悔了。”魏子健朗声道,又冷冷笑了:“既然说赌,是不是该博点彩头?”

“可不是?”人群,另一侧,一个男人走出来。正是刚才出言桀骜的龙力。

悠言含泪,怒视那男人。

重瞳微顿,顾夜白不动声色掠了龙力一眼,抚了抚悠言的发。

悠言攥紧他的衣衫,不吱声,那轻轻的安抚,她明白。

“正好。”顾夜白淡淡一笑。

魏子健眸光微闪,讥诮道:“这些天去上课,正觉得背包沉着呢,一想,不正缺了个人帮挽着么?到时,就劳尊驾拿一下了。”

人群里,顿时爆出大笑。

“魏子健,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小儿麻痹还是老人痴呆,看你人模人样的,一个包夜拿不动,才没见一会儿,就连人话也不晓得说了。”调侃的声音,蕴着冷冽,从后面传来。

排开众人,一个男生走过来,站到顾夜白旁边,伸手便去摸悠言的头,悠言侧身避开,瞪他,他便嘻嘻一笑。

“林子晏,你存心要找架打?”魏子健怒道。

“你连自己的包包也拿不动,还能打么?”林子晏轻蔑一笑。

“他不行,那我呢?”低沉的男音***。

林子晏看去,却是那龙力,后者冷冷而笑。

顾夜白朝林子晏打了个眼色,林子晏点头,便没有再说什么。

“那如果,你输了呢?”轻瞥魏子健,顾夜白道。

魏子健扬眉而笑。

身旁一个男生嗤道:“这可能吗?”

“哦,原来你不敢。”没有理会那人,顾夜白嘴角微勾,看向魏子健。

魏家家底甚好,魏子健成绩也不俗,向来是被尊崇惯了,哪受得了这样的挑衅,道:“你说!”

墨眸扫视地上那一摞废纸,顾夜白冷冷道:“如果,你输了,这里有多少张纸,你便写满多少张。”

“写什么?”魏子健变了脸色。

“姓魏的,对不起这三个字认得吗?”林子晏冷笑,“写好,我们转交给路学妹就可以,哦,或者像某个贱人一样,把它张贴在告示板也行。”

魏子健脸色一沉,道:“你说谁是贱人?”

“龌龊的事谁做的,子晏说的就是谁。这么激动不好,省得大家都以为是——”顾夜白轻笑。

魏子健大怒,好一会,冷笑道,“好!顾夜白,那么我们便等着瞧。”返身离去。

视线调过魏子健,又落到顾夜白身上,人群里,私窃的声音,弥漫一堂,几个老师走过,一问,面色凝重。

摸摸女人的脑袋,顾夜白轻声道:“言,走吧。”

悠言咬着唇,瞪向龙力,只是不动。

“你赔。”

喧闹的人声,立刻安静几分,为这突然而来的纠结。

龙力冷笑,“小花痴,你要我赔什么?”

悠言抱着盒子,小脸涨红,“你骂小白,你还弄坏了我的蛋糕。”

“是你自己先动的手,怪得了谁,神经病!”

“龙力,你对她动手了?”淡淡的声音,冽然。

“是又怎么样?”龙力反唇冷笑。

“没有怎样。五天后的校园祭柔道赛,顾夜白向你讨教就是。”

抽气声,迭出。热闹过了,原本四散的人,不少都吃惊的转过头。

“顾夜白是不是疯了?”有人低呼。

如果说,顾夜白向魏子健下战帖,那虽不自量力,也还说得过去,但挑上龙力却绝对是件不可理喻的事。

龙力同样也是美术系三年级生,但他还有一个身份,柔道协会会长,黑带五段,校内仅有的几个黑带高手之一。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年前的校内友谊赛,他打败了柔协的顾问,他的老师。

所以,刚才,龙力虽没对悠言怎样,但有几个男生倒也看不过眼,却碍于龙力的身手,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

大堂,很静,寸针能闻。

龙力拧眉,打量了顾夜白半晌,冷笑道:“顾夜白,除非你败了所有的选手,才能有资格和我比,又或者,你也是黑带五段。”

悠言心里惶恐,悄悄拉了顾夜白一下。

顾夜白淡淡道:“我不是。”

再次,声音潮涌。

“言,我们走吧。”再次抚抚女人的小脑袋,顾夜白柔声道。

林子晏挤挤眼,随着那二人一起走出大堂。

背后,有声音传来,听不真切。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