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那是一个暮霭的清晨。迟筝一年的忌辰。在家里设了个小灵堂,让彼此的亲属好友来拜祭。来的都是他的亲朋好友居多。他的老丈人没有过来,老人家恨透了他。姐夫和迟濮来了。还有少数几个画坛里的人也来了,却也并非迟筝的挚友,只是纯粹喜欢这位画者。

他突然发现,他的妻,朋友很匮乏。她的生活重心,在嫁他之前,是那个简陋的小房间,还有画。嫁他以后,是他,他们的女儿,还有他的母亲。他心里的恨,突然减了,像风干的画布那上面的斑斓色彩,黯淡了少许。

王璐瑶捏捏他的掌心,走过去把迟筝的画像挂到灵堂那白色布幔的中央。

周围,是沉静到教人心里发闷的气氛。

他悲伤又锐利的眼,四处搜索,有一小人儿不见了。

悠言的奶奶,两鬓花白的安静女人也走了出来。

仪式要准备开始。

一抹矮矮的身影,却飞快地穿过人群,她怀里抱了什么东西,在肃静沉默的众多身影里穿梭,偏着头,严肃地皱着眉,似乎在找什么。

“言,不准失礼!过来爸爸这边,今天是你妈妈的——”他低斥了一声突然闯进的女儿。

悠言幽幽看了他一眼,最后脚步落定在迟濮的父亲面前。

那同样英俊温润的男人爱怜地摸摸她的头。

“姨父,你抱我。”她仰起小脑袋,央求道。

男人慈爱一笑,把她抱了起来。

“去那边。”小指直直指向灵堂中央。

惊诧了所有人。

他喝斥道:“猪宝,你在胡闹什么。”恼怒着走了过来。

迟筝的姐夫却轻轻摇头,并没有把女儿交还给他。

他苦涩一笑,也许,这男人也从没认可过他把王璐瑶接过来的做法。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他把她径直抱到那灵堂中央。有人倒抽了口气,这不是胡闹是什么?

在姨父的怀抱里,悠言凝着那幅妈妈的画像,伸手把它拿下。她原本矮小,够不着。那幅画跌落在供桌上,那细碎的响声,王璐瑶微微变了脸色,那是她亲手所挂。

他想,他该伸手搂住身边这个女人,不让她如此难堪。手,却始终伸不过去。那横卧在供桌上迟筝的画,她的眼睛,淡淡看着他。

这时,他眼角的余光触到他母亲眼里的泪意,还有四周那浅浅淡淡的声音,夹集了一抹又一抹的惊和叹。

他凝神看了过去,却倏然震住。

第九十九话 最后的秘密(1)

悠言伸手去够,想把她手中皱褶的画纸放到原来那画像所在的地方。

展现在所有人面前,只是一幅炭笔素描。却足够动人。清淡的眉,清澈的眸,温柔而羞涩的笑。

那是悠言的妈妈,他的妻子。

被封存在这张画纸的她像极五月最绚烂的鹫尾,一瞬间,绽放一世的美丽夺目。原来,长相只属清秀的她,也可以这么美。原本的画像,一下逊了颜色。

十年磨一剑。迟筝的画,不是绝笔。她教会了她笨拙的女儿。

他想起前年的夏夜。七夕夜。一家三口到路家在郊外的别墅看星,看星光璀璨,河汉渺度。悠言在迟筝的怀里,拿了张纸,埋头不知画着什么。迟筝便依偎在他的怀里。他的怀抱里,有着她,还有着他们的她。悠言画着,鼻子皱了皱,把纸揉成一团,扔得老远。

“妈妈,我明明已经可以不用画工笔画了,为什么你还要我画?”

迟筝轻轻一笑。

“工笔白描是最简单,也是最难的。”

“言,你知道吗?就像最厉害的厨师,即使只是一道水煮豆腐,最平淡无奇,他也能做出比任何一样昂贵的食材更美味。”

悠言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他怔了怔,随即灼亮了眉眼,嘴角的笑有几分慵懒。“筝,按你这么说,有一天,工笔也能胜写意?”

