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路从今夜白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家里不是有避孕药么?”倚在床上,她懒懒问,又别开眼,去看窗外那光秃秃的树木枝丫。

“那只是些普通的药剂。你的身~体不能随便乱碰。”他回答,不厌其烦。

“顾夜白果然永远都是谨慎的。”

他的手又合紧了一些,“言。”

她猛地转过来,一双眼睇视着他,写满了愤怒,很好,他连她的生理期也了如指掌。

“你是变态。”她低吼。

“只有这一件,其他的我都可以依你。”他微微垂了眸。

“只有这一件,其他的我可以依你。顾夜白,这话我也会说。”她一把挥开他手中的杯子。

玻璃落地的声音很清脆。

水溅到他雪白的衬衣上,水渍破坏了他一向的一丝不苟。

他看了她一眼。

她便微微瑟了一下。他眼里没有预期的凌厉,甚至,什么情绪也没有。她却怯了。

他静默着,蹲下身~子,捡拾着地上的碎片。

也许,他有些心不在焉和漠然,碎屑刺破了他的指,他也宛然不觉,鲜红的液珠,却溅上她的心。

她一急,便要抬脚下~床。

手掌松开,透明的菱片落地,漫过细须的声息。他的动作更快,把她的一双脚握在大掌中。

他身~上的温度,仿佛在片刻间消失殆尽,连一双手,也是冷的。

肌肤交洽处,她不禁颤了一下。

终于,她忍不住紧紧揪住他的衣服,“我求求你,我只要这一个机会,只是很微末的机会,以后再也不会好吗?”

“小白,好,好不好?啊?”她嘶哑着,泪水,沿着她苍白了的脸颊,滑进他的衣服里,晕开了那片狼狈的水渍。

“你知道我的答案。”他轻声道,眉眼冷卓而坚决。

“我恨你。”

“好的。”他淡淡答着,返身出了去。

门外,他的声音有丝清冷。

“别下来,地上有玻璃。门关了,我能打开,路悠言,你知道我有办法。”

满眼泪水里,她怔了怔。

对他的心疼,分裂出一半愤怒,拿起枕头狠狠朝他甩过去。

颀长的身形消失在走廊,洁白的枕,便无力地跌落在空气里,任她泪眼婆娑。

她呆呆坐着,直到脸被勾起。

他的手,似乎比刚才又冷了一些。

左手里,他握了一杯水。

“你可以选择把它推翻。”他随随道,声音冷静得像对待他的每一个客户或者员工。

她冷冷睨着他。

这世上的事情很奇怪,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明明知道他的痛,却仍然忍不住愤怒。

这个希望,不过一线。他为什么可以这样决绝?

耳边,他拨通了谁的号码。

“L,我晚点回去。另外,让司机帮我把苏小姐送过来。谢谢。”

她抢过他的电话,凝着他,一字一顿道:“Linda姐姐,不必去接阿珊,还有,顾社长现在就回去。谢谢。”

说完,她把手机狠狠掷向他,他没有躲,额角被刻下一抹深红。

“你可以再用力一点。”他紧紧盯着她,嘴角绽了丝笑。

她低下头,咬牙去抵制心上搐搐的痛。

“药。”

顾夜白,可不可以不残忍?(2)

“这样行了吗?”仿佛被抽出了全~身的力气,她的声音也变得沙哑无力。

她微微张开嘴,让他检查。

“我今晚会早点回来。”他抬手去摸她的发。

她倔强地侧头避过。

“早饭我做了,在厨房里面温着。”他把落空了的手插进外套里。

直到他的脚步声远去,她侧~身躺在床上,没有去看他一眼。

当他发动车子的声音传来,她立刻下了床,跌跌撞撞跑进浴室。

凝着镜子,把手探进喉间。

******

怀中的她,吹轻轻抽出被她枕着的臂,他的需索,累了她。

凝了妻子片刻,顾夜白翻~身下~床,走进雨冷和一一的房间。

一一睡得还算安稳,被子紧紧拽在身~上。

这孩子长得不像他,有点像悠言,却也不全像,只是那赖皮的性子跟她妈妈学了个十足。

她似乎接受了哥哥的警告,睡梦中也乖巧了。

也似乎,盖被子这事儿,他这个当父亲的以后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掩上门,还是微微了皱眉。

雨冷,他可以信任吗?

对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这也许是苛刻了。

只是,如果他是别人的孩子还好,偏偏他姓魏。

命运的事情,没有谁说得清。

那场大火没有拿走魏子健的性命。靳小虫是真心爱那个男人,在大火以后,居然还甘愿做他的情人,不管他容貌尽毁,丑陋骇人。

可惜的是,她最终还是没能和他在一起。

魏家到底是有头面的人,即使儿子成了残废,也不要小虫作媳妇。甚至,儿子的孩子也不要。

小虫家境并不殷实,儿女也多,谁也不会在乎这个外姓的孙子,正如当初并不多疼爱靳小虫一样。

她给魏子健生了两个孩子,第一个夭折,第二个在魏家举家移民她病死以后,被孤儿院收容。

这一段是悠言告诉他的。那是在他强迫她吃下避孕药,夫妻二人分房睡的两个星期以后。

******

那晚,顾家很热闹。

已经成为林太太的Susan知道悠言和顾夜白的心结,在老公的撺唆下,把夏教授夫妻,Linda,许晴,鬼子Frankie,行踪飘忽不定的龙力,正准备出国写生的辰意農,还有章磊,小二,一并请到了家里。

准确说,是顾家。

让人惊喜的是,随来的还有多年前顾路两人在庐山认识的杨志夫妻。悠言离开G城以后,顾夜白还一直与那两人保持联系。唯一的美中不足,悠言的父亲去了庐山。

夏教授主座,夏夫人陪在下首。

桌下,Susan狠狠拧了林子晏一把,咬牙切齿,“丫的你不告诉我小雯有了身~孕?”

林子晏惬意地啜了口酒,“放心,她是第二胎了,有经验。”

“额,你们超生。”小二插嘴道。

一时哄堂大笑。

  如果觉得路从今夜白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路从今夜白和首席社长谈谈情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