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在要揶揄Susan的当口,馆内呼声热烈,却是选手上场了。

纯白的击剑服,护面,剑,分立两侧的二人都是一身英气飒爽。以最优雅的方式决出胜负。

那两人却不约而同的往看台望了一眼,当即引起另一阵骚动。

“阿珊,学长在看你呢,方影好像也是。”悠言小声道,一脸严肃。

Susan微怔,笑骂:“G大最不缺的就是美人!没准在看那边的怀安呢。”

想了想,挑了悠言一眼,又笑吟吟道:“就不知道顾夜白看上你哪一点。”

悠言愣,随即哼哧出声,板了小脸。

半晌,又悄悄问:“怀安也来了?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没看见。”

“你就只知道找顾夜白,眼里哪还看得到别人?”

“…”

“啊!你做嘛掐我?!”

Susan发作不得,一身哨响,馆里已顿时安静了下来。

场上二人均是右手使剑,便左手持了护面,相互行了剑礼,又向裁判和四周的观众行了礼。

戴上护面前,林子晏用眼角轻探了Susan一下。

可惜,她的视线,却并不在他身上。

“开始!”裁判的声音,响起。

林子晏涩然一笑,脑中恍惚却是那天悠言苦涩的声音,突然,便与裁判的相叠。

“方影家里发迹前,曾得到过他爸爸一位朋友的很大帮助,那人有个女儿,很喜欢方影,方影父母也早认定了她,本来如果方影不赞成也没什么。”

“只是,有一次,方影醉酒却和她发生了关系,后来,那女孩还有了宝宝,她知道方影不喜欢她,为了不连累他,悄悄把小孩打掉了,她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后来身子更坏了,也因此得了深度的抑郁症。Susan说,这道坎,她是永远跨不过了。”

“学长,永远是很远很远了。”

第六十七话 胜负

悠言怔了怔,以往都是她把Susan的手心挠破,现在——女人不自觉的抓紧了她,看着林子晏和方影双方激战。

两人开始几剑还只是简单的进攻和还击,逐渐,林子晏似有些占了上风。

随着几个步步紧逼,他终于在连上三步后用一个复杂进攻先得到一盏红灯。

紧跟着裁判“停”的一声喊,悠言站了起来,忘情的叫道:“小林子学长,加油!”

被Susan一拽,愣了一下,嘿嘿笑了笑,赶紧补充:“方影,你也加油。”

气势却比刚才逊了五分。

Susan哭笑不得,狠狠道:“你,比赛中不得喧哗!”

重新开始。

这次,方影立刻发起进攻,子晏防守稍迟,连续退后。方影追上,一记反击压剑,顺势击中子晏的前胸,绿灯亮起,有效。

方影扳回一分。

裁判刚喊了停,Susan的“好!”就喊了出来,即使是夹在外语系诸多女生兴奋的呼喊中,也略显张扬,引得决赛的两个人同时回望了一下看台。

悠言心中虽说是摇摆不定,但到底是爱屋及乌,原是期望这场比赛小林子学长能加冕的。现在,看到Susan由于紧张,直勾勾的眼色,微微酡红的面颊,额角也渗出了些许的晶莹,心里叹了口气,突然觉得,方影赢了,也未尝不可。

赛场上,两人难解难分,技术竟不相上下。林子晏转移进攻,方影交叉反击,林子晏对抗,方影反攻,林子晏反反攻,来来回回,虽是双方均有互中,谁都想在瞬间击溃对方,却又是谁也不能在短时间里讨得便宜。

悠言看得紧张,又有些担心顾夜白什么时间上场,转移了视线,拿眼逡着场外。

却见顾夜白站在门口,淡淡看着她,好像有些时候了。悠言顿时喜形于色,扬起手臂。顾夜白浅浅的一笑,用手指竖在嘴唇上,又指了下场上。悠言不敢再玩,眼角复又扫了一下场上,眼睛却挂在了顾夜白身上。

这时候场上也发生了变化,方影又击中了林子晏一回,遗憾的是,白灯也同时亮起。

进攻无效。

Susan的好字道了嘴边,又忙咽了,改成了微微的叹息。

时间到,双方打成平局,加赛一分钟。

林子晏低了一下头,抬头时趁机侧目瞭了一眼看台。

当裁判的“Allez”甫一出口,方影的连续进攻就已经急速出手。子晏触剑阻击,拨档,破坏掉方影的击剑线后,旋即直起反攻;方影及时后弹,随即几个滑步,交剑还击,子晏逃剑,紧接着一个旋剑攻击,直刺方影的前胸。

方影凝眉,林子晏的进攻过快,以致身上微斜,也把自己的有效部位暴露了出来。方影再不多想,一个弓步长刺,刺向子晏的下腹。双方彩灯亮起,可是红灯旁的白灯也放了光。

林子晏进攻无效,有效部位走偏,方影得分。

比赛结束,双方摘掉护面,垂剑,行礼。主审裁判宣布方影获胜。击剑馆内顿时掌声雷动,伴着女生们“方影”的呼声,口哨声此起彼伏。

Susan轻轻拍掌,目光触到站在旁边为方影获胜而微笑着鼓掌的林子晏,心里却突然像被那剑尖刺中。

手掌,慢慢垂下。

背包里传来轻微的颤抖,悠言掏出手机,看了看屏幕,嘴角泛开细微的笑。

按了接听。

“找我做什么?”她小声道着,便要往后面转身。

“别回头。”那头,低霭的声音淡淡。

“言,这一场,胜的不该是方影。”那人在轻轻的笑。

捂着手机,悠言呆了呆。

“子晏是主动进攻,如果他的剑尖不是稍滑了位置,这一分便改落在主动进攻的一方。刚才那一下的偏侧,林子晏是故意的。”

悠言的心顿时怦怦乱跳。

学长是故意的,为什么?

她知道,那人的眼睛很辣,他说学长是故意的,那么——

“小白,你为什么要告诉我?”震惊过后,疑虑顿生。

顾夜白的笑便清清浅浅传来,她甚至能想象他嘴角翘起的慧黠又狡猾的细纹。

“不为什么。我就喜欢告诉你。笨蛋,回见。”

哎?断了!

悠言瞪着机子发愣,一旁的Susan笑道:“怎么?你那位要出场,紧张了?”

悠言咬唇,凝向Susan。

半晌,低声道:“珊。”

“如果我说,小林子学长是故意输掉的,你会怎样?”

旁边的人,也半晌不见声响。

悠言心里正在忐忑,却听得她淡淡笑道:“怎么可能?”

悠言咬咬唇,又小声道:“如果说,是小白说的呢?”

那说“怎么可能”的人却恍若未闻,只怔怔看向场外。

不论是胜者还是屈居第二的人均已退场。

她看的是他还是他,悠言便突然分不清了。只知道,比赛又迎来了下一场,而这一场是顾夜白的重剑赛。将,全场瞩目。

第六十八话 温暖

习惯性的踢着步子下楼,才到楼梯口,便看见女生们三五一群,在那交头接耳,又小声的笑着。悠言奇怪,探头过去,要看个究竟,旁边的Susan却暧昧一笑,挥了手。

“哎——苏珊,死女人,你哪儿去?”

很好!那叫苏珊的人越叫越跑。

悠言气绝,跑了过去,很快,大呆,又往后退,一步,两步,直到撞上背后的人。

“对不起。”赶紧道歉。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