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只是,确确实实,她喜悦。

却也读懂了一点什么。

他和宫泽静的关系果然并非这样的纯粹。从一开始,他说,他要介绍一个人给她认识,从他清楚那个女孩的习性,知道那东西会让其过敏。

从他凌厉了眼神,把那女孩抱起。

也许,他想用这个方式告诉她。

“你和她?”怯怯问了,又忍不住伸手搂住他。

想了一下,加了一句。

“你是我的。”

她在强调吗?她害怕了吗?

搁在她头顶上的下巴微微一动,嘴角慢慢上扬。

然后,又是微微的失神。

在饭堂里,不经觉的凌厉,其实是气她不会保护自己,任人摆布。

不是她的错,她也傻傻领了。

第七十五话 让他愤怒的不安

虽然他常说她笨,但她其实还不太懵懂。

她的想法和言行虽然有时简单而古怪,但向来乖巧。但现在,也会因为他去抱另外一个人而和他闹脾气。

女性的直觉,也会让她有了忧患意识。

就像林子晏说的,她嫉妒了。

其实,那导火线甚至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他喜欢看她为他嫉妒。

喜欢看她为他发一点脾气。

更喜欢,她为他哭。

喜欢她说,你是我的。

带着最直接的欲望和占有。

喜欢,欺负她。

把那时,她和魏子健,迟濮折腾出的误会,让他疯狂的嫉妒,偿还给她。

只不过,遗憾的是,他的欺负不能持续,他忘记了算上他会因为她而心疼。

哄她的话,便不觉出口。

其实,也是,心里的话。

也许,他比她陷入的更深。

“你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后悔跟我道歉了?”悠言推了推人,语气担心。

“不后悔。”他徐徐笑了。

吻上她的耳朵,低声跟他解释他生气的原因。

她终于听得破涕为笑。

当然,他告诉她的不包括他喜欢她嫉妒,喜欢欺负她这些的所有所有。

只简单告诉她,他是为宫泽静对她做了什么,她不会防备而生气。

而不是,为她怎样了那日本女孩儿愤怒。

“可是你当时抱起她就走,就像你有多在意。”

“她敏感是真,迟了会有一定的危险。再说,这不是给某人收拾烂摊子吗?”

他微叹,点了点她的鼻子。

悠言想了想,好像找不到反驳的地方。就定在那儿,拼命想。

好半会,却是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

最根本的东西。

“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她撅了嘴,心里酸溜溜。

“她是在年前我们去东京玩的时候认识的。”

“那时,我们在一起过。”

回她的语气漠漠,似乎只是陈述着确实已是过往的事情了。

他和她交往过,他们在一起过。

虽然,早有了一点预感和准备,现在听他这样说,悠言胃里的酸味儿还是直冲上咽喉,到处冒泡。

“都过去了。”他淡淡补充。

沉默半晌。

她在他怀里蹭了蹭,闷声道:“那她为什么还要回来找你?”

“那是她的事了,你别把事情往我身上揽。”

悠言发愣了好一会,才找着声音。

“顾夜白,你真无情。”

叹了口气。

她那幽幽的口吻,一下把那娇憨纤细的模样渲染成老气横秋。

顾夜白正觉得好笑,却又听得她说:“小白,会不会有一天,我就是一年前的宫泽静。”

“你这是什么意思?”一直逗她的愉快心情瞬刻蒙上了阴影。

他的手指,比他的意识更快,擒住了她尖巧的下巴。

“当你再遇上一个人的时候,或者你就会发现我并不适合你。我不是你找的那个人。”

顾夜白冷笑。

他不是因为遇见了一个人而和宫泽静分手。

而对她,他是因为她是她,才和她在一起。

甚至,向她提出约定,一起到意大利去。

他这么的希望,她能和他一起去。

现在她却还存了这样的疑惑,为这些断无可据的胡乱臆想。

“路悠言,你知道人一生中会遇到多少人吗?”

悠言不明他所指,只是他突然低沉粗砺的嗓音让她心上微微一颤,生出几分害怕。

即使刚才在饭堂,他把宫泽静抱起的时候,她还没有过像现在的不安和害怕。

突然,她明白了一点。也许,那可以叫情人间的默契。

她并不太害怕是因为——那时,他并不曾真正的生气。

而现在,他确实动怒了。

她说错什么了吗?只是她会担心,他和她毕竟是两个轨道上的人。

她能不担心么,答案是不能。

真的,不能。

宫泽静的出现,动摇了几分她的坚定。

可是,容不得她多想或者是去辩驳,她的脸被他捏握得隐隐生痛。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