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就把她接过来吧。自己说出来也觉得好笑,我其实很嫉妒很嫉妒,但我想有一个人能够陪你,能照顾言和你的母亲。

阿易,其实一直想问你,我在你心里,是不是也有一个位置?

*****

言:

我的言,妈妈爱你。可是,很遗憾,妈妈没能给你美丽的外貌和聪明的脑袋。

妈妈把画画的钱都捐出去了,也没什么财富能留下给你。

但妈妈教会了你画画;而你很乖巧,有一副好性情。这两样是妈妈这一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情。美貌,会随着时间褪色,过于聪明,会易于计较,自己难免郁结。

可是,技艺,却是没有人能拿走的。你可以倚仗它生活,用它还有你善良的性子去遇见一个懂得欣赏你的人。

妈妈多么希望,将来,你能遇到一个他第一个便喜欢上你的人。

你至于他,是唯一。

这是妈妈对你最深也是最后的祝福。

第一百零三话 他订的旅馆

他的泪水,跌落在那桌上。“沈拓,为什么挑了这个时间来告诉我?”

那年的灵堂,他追问那个邪魅的男子。如果,他早一点知道,那么,他绝不会再接纳王璐瑶。

沈拓轻笑,一字一顿,语音沙哑却飞扬。“我要你娶回你的旧情人,完了心愿,却一辈子痛苦。”

“路泓易,你配不上迟筝。”

那天以后,他再也没听到过那男人的音讯。但那个男子,他知道,他要活着,必也一生精彩。实际上,他比自己更配得上迟筝。迟筝的忌辰前,他没有碰过王璐瑶;那以后,他也再没碰过她。王璐瑶等同守了一辈子的生寡。他曾让她离去,但她哭着求他,不惜以死相胁。他们便这样一起生活了多年。一起,但爱与不爱,却是自知。

前年,王璐瑶问了他那个问题。他微笑着告诉她。在他娶迟筝的时候,他以为他还爱着王璐瑶,实际上,迟筝的死,终于让他知道,不管在迟筝生前,或之后,他的心里,便只有一个女人。他的妻子。王璐瑶也因此病倒。没有告诉悠言他和王璐瑶之间名存实亡的关系。就让他与她的女儿一直这样恨着他吧。直到他死亡。

也让他在剩下的时间里,无尽的后悔和疼痛中去追忆那曾经的似水流年。不意会在这里看到悠言。庐山是她的心结,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在这里相遇。却没想到她身/边多了一个人。

他微微蹙起眉。那男生的眉眼太过清冷,一瞬,他还以为看到当年的沈拓。但那眼角眉梢却是对身/旁女子的宠溺和爱惜。这点,他可以笃定。原来,他的女儿已经长大到可以拥有一个情人的时间。但这些,她不会跟他说。只是,看到他们紧密拥抱的样子,他心里还是有点异样的情绪。拿出手机,拨通Susan的电话。都说,父亲是女儿前世的情人。嫉妒了吗?呵呵。

车上,顾夜白报了地址,悠言便安静地枕在他肩上,平日那像小鸟似的话匣也藏了起来。

他没说什么,只是搂紧她,锐利的眼,巡视着窗外的景致。

下了车,悠言很是惊讶,揉揉眼睛,又环了四周一遍。

他微晒,淡淡提醒她的走神。“刚才不是报了地址么?”

悠言一笑,又低低求饶,“好嘛好嘛,我不敢了,乖乖侍奉你,不溜神儿也不冷落你了。”

“哦,侍奉也出来了。”

他挑眉,嘴角却扬起丝点笑。自踏进这里,她就神识恍惚,知道她为父母的事情抑郁。现在,她的眉间清朗些许,他还求什么。和她一起走过差不多两年了。不像龙力说的女人得随时换,保持新鲜。他对她,似乎是越陷越深。能让她开心,是让他愉悦的事情。

“怎么个侍奉法?”她要侃,他奉陪就是。

悠言脸红了红,男人却目光灼灼盯着她,憋了很久,终于急道:“色胚子,你想怎样?”

顾夜白挑眉,两指捏上她的俏鼻,“是你说的,我没想怎样。还是说你想我怎样你?”

