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哦?”龙力瞥了顾夜白一眼,“当日之耻,今日偿还。”

顾夜白没有看他,只是冷冷盯着魏子健。“开出价码。”

“我发到你手机的东西,你该清清楚楚看了吧?”魏子健重重吐出“清清楚楚”那几字,得意地勾起嘴角。

顾夜白垂下眸,白皙的指,紧紧,抓握成拳,过耳处,是骨骼响动的声音。

林子晏和唐璜对望一眼,知道这个男人的怒火已到了极点。

“生气是吧?可是,我想我有必要提醒阁下一句,那只是很保守的一部分,我这儿还有一些更火.艳更精彩的,想必放上G大的BBS上将会引起比你这个冠军王更大的效应。”魏子健收住笑容,眼底划过歹毒。

“价码!”头颅倏地抬起,那双漆黑的光辉,耀目摄人。

为他气势所摄,其中两个持着木棍的男子不由得往后踉跄了一步。

“既然你这么快就想尝试一下皮肉的痛苦,那我只好成全。昨晚你把我打了多久来着?哦,这样吧,你对我不仁,我却还是念同学之情的。”

魏子健蓦然一顿,又恨声道,“30分钟内,我的这班朋友会好好招呼你,当然,你不能还手,只要,你轻轻还一下手,那么,别怪我也轻轻一按手机的发送按钮。”

“30分钟以后,怎样?”顾夜白沉声道。

“顾夜白,你疯了,你不可能挨过这么久!”林子晏大惊,扯上前方男子的臂。

饶是唐璜也重重地摇了头。

“怎么,害怕了吧。那你即管走,你这么厉害,想来是龙力也拦你不住的。”魏子健泄出古怪的笑意。

“姓魏的,你说什么!”龙力挑眉喝道。

“卑鄙小人,只会用这劣等的激将法么?”唐璜冷笑。

“把话说完。”顾夜白踏前一步,重瞳愈发黑冷。

“30分钟后,如果你还能站起来,那么我就把所有照片删除,不留一张。”魏子健厉声道。

“如果,你违背了你的承诺,你记住,我一定杀了你。”俊美的脸恢复一贯的冷漠平静。曾跟师傅受过最严格的格斗训练。从临场,呼吸和步履,他知道,这些人,并不是专业的打手。30分钟,不下10人。他不能还手,但他可以闪避。只是,人数过多,要避很难,偏偏这里,还有一个强手。他虽胜出龙力一筹,但龙力和十个人一起围攻,情况便属凶险。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手中没有锐利的攻击兵刃。脑里转过她的模样,她软软的叫着他的名字。他知道,30分钟里,绝对不能倒下。这一场,要为她而熬过。“子晏,唐璜,如果你们当我是朋友是兄弟,谁都不能插手。”微侧脸,淡淡对两个好友道。

林子晏的眼睛因怒气而灼红,唐璜咬咬牙,死拉着林子晏。

人,瞬间,把他包围。

“龙力,你不是恨他吗?怎么不过去。你害怕了?”魏子健惊疑不定,看着空地上那抹置身事外的高大身影。

龙力勾了勾嘴角,“对不还手的人,我没有兴趣。”

“神经病!”魏子健啐了一口,手猛地一挥。

身形交错间,顾夜白从闪.身避开那击落到胸腹的拳棍,手,肩受了数棒,他微眯了眸,只要身.体重要的部位受伤不致于过重,那他便可以撑过。

纷乱的人影,乱棍,汗水,飞扬的黑发,血。偶尔,是男子闷哼的声音。

林子晏和唐璜低了头,不忍再看,再看,必定忍不住出手,即使身手再不济,也不容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受重伤。

把手机放进口袋,魏子健嘴角划过报复后的嗜血快感。也许,游戏会变得更好玩。一会,还有,今晚。刚才,他打了一个电话,还发了一个彩信。

“唐璜,避开。”

血把顾夜白的恤衫染红,他的呼吸愈来愈急促,凌乱中,与生俱来犀利的灵敏仍让他对周围环境变化立刻有了察觉。

唐璜一愣,林子晏已低吼一声,拉他闪过来自背后的偷袭。他到练过击剑,身手虽远不及顾夜白,但也比一般人敏捷很多。

不知从哪里突冒出来的四个男人已挥棍劈来。

“魏子健,你是小人。”林子晏大怒,和唐璜背靠背,和来者对峙。

“唐璜,你能打吗?”林子晏低声道。

唐璜扬眉一笑,“我打不能,自问挨打还行。”

情势凶险,和顾夜白刚才判断的一样。攻心为上。顾夜白勾了勾嘴角,自嘲一笑。他身上的棍伤已越来越严重,汗血湿透衣衫,脚步开始不稳和零乱。现在,却还得分心在林,唐二人身上。

他们的情况比他稍好,但是再下去,也支撑不住。如果,林子晏手上有剑,那还好。

心思一散涣,胸腹处又硬生生受了两棍,眸光一闪,他吐掉口中血水,哑声喊道:“子晏,你的剑在敌人手里,夺棍!”

