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的脑袋很痛,因失血而带来的晕眩,让她的视线变得有点模糊。

即使没有受伤,她的力量也拼不过这个卑鄙阴狠的男人。

绝望,占据了每一寸血肉。

真好笑,她当初竟然曾喜欢过这披着人皮的畜牲。

人人都挨魏子健。

多么讽刺。

那个男人的唇舌已经滑上她的颈项,很恶心。胃里的东西似乎在蒸腾着要涌上来。

她只能,真的 只能接受顾夜白一个人的碰触。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她全然不顾手臂会被他折断的疼痛,扭动挣扎,要挥开男人的钳制,魏子健低咒一声,冷笑,伸手扯过床单,把她的手脚紧紧缚上。

嘶的一声,那是内衣被撕裂的声音。

悠言紧紧闭上眼睛,酸涩了一脸的泪,每一颗,似乎都在叫嚣着那人的名字。

顾夜白,你到底在哪里。

“你有没有见过她?”平日冷静的声音变得焦躁。

街道的灯光映照,男人高大的身影似乎要把那娇小的女子淹没。

唐璜微微沉了声音,“白,你弄痛她了。冷静点。”

顾夜白咬牙,皱紧眉宇,却终究,把手从靳小虫身上移开。

靳小虫的神志却陷入迷茫,只睁大一双无神的眸子,喃喃道:“言,她…”

唐璜和林子晏稍一愣,顾夜白却已迅速反应过来,大掌再次按上靳小虫的肩。

“你见过她。你一定见过她!告诉我,她在哪里?”

靳小虫骤然受吓,尖叫道:“她的头破了个洞。”

三个男人闻声大惊,顾夜白浑身一震,眸里颜色已教人看不分明,只像一泓黑涡,凌厉暴虐得要把人撕碎。

“靳小虫,她到底在哪里?”

“我不能说,我说了,他就永远也不会再理我了。”靳小虫痛苦的抱住脑袋。

“她不是你的朋友嘛?你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啊,你的濮出事了,你还说这样莫名其妙的话?”

林子晏既惑又怒,如果不是唐璜死拉着,他只怕已上前把她摇个烂。

手,从她的肩上缓缓垂下,放开了对她的桎梏。

男人的声音,深寒得像来自地狱。

“你不说也无妨,我找,我一寸一寸地找,即使她变成了一具尸体,我也要把她找回来。”

“尸体?不,我不要她死,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还帮我送过情书。”靳小虫尖声道,抱着脑袋,拼命摇头。

林子晏失声道:“那该死的情书原来是你的!”

“是我的,是我的啊。”靳小虫呆呆点头,眸子转过一处,脸色惊恐,又迟疑不定。

待林、唐二人反应过来,他的身形已在多步以外。

二人不敢怠慢,知道他肯定看出什么端倪,也飞快赶了上去。

那个方向,别无其他店铺。

突然,有什么在林子晏心头闪过。

他一把抓住顾夜白的手臂,沉声道:“顾夜白,你最好有心理准备,但愿我们别来晚了。”

他的衣襟随即被狠戾的力道紧抓上。

“子晏,说!”

“那边,什么也没有,只有一间小旅馆,悠言她被带进了旅馆!”

第八十一话 顾夜白,我恨你

唐璜问:“子晏,你怎么知道?”

林子晏脸上飘过可疑的红,末了,他道:“上次,我就是带Susan过来的这里。”

他的唇,碰上了她的锁骨。

绝望以外,她想死掉。也许,昏倒,像刚才一样。或者,最好该死的心脏病发作。

可是,后脑的痛却似乎让她更能感受到他在她身上恶心的动作。

肌肤,被他含进嘴里,吸允这。她却什么也不能做。她睁开了眼睛,看到那人兴奋的头脸在她身上凌虐。

二十一年来从没有过的恨意就这样萌生迸发出来。她这一辈子,从没真正意义上去恨过一个人。

可是,现在有了恨的人,侮辱她的魏子健,骗了她的靳小虫。

还有那个人。

和宫泽静抱在一起的顾夜白。

顾夜白。

一念起这个名字,心里又是疼痛。

魏子健的唇,终于来到了她的胸前,泪水烫出,悠言缓缓闭上眼睛。

那污秽的嘴巴却没有再延伸到她的柔软上。

一连串的声响,还有劲风擦过。

门不知被谁撞开。

脚步声,还有抽气声,低沉的吼声。

她身上的沉重在顷刻间被扯去,一张被单盖上了她不堪的身体。

紧闭的眼睛,倏地睁开,却撞上了一抹浓黑。

那是她最熟悉也是最喜欢的重瞳。最好看的眼睛,现在,那里面涤荡着沉痛,狂怒,浓烈的火似要在他的眼里喷薄出来。

她的发被人重重一抚,那人迅速移开了身形。

然后,她便呆呆看着,魏子健被他狠狠地掼摔在地上,拳头击入骨骼的声音,那么清晰。

灯光下,血珠四溅。刚才那个还在给她侮辱的男人,此刻,就像一抹破败的布,毫无招架的能力。

他痛苦地求饶,眉眼丑陋狰狞,鼻、口的血把他的脸画成了一个像古代祭祀时萨满所带的浓彩面具。

“放过我,求求你。”他抱住了顾夜白的腿脚。

泪水沿着眼角滑下,那满心的恨意好像消淡了一点,好像又还浓烈着。悠言轻轻笑了。

听到她的声音,林子晏和唐璜看了过来,却随即别开眼睛。

她能看到锁在他们眼下的担心和愤怒,也明白,这两个自进门起便不敢与她有视线碰撞的男生的心意。

魏子健求饶的声音弱了,顾夜白却仍没有住手的意思。一拳把要挣扎爬起的男人打翻。凌空的一脚又紧踹在他的心窝上。

唐、林二人冷冷看着,没有丝毫劝阻的意思。

她看见他碎黑的发,在微微飞舞,他俊美如如神祗的脸,也有了一点的扭曲。

像被谁下了千年的禁咒。这时,他更像来自炼狱的修罗。

第一次看见他这样深刻的恨意。

可是,只要她的心还会疼,她还是不能不为他考虑,哪怕自己的肩臂还在颤抖。

他会把魏子健打死的。

“别打了。”她低低道。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