他话里带了点邪气,悠言一愣,羞愤,但想到他的好,心里一甜,瞪圆了眸,飞快往四周打量了下,踮起脚,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那触感柔腻,他心里微微一动,嘴边的笑意更漾开了些。确实,有点想对她怎样了。

耳畔,她的声音却蕴了几分兴奋。

“原来你之前是订了这里附近的旅馆。”

“有人把我的电脑都翻烂了,我能不领会意图吗?”他微嗤。

悠言呆了呆,调皮一笑,眼睛晶晶的亮。

“怎么办,顾夜白,我又想亲你了。”

也许是她的眼睛太过晶亮,剔透的美丽,淡淡的燥热划过他的心头。拥紧她,朝前面的灯光阑珊走去。

月照松林。

这家小舍,因临近那闻名的景致,也取了一样的名字。旅馆建在山腰矮处,林荫馥幽,在山石嶙峋,枝藤绕蔓中,风景独好。车子无法上去,两人要步过一段石阶小径。

“小白,行李重么?”

“还好。”

“我帮你提点,两个人的份,哪能都让你提?”

“你提上你自己就行。”

“…”

数秒后。

“真的不重?别死撑,我不笑话你。”

“…”男人的嘴角有点抽搐。

“如果不重,要不,你背上我?”

“路悠言!”

第一百零四话 207室

两人说说笑笑,正要走进去,突然有人从旅馆冲出。

那人跑得飞快,看也不看,他从悠言身边擦过,狠狠撞过悠言的肩胛。悠言吃痛,手抚上肩膀,微呼出来。

对方却并没有停下来道歉的意思,顾夜白脸色顿时一沉,身形微闪,已拦在他前面。

悠言走了过去一看,那是个身量甚高的男人,非常年轻,年纪和他们相去不远。长相虽不及顾夜白,但也甚为英俊,衣着出众,只是眉宇间却布满了狠戾之气。

“你什么意思?”男人冷冷道。

“道歉。”顾夜白敛了眉,语气同样深冷。

男人冷笑,“神经病!”扔了话,侧身便要往前走。

“道歉。不然,这一下,请你还回来。”顾夜白身形更快,再次拦下他。

“好狗不拦路。”男人暴喝,伸手便向他推去。

悠言本来想劝顾夜白放了那个人,但看他横蛮无理,甚至于出手伤人,心里一恼,这话到嘴边,翻滚一下又咽了回去。

顾夜白轻皱了眉。

他左手还拿了行李,悠言只觉眼前一花,她的情人右手往前一送,也没见他怎么动作,已把那人掼了出去。实际上,那男人的身高体形比顾夜白要更高壮一点。顾夜白的身手在这两年又长进许多。有一次,几个人一起喝酒,龙力就这样说过。仓库一战后,顾,龙两人竟成了朋友,大出当日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悠言微微一笑,挽上顾夜白的臂。

那男人从地上起来,狠狠啐了一口,瞪视着二人,怒红了双目。

顾夜白看也不看他,只揽了情人的腰,径自前行。

未几,背后却有冲力撞来,饶是性情冷漠,这一下,顾夜白也微微动了怒,他袖手轻轻推开悠言,转过身.,眸中流光扫过那男子,光芒酷厉。

那男人刚在他手下吃了大亏,被他的气势一摄,不由自主收了脚步,身体却收势不及,往后一踉,模样狼狈。但他眼里那暴戾凶狠,鼻中嘶出喷气的声音,叫人不舒服之极。

悠言紧蹙了眉,心想这人真是无礼到极点。

她是为惦奠母亲来这一趟旅行的,并不想多生事端,刚要对顾夜白开口,一个清脆的声音却传了过来,“峰,发生什么事了?”语气很是焦急。

随即,一个身影快步奔到那男人身/边,看过去是个容貌清丽,身段高挑的女孩。

男人哼了一声,突然甩手狠扇了那女孩一个耳光,又森森看了顾夜白一眼,才扭头离去。

悠言大吃一惊,顾夜白一向对她爱宠有加,别说动手,便是她惹毛了他,骂,他也舍不得,最多就是板个冰山脸,对她冷漠一阵子。她几时见过这副情景?

那女孩望着男人的背影,怔愣了好会,嘴角拉过悲凉的笑。

悠言怒极,快步冲了上前,要去截下那个男人。

顾夜白对别人的事情,向来半点不萦于心,但自己的女人,却绝不容别人欺负了去,眉头一皱,已走到她身边。

男人捏了拳,本要向悠言挥过去,顾夜白怒极冷笑,一手格下。

那人惮忌顾夜白,再也不敢轻易动手,一时惊怒交集,却又动弹不得。

那个女孩走了上来,感激地朝悠言看了一眼,双手却飞快按到顾夜白臂上,摇了摇头。

顾夜白眸光一闪。悠言与他,二人都爱对方逾生命,情人间心意相通,他脸上动作虽微细,她还是捕捉到了他神色间那一簇而过的复杂。

她正觉得奇怪,顾夜白却住了手。那男人狠狠环了各人一眼,便返身飞也似地跑了。

悠言忧虑地看向那女子,指指她的脸:“没事吧?”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