第八十五话 小白到底去了哪里

“珊,小白他去了哪儿啊?”

趴在床上,悠言小声道。

Susan一惊,随即道:“回去上课啊。”

悠言抽搐,“你这理由比较不靠谱吧。今天星期天啊。”

这下,Susan的嘴角也微微抽了。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悠言坐起身,疑惑道。

“我们能有什么瞒着你?”Susan心里叫苦,这女人平日迷糊不堪,遇事时却该死的敏锐。

“你赶快睡觉,别胡思乱想,他说他出去买点东西,估计就是去给你买吃的,他就差没把你当皇帝伺候了。

“皇帝?”悠言哈哈大笑,末了,又把头枕到Susan膝盖上,“我想他了。”

“受不了。”Susan佯嗔,“你老这样黏着他,小心他有一天厌烦了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特别想他。”悠言老实道:“我心里有点不踏实。”

Susan一怔,心里突然滑过莫名的不安,像某种不好的预感。才想着,淡淡的管弦旋律飘来,掏出挎包里的手机,却是一条彩信。她打开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从床上弹了起来,悠言被她一震,头又磕到床板,她痛呼了一下,恼道:“苏珊。”

Susan扯了个笑,脸色却见鬼般惨白,眉眼间却又蕴了巨大的愤怒。

悠言奇道:“你的短信写了什么来着?”

Susan踱开了几步,笑道:“就那些恶搞信息。”

“珊,你在说谎。”看了Susan一眼,悠言的声音有几分沉静。

“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小谎我分辩不出,我再笨,也知道,出大事了。你的手眼,虚掩得厉害。”

Susank苦笑,以前当所有人都轻视悠言的绘画天份的时候,她就听迟筝说过,悠言的触觉在某方面很敏锐,这一点上,悠言的父亲路泓易也很赞同。他们都深深爱着他们的女儿。两家靠得近,双方父母也来往密切,她曾听自己的父母闲谈时提到过,那二人是深爱着对方的,但很奇怪,后来却似乎出现了无形的裂痕。那时,她和悠言年纪小,不明白,再后来,悠言的母亲猝死于庐山。他的父亲续了弦。但Susan有一种感觉,路泓易,那个似乎永远都风度翩翩的男子,和迟筝,那个永远淡淡微笑的神秘女子,他们之间,必定有过爱情。

“珊!”悠言索性从床上爬了起来,步步向她逼近。

刚才的思绪便烟消云散。

现在她只能把手机紧紧捂在手里,放到背后。

“那上面到底是什么?”悠言蹙了眉,“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她的语气有点忧伤,Susan咬了唇,却只是别过头。

如果刚才只是猜测,那么,现在,悠言几乎可以百分之百肯定,Susan有事情隐瞒着她!而且,那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给我看。”她不管许多,便扑了上去,去夺她的机子。

Susan本来较悠言高,有身形优势,但她顾忌悠言头上的伤,不敢和她挤弄,悠言也是一赖皮的主,平日顾夜白也任着她,越发把她惯得无天。

看着Susan对她的伤忌惮,便拿脑袋去拱她。一来二下,手机“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悠言嘿嘿一笑,脚丫一踢,便把那机子踢出数步远。

Susan怒叫,她已一溜烟跑过去把手机捡起。

乌黑的眼睛往屏幕溜滚,随即,苍白了脸色。

Susan吓得跑了过来,夺过手机,一把扔到床上,把她搂进怀里。

“珊,这件事,原原本本告诉我。”悠言一手攥紧好友的手臂,垂眸,哑了声音。

“还有,如果你今晚敢去赴这个约,我们绝交。”

床上,手机的屏幕,幽幽闪着光。

一则彩信。画面上,是一个女子,紧闭了眼,仰面躺在床上,她,衣不蔽体。下面,附了文字。“Susan,今晚出来喝杯东西吧,我们可以商讨一下你好朋友的照片该怎么处理。”

“他不是喜欢怀安吗?现在把主意也打到你头上来了。”悠言喃喃道,“这照片,魏子健拍的对不对——”

“像他这种龌龊的人,有什么事情不能做出!”Susan冷笑,又赶紧柔声安抚她,“照片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