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顾夜白,你想怎样?你以为把我的手机拿走就行了吗?我早已做好备份。”魏子健挣了挣,阴鹜大笑。

一记重拳狠狠击在他脸上,顾夜白勾起嘴角,笑得明媚。

魏子健吃痛,却再也不敢多话,只瞠目看着他。

“Susan,你带她出去,谢谢。”

Susan不明所以,但仍点点头,悠言不解,跑过去,担忧道,“咱们走吧,去医院,不然你会死掉的。”

低沉的笑在幽闭的仓库响起。

龙力勾勾嘴角,“哦,顾夜白,你要死掉了。”

悠言的脸涨红,知道龙力在笑她傻气,瞪了他一眼,又去拽顾夜白的手臂。

顾夜白抬手摸摸她的脑袋,“言,你跟Susan先出去,我很快出来。”

Susan明白顾夜白是要把照片的事情解决,走过来,拉过悠言,低声斥道:“跟我出去。”

悠言一心挂在顾夜白的伤上,照片的事倒抛在脑后了,这时也有了点省悟,深深看了顾夜白一眼,便跟Susan离开。

顾夜白轻笑。

魏子健却越来越心惊胆战。这个男人愈笑,眼角眉梢愈见冷冽,那让人战栗的巨大压迫感,像阴影一般要把他吞噬掉。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他道:“我做了很多备份——”

“是我愚蠢了。”男人的薄唇轻启。

该说,他失去了一贯的冷静。只因,这事涉及到她,他便如疯狂了一般。刚才,那小女人的话提醒了他.筹码,其实早握在一方,端看谁强。

“谢谢。能把他交给我吗?”他朝龙力淡淡出声。

龙力微微挑了眉,“只要你记住,你我之间,还有一战。”

顾夜白颔首,伸出手。

龙力一笑。

空气漫过清脆的声音,击掌,定下男人之间的承诺。

“魏子健,到清算我们之间的帐,开始吧。”重瞳,暗黑。

待看到顾夜白手上的动作,林,唐对望一眼,唐璜冷笑,“对极了。”

原往门口走去的龙力,听得古怪的声响,折身一看,末了,也笑了。

唐璜打架不行,但专业却是精湛的。悠言虽看不懂,但也只觉他的包扎手法异常干净利索。清理,抹药,包扎,最后,给顾夜白输了液。

这一番下来,也到了晚上。几个男人又在阳台里谈论了一些什么,林,唐两人便告辞,Susan笑嘻嘻的也跟着要走。

顾夜白淡淡道:“子晏。”

林子晏点点头,两人交换了个眼色。

悠言看得糊涂,想得辛苦,呆了一下,想到Susan要走,叫了一声,说,和她一起。

Susan妩媚一笑,然后玉指一摇,“No!”

几个人鱼贯而出,把门拉上,动作默契,速度飞快。

悠言心想这下完蛋了,她没忘记那人和她说过什么。从回来便一直想问他们到底在仓库里对魏子健实施了怎样的惩戒。她和Susan看到那人脸色遽变跑出,离开。却又似乎,没受什么皮肉伤。

一眼看过去,男人坐在她对面的沙发,双腿优雅地交叠,拿了本美术杂志在看,似乎并没有留意她。悠言瞟了他几眼,便慢慢挪起身,蹑手蹑脚向房间走去。眼见门一关,便成功着陆,一只手却横了过来,撑在门上。

第八十八话 惩罚难为

悠言呆了一下,大叫一声,便向床上冲去,想用被子盖个严实当乌龟。

屁股还没粘上床沿,却教人捞了起来。

“我要睡觉。”悠言两手盖上眼睛,手指又露出一道细细的缝隙。

“行,先把帐结完。”顾夜白挟了人,在床侧坐下。

悠言气闷又害怕,那大掌便落到她的屁股上。

顾夜白明白,在仓库里她喊出那句话的用意。为她受伤,他甘心情愿。他从没想过要她的回报。如果不甘愿,那么,一早,他便不会为她那样做。如果甘愿,他又怎么舍得要她用这样的方式来回报?却不无震撼。更多是,狂喜和感动。这女人,真是个笨蛋。甚至,他还考虑过,如果这个笨蛋真的把照片发出去,他要怎么办?好像,没有犹豫过。他想的,其实是——她该怎么办。他还是他。不会因了这样就不会不要她。只会,更爱。但真的动怒了。她怎能这样轻易就去说那两个字!

