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他在哪里?麻烦带我走一趟。”紧跟着入耳是顾夜白轻霭的嗓音,像他单薄到几近透明的笑,夹集着男人痛苦应允的声音。

“报警。”吕峰还在怔愣,顾夜白的声音已在门外。

所有的人还在睡梦中,整间旅馆漆黑又寂静。

一楼的小餐厅。

没有进去,擒住那人,顾夜白冷冷扫视着里面每一个角落。

“怎么不进来?”幽幽的声音从最角末的一张桌后传来,有点沙哑。

是他!

随手往手上男人的颈则一劈,把那具迅速软下的躯体扔到一边,他走了进去。

击掌的声音凌空清脆。

“你怎么就不死?”那人突然笑了,那笑声在这幽静的空间,泛起几分狰狞。

“你不死,我怎么敢死?”顾夜白应道,循着声音,慢慢走了过去。

辨认呼吸和声音,餐厅里面,并没有其他的埋伏。

他微微皱眉,蓦然顿住脚步。

啷哐一声,背后的门,关上了。黄雀在后吗。果然,这个人带的人不少。灯光,也刹时亮开。白刺刺的,让每一个角落都分明了。

顾夜白索性不再动作,负手立在原地,淡淡看向那桌后背对他而立的人。

“你这个怪物,这么多人竟然也弄你不死。”那人缓缓转过身来,残厉的眸阴狠地攫向他。那眼中的寒光和怨毒,似乎恨不得把他剥裂才好。

那个人,是个男人,还很年轻,只是,他是独目。一个眼眶,空了,里面只余纤细的血红和丝根。原本英俊的面貌,只剩丑陋不堪。他的右臂软软垂下,已经无可着力。顾夜白轻笑,“魏同学,很久不见。”

宛如女人尖锐的叫声,魏子健厉声道:“顾夜白,为了一个女人,你把我弄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听说,你驾车出事。”顾夜白淡淡道。

“驾车?那你又在我的车里做了什么?”青筋,就像要把脸上的皮肤都撕/扯破,撑裂出来,魏子健猛奔上前,捏拳嘶叫,出来的却是满嘴没有意义的音符。末了,魏子健垂头看着地面,啧啧作声,笑声诡桀。

“你不会知道,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多久!她是你的宝是不是?我已经找了人去伺候她。”

“哦,不多,你放心,就两个男人。”他喃喃道,又猛地抬起头,死死盯上顾夜白。

“玩烂了的女人,你还要吗?不过你也没这个机会了。”

“你笑什么?”

陡然看到顾夜白嘴角那抹轻扬刺眼的笑,单手捏上男人的肩。

“你疯了。”没有动手,顾夜白身子微微后倾,与他错开,走到那扇门后,却骤然怔住。

门缝处,翻卷过飘飘袅袅的烟尘。

他快步上前,揪上魏子健的领子,怒道:“这是深夜,会死掉很多人。我们的恩怨,你直接来找我啊!”

“哈哈,顾夜白,看到你这表情,我心里快活得很呢。”魏子健疯狂大笑,“死?死了最好!我恨不得全世界都死掉给我陪葬。”

他随即被人一拳打翻在地。

顾夜白伸手到衣袋,低咒一声,手机没有带!迅速环了一眼餐厅,却才发现,这鬼餐厅,竟没有窗口。而前面这一扇他要应付的门,是铁门。他咬牙,深深吸了口气,四周巡视。

魏子健在地上匍匐大笑,“你急着出去,去救你那小情人吗?别着急,我的手下把她玩完后,就会把她绑死在你们的房间里,让她看着自己活活被烧死。”

“火没这么快烧到这里,你和我就在这里一起等吧,这门,我的人一会就来开,只是,那时,估计你那个女人也烧得不剩什么了。”

“顾夜白,很有趣是不是?”

言。顾夜白握紧拳头,心里默念着那个名字。这一场火,在他意料之外。如果,她看到这里起火了,她会回来找他吗?会吗。他突然发现自己陷入平生第一次最混乱的纠结。他想她回来找他,却又绝不愿意她回来。

闭上眼睛,重瞳很快清亮如澈。言,无论如何,不要回来。

第一百一十三话 旅馆大火vs不能舍

要出去!一定要出去!他不能死在这里。他不要她在外面哭红了一双眼。他还没有问她讨要属于他的东西。

重瞳微眯,眼光落到天花的吊灯时,心里快速一动。

灯托上有加固的铁丝架。

居高临下,冷睨着那两个委顿在地的男人,周冰娜轻嗤一声。

“冰娜,你好帅。”悠言笑着抚掌。

周冰娜轻笑,却看到悠言的笑瞬间凋谢在唇边。

“悠言?”

