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看妈妈走进厨房,一一眉开眼笑,搂着爸爸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顾夜白微微一笑,抚了抚她头上的小黄毛。

一一捏着汤匙去弄桌子中间那盘苦瓜,把剩下的都挑到哥哥的碗里。

雨冷面无表情地看了眼碗里的巨山,想了想,对顾夜白道:“爸。”

“嗯。”

“一一班的班主任似乎对妈妈有点意思,妈每次过去,都跟妈聊很久,又约妈妈上街。”

顾夜白目光一沉,停下给一一喂饭,一一往厨房的方向瞟了瞟,便又把桌上不爱吃的菜往哥哥碗里塞。

“小冷,交换的东西,说吧。”顾夜白敛眉,淡淡道。

“爸爸教我挡身技。”雨冷扬眉一笑。

“好。”

“爸,你肯教我?”雨冷再老成,也还只有七岁,挡身技是柔道攻击技,在比赛中禁用。这时喜悦之情便已形于色。

顾夜白看了儿子一眼,“为了什么学?”

雨冷的目光正定在一一身/上,一脸宠溺。

悠言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她拿着一盅热汤,急急走了过来。她怕烫。

摸摸女儿的发,顾夜白的眸光慢慢深了。

一一。

是他和悠言唯一的孩子。

为了这个孩子,那年G城出了一件大事。他和她之间。

她怀着他的孩子悄悄出走了.他一怒之下,把G城掀翻。

六年前。

怀孕的顾太太不见了(2)

又是另一个六年前。

那时的鸡飞狗跳,参与过的人和事——他微微一笑,也许,并不止他和她的记忆。

两个孩子吃饱了,雨冷牵着一一去了洗手。

悠言端着汤碗走了过来,他下意识地把她拉到身边,摸摸她的肚子。

悠言一怔,很快又似乎明白了什么,任丈夫把她抱到膝盖上,头,枕在丈夫的温暖结实的胸膛上,他的唇轻擦过他的后颈,她的嘴角便绽了朵抱歉的笑,那年的记忆,确实不止他和她啊。

——

小黄瞪着社长办公室的门,又看看自己握了拳的右手,犹豫着这一下该不该敲下去。

想起刚才经过楼下的格子间,无数同事看她的目光,她又哀哀叹了一声。

秘书室几个秘书都眼带同情地瞟向她。

刚好,有部门理事经过,拍拍她的肩,半开玩笑。

“小黄,How~old~are~you?”

这也太对了。怎么,老,是,她?

为什么她每次在社长动怒的时候去必须去找他?

上次,再上次,上上上次。

几个部门理事都是狐狸,今天早拟好把事情从日程押后。

辖下员工逾万,拥有国内最顶尖的拍卖行,画廊,广告,策划等业务的艺询社社长顾夜白,实际上发火的数次很少。

而每次发火,他那位太太都似乎责无旁贷。

秘书长Linda姐恰在社长办公室里,无人能救她。

她咬咬牙,手敲了下去。

门开了。

得体的素妆,是Linda。就连这个社长面前的红人,此刻脸色也不大好,微蹙了眉。

她的小心肝又颤了一下,捏了捏左手里的报纸,拿着咖啡的右手开始发抖。

“过去吧。”Linda低声嘱咐。

她点点头,轻轻跺了跺高跟鞋,快步走过去。

“哟,小黄来了。”略微沙哑的男声。

她一怔,副社长林子晏也在。

这男人平日总是飓风也打不掉的诡异笑容,现在倚在办公桌前,却蔫了脸。

她边应着,手里的咖啡又抖出几滴。

在把杯里的咖啡抖光以前,她赶紧把杯子放下;眼睛下垂,又把报纸放到办公桌后那个英俊的男人面前,颤声道:“社长,您的咖啡和——报纸。”

报纸两个字一说完,她立刻垂手侍立在一旁,气也不敢喘一口,眼角余光已瞟到男人阴沉到极点的脸。

Linda走了过来,站到她旁边,身~姿优雅笔直。

她忙打了个眼色:Linda姐,我可以出去没有?

Linda苦笑:估计社长已经把这事忘掉了。

除了满脸黑线加冷汗,她还能怎样?没有一个人会否认这男人的俊美和优秀。可惜,他平日已是冷漠之致,更逞论他生气的时候,并不夸张一句,确实生人勿近。

林子晏睨了眼摊在顾夜白面前的几份早报。

一则消息,外加一张照片占据了所有头版整版。悬赏数字后面的零,是绝对让人能心跳飚速的数位。

悠言失踪了。

准确来说,是她自己跑掉了。

在成为顾夜白的太太以后一年不到跑掉。

林子晏向了Linda挤了挤眼睛,无声道:这对男人来说绝对是最大的侮辱。

Linda没好气横了他一眼:您别添乱了好不好?

林子晏撇撇嘴,很快又把眉皱回。

悠言自己跑掉就算了。这女人有不良前科,早在五年前大学毕业的时候从顾夜白身边逃离,离开G城,彻底的销声匿迹。

问题是,这次情况比较严重。

她把顾夜白的种也带跑了。换个流行的说法,她带球跑掉了。

同样地,这次她也给顾夜白掷下一封信。内容简单却该死。

小白,你别担心,我把宝宝生下就回来。

林子晏撇撇嘴,顾夜白果然不担心,不过把整个G城掀翻罢了。人肉,广告,所有能烧钱的事情顾社长都做了。

又暗暗瞟了那个脸色铁青的男人一眼。悠言失踪了一个星期,他的脸色就冰河世纪了一个星期。

“子晏,我要立刻见Susan。”

冷峻的男人从牙缝里迸出的声音,着实把他吓了一跳,咕哝道:“关我什么事儿?”

“苏小姐是您的太太,你们在半年前已经结婚。”一旁的小黄好心提醒。

他狠狠瞪了小黄一眼。

当然他不知道小黄脸上讪笑,心里却拼命鼓捣:社长,赶紧记起我还在这儿,叫我退下。

“L,你的手下有点进步。”顾夜白一双精锐的眸又落回林子晏身~上。

“她是昨天的飞机,已经回来了。”

林子晏腹诽,他就知道这个男人眼红他有老婆搂着温存,他自己则独守空闱。

疼爱vs换心手术

不过,退一步来说,假设G城还有一个人可能知道悠言的下落,那么必定是她的闺密他的老婆Susan了。如果Susan不是出了趟远机,又在当地逗留了几天,估计顾夜白早已把她绑了过来。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