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他问悠言要过Susan的电话。

只是,走得急了,手机也搁屋子里,不由得低骂了句:“shit!”

天,还很黑,也不知是什么时间。

他稳了稳心神,沿着林荫道慢慢的走,一双眸便在两侧搜寻。

拐了几弯,走到湖心亭边,却听到轻微的抽泣声传来。

谁三更半夜在哭?

心下疑虑,走了过去。

却见,湖心亭的石椅中,坐了一个人。

湖边小灯很暗,只能约摸看见是女子的身段,一头长发洒在肩上。

走近了,皱眉道:“请问——”

“谁?”

那人显然受了惊吓,出声警戒,但那声音松软,听了去,倒是七分无力,三分妩媚。

林子晏却是心头狂喜,嘴上骂道:“三更半夜不睡,你跑来这里装鬼吓人?”

“林子晏?”那女子低声道,站了起来,身上不稳,又向石椅跌了去。

林子晏低咒,身体却像有了意志,自发上前,把她抱进怀里。

“你放开。”女子低叫,伸手往男子的胸膛推去,却纹 ,哪里着意到这一下,腿上吃痛,怕她跌倒,又不敢放了她,咬牙道:“Susan,你这恶女人。”

Susan冷笑:“我是恶女人,关你什么事,走!”

说着,伸手往桌上摸去。

林子晏却先她一步按住了她的手。

察觉到桌上的东西,他蹙了眉。

“到底发生什么事?”

Susan低低道:“子晏,你可不可以走?我想自己在这里待一下。”

林子晏冷笑,“然后让你喝得烂醉如泥,一个不慎,好让这湖多一个醉酒鬼?”

Susan咬牙,狠狠赏了他一拳。

林子晏也不去躲,只是硬生生受了,Susan心里悲伤,加上几分酒意,一恼,又往林子晏身上打去。听得他闷哼一声,顿时怔住。

“怎么?不打了吗?不打就跟我回去!”紧紧按住女人的肩,林子晏冷冷一笑,沉声道。

他出生在高干家庭,家境优渥,哪里受过这样的闲气打骂?

半晌,听不见任何声响。

疑虑见,细细浅浅的哽咽声却在耳畔响起。

他心里一慌,执起Susan双手,平日里笑骂嬉戏,偏偏这刻却说不出半点话来哄她。

轻叹一声,把她紧紧拥进怀里,只在她耳边低声道:“你别哭,我让你打就是了。”

第六十三话 天要亡他

Susan怔了一下,终于忍不住破泪而笑,“我打你做什么,呆子?”

林子晏只是悻悻的笑,末了,低声问:“不恼了?”

他这样一说,Susan也顿觉得自己无理了,微叹,道:“子晏,对不起。”

她叫他子晏,并非林子晏——林子晏这时才恍觉过来,似乎,她刚才便这样唤了他一声。

把该死的姓氏去掉,这样的称呼,平白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还该死的姓氏。他又哑然失笑,要让父母听见,大抵把他的耳朵也给狠狠扭掉。

却原来,有一个人,可以这样动辄让你快乐。

滋味。

问过顾夜白的问题,答案便是这样吗?

Susan半晌不见林子晏反应,只觉他把自己搂得越发紧了,那按压在她肩胛的手,似乎用力到要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

结实的胸膛,这便是男人与女人的差别,混了薄薄的酒味和烟草的味道,还有他身上淡淡的温醇的气息,一下缠绕道她身上。

除了方影,她没有和哪一个男人这样亲近过。

脸上一热,那撩热,闹人的就要也一下去了几分,她推了他林子晏,低道:“你放开。”

微恼的声音突然响起,婉拒也从紧抵在他胸膛上的手传来,林子晏猛然回过神来,微微一赧。

温香软玉在怀里,实在不愿放,但怕她不喜,只得松开了桎梏。

心里担忧,又道:“你自己能站稳吗?”

Susan又是一怔,那不安的感觉,深了。

尽管,两人见面总是拌嘴的多,但直觉,这男人对自己很好。

因为泳池那次相救?

“没事。”

她自嘲一笑,复在石椅上坐下,从桌上拿了一罐酒,开了,连喝了几口。

“别喝了!你这是怎么了?”林子晏在她身旁坐下,皱眉,伸手便去抢她手上的酒。

“子晏,如果不能相陪,那么你就走。”Susan淡淡道,又一笑,“还是说,你想我打你?”

她的声音,大概是因为疲惫和酒的微醺,在黑暗里,听去越发的*。

林子晏轻笑道:“原来我还有点用处,可以当陪酒的用。”

她半夜突然出走,他知道事情非小,哪敢就这样走了,但也素知这女人性子倔,嘴角划过几分自嘲。

素知?他们又认识了多久?怎么就是素知了?嘴角嘲弄的纹度更加清晰了。

只是,夜里,她看不见,即使是自己也不见得有多清楚,无妨。

她说,如不能相陪,便走。

他注定无法抽身,那还能怎样?就只好相陪,哪怕只得一场落寞。

随手也从桌上拿了一听酒,打开,也灌了几口。

还好,只是普通啤酒,度数不高,难为这女人跑路还不忘把这些也捞了出来。

两人静静喝着酒,也不说话。

末了,林子晏终究忍不住,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说,林子晏,你说一臭陪酒的,问什么问?”Susan低斥,又低低的笑l

“是因为他吗?”

林子晏微微冷笑,林子晏,这问题真是低俗。

其实,不愿意提起他,只是,他实在无法忍受现在的沉寂。

Susan只是笑,站了起来,顺手在桌上摸上了一只瓶子,抱在怀中。

啤酒,麻痹不了神经,还是这白干好。

背对着林子晏,拧了塞子,连连灌了几口。

如果不是他的电话,现在她还在酣睡中吧。

既然打电话给她,为什么偏偏要让她听到那个女孩的声音。

方影,今天是你的生日。

你真好。

泪水,沿着脸颊,徐徐流下。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