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腹诽归腹诽,悠言这一走,他也是极担心的,更不必说把她当命的顾夜白。

Susan昨夜里晚归,听说悠言不见了,急得眼圈都红了。这一来,他倒不好轻易猜测他老婆到底知不知道悠言的去向,是有意瞒了,还是确实也不知?

顾夜白和悠言从庐山回来不久以后,悠言便做了换心手术。

刚做完换心手术不到一年,却有孕了。虽然康复情况还算良好,但她的心脏未必就能负荷起怀孕对母体的损耗,危险性极高。

实际上,医生的建议是,尽早做引流。

他正胡乱想着,Linda的手机响了,她接了个电话,又低声对顾夜白说了句什么。

顾夜白轻轻颔首。

“让他们都进来吧。”

这人一进,又把林子晏吓了一跳,敢情所有人都约好了。

拜托,这是人口失踪调查,不是周年聚餐。

章磊,小二,Frankie,甚至久未露面的龙力,去了某偏远小国写生的意農,悠言的父亲,还有顾澜竟然都过来了。

特别是顾澜,这也过于诡异了吧。

他压低声音道:“难怪老爷子紧张,他已经把心思放在你的继承人上了,这叫一个高瞻啊。”

顾夜白站起来,冷睨了他一眼,显然对他的冷笑话并不赏脸,又对小黄吩咐了几句,估计是伺候茶水什么的,便一边与那些人攀谈起来。

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

林子晏轻叹,想了想,拨了Susan的电话。

她很快接了,那端的声音,沙沙的,嘈杂。

“我很快过来,挂了。”

他一愣,还没回过神,办公室的门已经敲开了。

Linda快步过去开了门。

他失笑,心里的一点阴郁的顿时一扫而空,他老婆的这个很快,果然很快。

这就是他的Susan,永远重情义的女子。

顾夜白抬头,Susan冲他一点头,快步过了来坐下。

众人在讨论着悠言的去向,语气都渐渐变得激烈。林子晏看了顾夜白一眼,却见他眼睛凝向远方,眉心拢起,似乎有些走神,也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又拿定了什么主意。

******

顾夜白的思绪确实已不在这个办公室里。

耳边,回响着是他的她浅浅的笑,爱宠的眉眼,还有小小翘起那微微倔强的嘴角。

那是在离他们家不远的超市。

他推着购物车,一边拿着妻子喜欢的零食,旁边,悠言挽着他的手臂,神色雀跃,左瞄右看。

她在医院住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那段日子,医院几乎成了两人的家。

晚上,听到她低忍的呻吟,他的心几乎碎掉。

她乖巧也坚强地完成了那个凶险的手术。但手术后的抗异状况却并不乐观,她一度病危。

有好几次,他和所有的人,都以为她撑不过了,他甚至冷静地找了林子晏交代了社里的事情。

不管她到哪里,他总陪着就是。

那是手术前他的决定,告诉过她的决定。

在加护病房外,隔着重重的玻璃,他凝着戴着氧气罩的她,她泪眼迷离,干涸苍白的唇,微微动着,他想,她唤着他的名字。他还想,那并非他骄傲的想法。

终于,她一次一次地坚持了下来。在所有人几乎把希望都放下以后。

幸好,有了个终于。

到出院了,他说过要奖赏她的,便对她宠得越发的不像话。

他把他的妻子宠得尾巴都翘上天了。

那是龙力,杨志,林子晏的一致说辞,Frankie甚至眉飞色舞地说,“我是我老婆们的上帝。顾夜白,你老婆是你的上帝。Oh~my~god!”

上帝?

购物车的轮子轻轻转着,她的发也轻轻搔打在他的肩膀,他的心便越发柔软。

有她的地方,就是他的天堂,她是不是上帝又有什么关系?

就像结婚典礼那一晚,当所有宾客都尽兴而归,他和她并肩躺在床上。

她枕在他的臂弯,他听她小声说个不停。

他们之间,从来,是她负责说,他负责听。

很简单,但这样,心就可以很满。

她和他说起那年周冰娜曾经和她说过,关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奇怪爱情论。

她问他,“小白,爱情到底是什么?周老爷子说,这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

“那是不是这世上本来没有爱情,恋爱的人多了,就好像有了爱情。”

她的眼睛变得亮晶晶,却又更压低了声音,“可是,我想,我是爱你的。”

那时,距离她做手术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兜兜转转一圈,其实,想告诉她爱他吗?

怕遗憾吗?

那晚,他一直冷漠干涸的眼睛,酸涩了一晚。

推着车子,两人走着,悠言眼珠一碌,突然放开了他。

他就随随用眼角的余光把她拢在眼里。

她走到前方一对年轻夫妻身边,那个女孩抱着一个孩子。

欢~爱(1)

那小孩还很小,约莫还不到一岁。眉眼也小小巧巧,胖嘟嘟的,模样可爱,吮着手指,安静地睡在它妈妈的怀里。

他停住了脚步,看她满眼艳羡地看着那个年轻的母亲。

“我可以抱抱它吗?”她摸摸那孩子的脸蛋,又小心翼翼地问。

那对男女互视一眼,眼中,有着初为人父母的骄傲和喜悦,仿佛全世界的宝贝都比不上他们手上的小小一个。

那女孩微微一笑,小心地把孩子交放到她手上。

她便笑得眼睛都弯了。

那明艳得像初绽的海芋的笑,光芒夺目的美刺痛了他。

这一辈子,他和她不能有孩子。姑不论遗传概率的问题,他曾私下问过医生,医生沉吟了许久,温和却又残忍地摇摇头。

“顾先生,最好不要。”

“这个带给你太太新生的心脏,无法负荷生育的凶险。甚至只要在怀孕期间出现丁点问题,一个供血不足,便要了母亲和孩子的性~命。”

他并不喜欢孩子。可是,不知什么时候,他冷硬的心竟也开始有了期待。期待一个有关于他和她的生命。

如果,冥冥中确实有一个主宰,那么,它已经把她还了给他。

他真的不该再贪心。

能握着心里的那个人的手到老,或者有了可以期待未来的期待,其实已经很好很好。

可是,她很喜欢孩子,她出院没多久,就跑去看阿静。

那一天,从阿静家回来,他把她搂在怀里,淡淡说,他们可以认阿静做干女儿,或者到孤儿院收养一个孩子。

她凝着他的眼,轻轻笑。眼底却是悄悄的寞。

想她开开心心,他想得心也微微涩了。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