手上的力道,重了。

这回,她似乎很乖巧。没有挣扎,没有吵闹,只是任他打屁股。

不过是他狠心的打,她泪水大颗的掉。掉得凶了,就拿过他净身以后新换的衣服揩揩眼泪。然后,继续掉。

顾夜白怔了一下,下面的几下就再也下不了手去。

“喂,你要打快啊。”悠言吸吸鼻子,去摸他僵在空中的手。

“你很想我打你吗?”顾夜白淡淡问,不无一点好奇。

“傻子,挨打,你愿不愿意?”悠言擦了擦眼泪,在他膝上挪了挪,换了个姿势,重新趴好。

顾夜白紧皱了眉。第一次,有无可着力的感觉。咬了咬牙,终究,还是打不下。看着她红通通的兔子眼,硬声道:“不闹了?”

悠言哼了一声,翻翻白眼,“我闹了,你也不会放了我,你这人,铁石心肠。”想了想,声音低了,委屈道:“而且,现在也不能闹。”

顾夜白越发奇怪,捏了捏她的脸颊,“为什么?”声音,仍是绷硬。

悠言不耐烦了,搞了半天,也不见他打,索性从他腿上滑下来,“喏,不打,我去洗澡睡觉。”

她腿短,才走了几步,就让人给拽了回来。

男人的气息轻轻喷薄在她的颈项上。

“你反悔了啊?”悠言苦着脸,又重新趴好,道:“轻点儿行不行。”

“为什么?”他轻声问,眉心皱得越发的紧。

悠言看见了,又伸手去揉他的眉,咕哝道,“皱什么皱,又不是我打你。你以为我不想闹?可是——”她想了想,咬唇,轻轻撩起他的衣服,呆呆去看他身上被纱布缠绕的伤口。“我不敢乱动,怕碰了你的伤口。”想到他的疼痛,悠言鼻子一涩,又开始洒金豆。

不曾想到她是这份心思。顾夜白的眉心放了又蹙,挑起她小巧的脸,慢慢吻去她的眼泪。他的温柔,讶了她。

愣了好久,悠言才翘起丝笑。胆子又开始大了起来。“小白,你们到底对魏子健怎么了?还有,刚才你和小林子学长在嘀咕什么啊?”

“不告诉你。”

“…”悠言气窒。

“为什么不问照片的事情?”男人又淡淡问。

悠言调皮笑。“因为你比我紧张。那我还鼓捣来做什么?”

这次轮到顾夜白沉默了。

悠言哈哈大笑,抱住他的脖子,往他的脸上乱啃一气。

顾夜白眉一扬,“嗯,反了。”

天旋地转过后,悠言被摔在床上。

这一夜,便在悠言咯咯而笑和微小细碎的呻吟声音中过去。

顾夜白没有再和她提裸照的事情,但她有种预感,那件事确实已经过去。后来的几天,又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一,她收到一封信,那封信来自靳小虫。信里说,魏子健在外面有房子,小虫去过,把私藏的她的照片备份都毁掉,并办了转学,永远不会再回G城,最后,只请求她的原谅。二,在她收到信的翌日,魏子健在校外驾车出事,一只眼睛瞎了,一条手臂被毁,成了半个残废。他很快也办了退学手续。

事情来得蹊跷,悠言想问顾夜白,但最后,她没有问,那人也没有说。她被他深深眷宠着,这,已足够。后来,Susan还是找了林子晏。

林子晏笑着低声说:顾夜白做了三件事。一,那天,在仓库,作为回报,他也给魏子健拍了一些“照片”。二,嘱咐林子晏去找靳小虫。第三件,林子晏没有多说。但悠言和Susan却明白,给魏子健以其人之道,不过是权宜,要那卑劣的小人不敢妄动,那个男人在确保他的女人的照片被悉数毁掉后,也出手毁了一个人,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三,宫泽静回了日本。在悠言预感他们三人之间还会发生点事情之前,她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正如她来时一样,异常安静。

悠言开始明白顾夜白真正的手段。

第八十九话 爱,不顾忌

前三件事也就罢。第四件事,却是这一年的假期,她和顾夜白的庐山之行不得不夭折。她要回老家。他爸爸的续弦妻子王璐瑶病了,病况不轻。她心疼妈妈迟筝,虽不情愿看到父亲与王阿姨在一起,但对那个温婉的女人,却从来也不讨厌。晚辈该尽的责任还是要负。

夜色初上。

“悠言,你买了车票没有?”许晴随手叠了件衣服,丢进行李箱里,一边道。

Susan在上铺探了头下来,一头长发,飘逸美丽。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