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那男人却像置若罔闻,连平常冷静的唐璜也没有出声阻止。

是啊,连顾夜白也失去了冷静,又还有谁能自如。

悠言苦笑,攥紧了被单,咬牙下了床。

脚步一浮,却摔倒在地。

“白,快去看看悠言。”唐璜一惊,道。

悠言自嘲笑笑,才要挣扎起来,那人却已闪到了她的身侧,把她横抱起来,轻轻放落在床。

然后,她便再次看见他紧紧皱起的眉心,他眼中的黑色深得好像要溢出来。

她仍然恨他,但心却疼了。

“我不想看到他。”眸低垂,声音沙哑。

顾夜白转过身,目光凌厉,好一会,才朝那二人点点头。

“好,那到我了,姓魏的,今天就算老子会被赶出G大,我也要赏你几拳。你这婊子养的杂种!”

林子晏捏紧了拳,轻吼道。

唐璜蹙眉,一扯林子晏,缓缓摇摇头,林子晏狠狠啐了一口,二人便把满头满脸血的魏子健挟了出去。

门,关上。

她安全了。

悠言终于忍不住,啜泣出来。

身子连着被单被他抱起,放镶入他的怀里。

他的吻,无序,凌乱地落在她的发上,脸上。

大手,安抚着她的背脊。

隔着被单,悠言还是能感受到他的手在颤抖着。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惊了。”

他吻上她的耳畔,低哑了声音,一遍一遍给她道歉。

可是,她恨他呢。

紧绷的神经一旦松弛了下来,她只觉得脑勺的痛,刺的分明。

晕眩的感觉,便在眼前轻舞。

有两句话,她想跟他说。

脸从他怀里抬起,满脸泪痕,一字一顿,对凝望着她,眼神赤裸裸写着痛苦的男人说:“顾夜白,我也不想看到你。”

“因为,我也恨你。”

当看到她满面泪水,双目痛苦紧闭着,几近赤裸地被束缚在床上,魏子健埋头在她身上,顾夜白那一刻的愤怒和恨意,就像当年看到哥哥的尸体一样。

即使要赔上自己,他也要把魏子健撕裂掉。

很多年了,再也没有尝过这样撕心裂肺的痛。

轻轻的一句话,从她苍白的嘴唇吐出,却要在他心上硬生生扯掉一块。

她恨他。

印象中,感觉中,她没有恨过谁。

现在,她说,她恨他。

第八十二话 情不知所起,恨不知所终

“你再说一遍。”顾夜白轻声道,如她一样低了声音。

他的声音里的萧瑟——突然,悠言觉得自己的残忍。

伸手捧起他的脸,望进他的眼睛深处。

看那抹最深的黑,就像一场觞。

脑里,却又闪过他与宫泽静抱走一起的情景,突然明白了当日,他看到她与迟濮依在一起的怒与苦。

摇摇头,心头,一瞬,复杂万千。

人呀,被朋友背叛,被情人刺伤。

她有过瞬间的意识,听到过小虫与魏子健的一些对话。

不多,但却足够她知道,她的付出,终究抵不上小虫的热恋。

她与迟濮,是一场误会。

那么,他与宫泽静,也是吗。

想问他,却又不敢。如果他不在乎她,又怎会及时赶来,又怎会这样悲痛。

愈是这样,愈是害怕。

怕他终究舍了她。

他和宫泽静搂抱在一起的手,像深水里的还草把她的脖颈紧紧勒住。

如果她不曾看到这一幕,便不会遇上那两个人,也不会有现在的一场。然而,似乎又怪不得了谁。也许,该怪自己。可是,她也苦,也痛。都说,恨不知所终,纠结流离。她却是,恨也不知所起。

顾夜白只觉得心里又冷又痛,等着被她再刺伤一遍,也许,他就此可以冷漠以对,却见她早已泪流满面。

“你要恨就恨吧,可是你要不想见到我,抱歉,我不能办到。”冷笑,到口的话已是这样。

悠言怔愣着,泪水中,却看不清他的瞳。

“小白。”终于,忍不住把脸埋回他的怀里,本来垂落在她身侧的大手,也像有了感应一样旋即环上她的腰。

“对不起。”

“可是,我真的很害怕,我刚才宁愿死掉。魏子健,魏子健…”说到这里,她急了,哽咽着,咳嗽起来。

“那个畜牲,我不会放过他。言,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把怀中的人儿紧紧抱住,顾夜白声音狠戾。

她知道,他会办到。他的承诺,点燃了她的委屈和害怕。

“你去抱宫泽静,我心里疼,我就周围乱走,被那人捉住,他的嘴唇,他的舌头,很恶心,我恨死了他。”泪水,像难收的雨,把他的衣服湿润。

那抽搐的疼,又卷过他的心头。深深吻住她的眉眼,眸里褪去了往日所有的意气风发和骄傲。

他哑了声音。“所以你恨我对不对?”

悠言胡乱点点头,又摇头,“可是我现在恨不下了,我不恨了。小白,你不要去抱宫泽静好不好。他们说你吻了她…”

她一急,又咳嗽起来,满脸涨红。

恨不得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让她去看他的心。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言,你信不信我?”

悠言哭着点点头。“不要骗我。”

“没有骗你。”他捧起她的脸,一字字与她说,“我没有吻过她。”

“可是,他们说——”悠言满脸迷茫。

“他们是谁?几个人?”

“就是住在八楼的人,两个,他们问我借手机,然后那女人说,他们本来要上天台,可是看到你和宫泽静在亲热——”

她的话实际上有点凌乱,但顾夜白还是立刻抓住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他嘴角浮起抹冷笑。

“他们是宫泽静的人。一定是。那个电话应该就是打给宫泽静的。问你借电话,有两个用处,一,由其中一人告诉宫泽静你已经来到。二,由另外一个人透露一些并不存在的信息给你听。”

“当时,我与她在一起,她确实也曾接过一个来电。”

悠言半晌说不出话。

“可是,你们抱在一起。”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