悠言愣愣望着前方,失声叫:“为什么会这样?”

周冰娜一惊,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只见那藏在半腰的旅舍火光艳红。

两人互望一眼,悠言喃喃道:“不行,我要回去找他。”

周冰娜心里恐慌,但还保持了一点冷静,她穿着睡衣出来,什么也没带,悠言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她一把拉住悠言,捏了捏眉心,想了想,随即俯/身从那两人衣服里搜出两支手机。

悠言颓然合上电话。那人的手机,关机了。

拨了吕峰的号码,周冰娜的手心也焦急得出了汗。“峰,快接!快接!”

“峰!”她低呼一声,一直是个坚强的人,听到那男人的声音,泪水也一下流了出来。

“你出来了?那顾夜白呢?”

男人的声音,混集在杂乱的人声中,她突然不敢看悠言,眼角的余光是悠言惨白的唇色,臂早被她捏得生痛。

“他没有出来对不对?”悠言轻轻笑,“不要紧,我回去找他,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周冰娜急道:“悠言,顾夜白的身手很好,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听我说——”

悠言干涸的唇,慢慢绽了一个笑。

他斜挑了眉,他微扬的嘴角,又冷漠又骄傲的神情在她脑里簇簇闪过。

突然,她的心,变得雪亮。一些不解,似乎在不远处那腾起的美丽烟火中清晰。

“身手再好,也是人,也会有失手的时候,里面还有要想置他死地的人,对不对?不然,他怎么会让你把我带出来?”

周冰娜想说点什么稳住她的情绪,却看到她的瞳孔迅速放大,她正奇怪,悠言却把她狠狠往背后一扯。

周冰娜吃了一惊,悠言那一下似乎用尽了力气,一个轻弹,自己反向前跌去。她痛苦的叫声便掠过周冰娜的耳。周冰娜惊疑看去,却见一条血痕从悠言雪白的睡衣上拖曳出来,液珠微溅。她的身体比意识反应更快,大惊之下,已勾脚踢飞前面那男人手上的匕首。她心里愤恨之极,手腕一抬,立刻绞上那男人的颈项。

悠言低低看了一眼身上的伤口,有点深了,但应该没有伤到内腑。

幸好那一下没有扎到冰娜身上。她咬咬牙,凝了一眼和男人纠缠在一起的周冰娜,捂住汩汩而出的血,便往月照松林的方向急跑回去。

旅馆前,不少人惊恐地站在外面,看着那熊熊的火势。屋檐,墙根,没有哪一处不被燃点。四周,多林树。松木上也沾惹了火苗,所有雾霰瞬间幻化为烟云,悉数被火气熏尽。那极致的绚烂,光芒之盛,像极一只火鸟,在缭绕的烟云中,招展了翅,越飞越高,俞演愈烈。

睨视着这群渺小的人。陆续有人,从旅馆里奔出。旅店老板一家早傻了眼,在一旁悲吁,那老板看着所有心血尽毁,蹲跪在地上,脸色惨白,只一动不动。赤脚的,凌乱了睡衣袍子的,朋友,一家拥在一起,抱头而哭。为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也为还能齐整在一起。更有几个嘶哑着声音在喊,却给人死抱着。想是还有亲人和朋友还在里面。这家旅馆不大,也有六,七层,里面住了上百人。

她在人群里,翻转着,凝了眸去一个一个地看。爱哭,但现在,一滴泪,也没有。没有他,她的泪水没有意义。没有他,没有他。

吕峰。她睁大眼睛。按了按腹上的伤口,疾跑到吕峰前面。吕峰看到她的狼狈和伤,也吃了一惊。

前一刻的懑怨,今晚一席瓦解。只是,他还来不及说话,悠言已抢在他的前面。

“顾夜白呢?”

她的目光炯炯,他突然有了心虚的感觉。

第一百一十四话 她是他的她

她的男人保了他平安,而他似乎什么也没有做,不能做。出口,一时杂乱无章,哪有日前的凶狠和戾气。

“先来了一批人,他救了我。受了点伤。后来又来了一批,这回不关我的事,好像是他的仇家,他后来就不见了踪影。”

“我已经报了警,警察和消防员很快就到,你别担心。”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