迟筝的眸,流光溢彩。“易先生,无所谓哪个胜哪个。功夫到,即使是最简单的白描工笔,确实能比过写意。画的高低,不看表达方法,从来,只看人。”

“那迟大画家你做到了么?”

爱看她眉间灼灼的自信模样,他的唇边溢满了笑,星辰般华美的眼眸也映满她的颜容。眼里的怜爱毫不暇饰。即使成为他的妻子多年,这一刻,迟筝还是羞涩着低了头。

“为什么要拿吃的作譬喻。”他的笑声更放肆。

迟筝微嗔,“因为你的宝贝女儿比较爱听这个。”

他一愣,笑得微微哑了。

“言,去把你扔的垃圾捡回来。”

悠言嘀咕了一声,不情不愿地从妈妈的怀里钻出,兴冲冲的奔进矮矮的小草丛中。

“我的女儿不也是你的吗?”

他低哑道,然后,俯身深深吻住他的妻。

原来,他们也有过这么多平淡但幸福的时光。也许,与她一起的日子里,他一直都很幸福。对她的恨,像飘散的絮一样,很大部分,突然,不知去处。

“可是,姨父,我没有这个。”悠言想了想,难过地说,眼睛骨碌碌地盯着刚才那跌落在桌上的画像。

她的声音清亮,众人不禁望了过去。

抱着她的男人也一怔,低头一看,随即明白她所指。

相框。

有声音突然传了进来,一点低沉,几分沙哑。

“小言,我给你买,好不好?”

他皱了眉头,望向那不速之客。一个男人排开人群走进来。他一身玄色西装笔挺,面貌俊朗,眉宇间蕴满书卷的气息,但那眉目清冷,整个人仿佛从最酷寒的地方走出来。

“请问先生是?”早有管家上前礼貌咨询。

那男子嘴角噙起抹冷笑,挑眉道:“路先生,鄙人沈拓。”

他心里像被什么钝器狠砸了一下,震惊愤恨不已,表面却偏生要平静无垢。

“沈先生?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他大步上前。

厅堂中间,两个男人站定。一个气势赫然,一个冷傲深绝。可是,他们要争的人,已经不在了。一切,还有什么意义?上天知道,还是,确实还有谁在乎。

“如果这是迟筝的灵堂,那么沈拓便没有走错。”沈拓冷冷一笑,“路先生,听说迟筝临死前写下我的名字。怎么?我没有资格来拜祭她?还是说,那深爱着她却又他娶的人更有资格?”

在场少些熟知迟筝死时情形的人,便都刷刷看了过来。

迟筝的姐夫蹙了眉,抱紧一脸好奇,正圆了眸转望的悠言。

“今天是我妻子的忌辰,请不要滋事,否则不要怪路某不谙待客之道。”他沉声道,带了几分狠戾。

沈拓扬眉一笑。“妻子,多么冠冕堂皇又好笑的措辞。”

第一百话 最后的秘密(2)

面对这个迟筝临死还惦记着的男人,他的怒火其实早已几乎把他灭顶,只是良好的教养和多年的官场打滚,使他死死压抑住。

“把这位来历不明的沈先生请出去。”他厉了声音,冷冷对几个家仆下命令。

沈拓邪邪笑了。“走?说完我想说的话,我自然是会走的。如果这里不是迟筝的灵堂,我一刻也不想留。”

王璐瑶走上来,挽住他的手臂,担忧地看向他。

他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又把她的手轻轻放下。

沈拓嘴边那抹嘲弄愈加深刻。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他的母亲,慢慢踱步过来。

“请问沈先生是来拜祭我媳妇的吗?”老人语气平和,问得礼貌,却风范卓然。

沈拓微敛了眉,对着老太太弯腰一躬,态度恭谨。“阿姨好。”

老太太点点头,轻声道:“那请沈先生随老太婆过来上支香吧。”

她又转向他,语重,“泓易,过门即是客,今天是迟筝的忌辰。”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