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丁墨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而且不止一把,长长短短排列成一个形状。

是五角星。

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将刀埋在这里的。

许诩看了一会儿,又站起来,看向四周。这一片草地面积不大,他们所坐的,是植被最好、地势最平缓的位置。

所以,埋刀人的伤人目的很明确。

她回头看着那对男女。他们已经在亭子里坐下。女人靠在男人怀里,男人的嗓音倒是清润柔和,随着夜色,静静传来。不过他在跟女人说话,眼睛却看着许诩这边。许诩这才注意到,他生得十分高大,穿着精良的黑色休闲西装,容貌白皙漂亮。一双眼虽然透着傲慢,但神色坦荡。

许诩走过去:“你们是谁提议在草地坐下?”

男人微微色变,女人答:“是我。”她声音虚弱但是条理清晰的补充:“警官,梓骁是我堂弟,刚从国外回来,今天来看我。到公园散步,也是我提议的。”

许诩点点头,没理男人灼灼的目光,继续去草地勘测。

很快,救护车和警车来了,公园管理人员也被惊动。许诩协助救护人员将女人送上车。救护人员看她也是满身的血,迟疑:“你没事吧?”

许诩摇头,正要跟旁边的片警说话,忽然听到一道清亮的声音喊道:“警官,给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

是那个梓骁。他也跟着上了救护车,坐在女人身旁,两人都远远的望着她。

许诩淡淡答:“不必。”迟疑了一下,还是露出个浅浅的笑容,抬手朝他们挥了挥,以示鼓励。

接到季白电话时,许诩正拿着高强度手电,一寸寸排查着公园里的草地。

夜色已经很深,一排排树影如鬼魅在微风中摇曳。季白的声音,透过夜色传来,懒懒的略带冷意:“现在几点?”

许诩愣住。

救护车走后,公园就关闭了。警察开始勘探现场,同时跟公园管理人员,一起排查,看是否还有隐藏的裁纸刀。她向警察表明身份,又是目击证人,获准留在现场。

虽然她跟着教授,参与过不少案件分析。但亲身目睹案件,还是第一次。来的警察和医护人员,都夸她应急处理得非常好,现场也保持得完整。她内心,也有些莫名的兴奋和紧绷。

于是这一难得的兴奋,就忘了时间,也忘了季白布置的作业。

“我忘了。”她答道,“这里发生了一起故意伤人案。”

她简要的说了案情,季白沉默片刻说:“把电话给现场负责人。”

现场负责的警察三十余岁,接过电话就笑了:“季队,你好你好!对,是这么回事…”

说了一会儿,警察又把电话给许诩,季白问:“你的手机能够视频通话?”

许诩略感意外,答:“是。”

IT产品是她唯一爱好,手机电脑MP4皆市面上最高配置。

“打开。”

所有灯光都打开,公园看起来明亮不少大,但整体依然阴暗。约摸是神探季白要看现场的消息传开了,几个警察和公园管理人员都围上来,好奇又怀疑。

许诩举着手机,也很疑惑:季白想看什么?

举着手机,在公园里粗略的绕了一圈后,季白还没说话,电话里却隐约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季三,过来喝酒啊。”

“等会儿。”季白笑着答了一声。

许诩微微皱眉。

这时,却听季白说:“前面假山、右侧几棵柳树,还有你身后的桥旁。”

片刻后,大家一阵欢呼…真的从假山和柳树下,找到了另外两处刀片。

之后季白就说,其他的让现场警察自己做。

负责的警察表情明显放松不少,他主动要求接过手机,笑着说:“季队,实在太感谢了…对,事件发生时,公园人很少,没有造成恐慌。您队里的小许,现场处理得非常好。啊…难怪难怪,原来是您的徒弟啊…名师出高徒啊!“

他这么一说,周围的男人们都望过来,看着许诩的目光,尊敬又惊讶。

许诩的脸慢慢有点发烫。

过了一会儿,警察把手机还给她,似乎为了显得亲近,特意换了称谓:“小许,你师父说还要跟你讲话。”

许诩是个技术控,刚才看季白露了一手后,已是暗暗激动。接过手机,不等他开口,自然而然先问:“你是怎么办到的?”

之前,现场的警察大致推断了三十多个可能埋刀的位置,她也认为基本合理,大家一起在排查。只是公园面积大,暂时一无所获。可天还是黑的,季白只大略看了一圈,根本不可能细看,就准确的找到了两个。

谁知季白不答反问:“我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现在几点?”

“十二点半。”

“你说几点给我失踪人口分析报告?”

“十一点。”

季白笑了一声,那声音淡淡的,听在许诩耳里,却是明明白白的讥讽。

她很意外,也很不舒服…她以为刚刚向季白说了案情,他自己也参与了,肯定理解,她是为了这个案子,耽误了作业。

而且他似乎也跟警察夸了她,还表明她是他的徒弟。

谁知聊完案子,他翻脸不认人,继续问她要作业。

她觉得这位“师父”有点无法理喻。

像是察觉了她沉默抵触的情绪,季白问:“委屈了?”

许诩不做声。

季白不紧不慢的继续打击她:“不是问我怎么侦查出埋刀地点吗?很简单,直觉。任何干了十年以上的刑警,只要稍微有点脑子,都能凭经验推断。

但是,这案子跟你没完成我布置的任务,有什么关系?你在侦查现场逗留这么久,不仅没起到任何作用,还浪费了我的时间。许诩,明天早上6点前,如果看不到我要的报告,你自己掂量该怎么办。”

你来我往

遇到挫折时,许诩的反应,跟同龄人是不同的。

大多数年轻人,具有强烈的实现自我价值的愿望,因此会比较在乎“感受”和“得失”。只有在经过若干年的社会磨练后,才能多多少少养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定气质。而这种淡定,有的时候是一种麻木。

可许诩天生更在乎“事情到底应该如何”,没有特别强烈的愿望“我一定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她从事犯罪心理研究,只是因为兴趣并且擅长。她不太关注其他人、乃至自己的感受。这个特点让她比一般人更冷静,但也少了很多人情味。

所以这个晚上,被季白颇为严厉的训斥后,她的确感觉到短暂的委屈和不适应,但走出公园大门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如常。

已是子夜,街道幽深,路灯昏黄,了无人迹。许诩看着被拉得狭长的倒影,心想季白说得其实没错。从结果来说,她除了救人,在现场的确没起到其他作用,还耽误了作业。所以还是安心回去加班吧。

另外,她更感兴趣的,是季白说的刑警“直觉”和“经验”。那也正是她欠缺的东西。想到这里,她的心情甚至微微喜悦起来。

月冷星稀,长夜漫漫。

终于做完了报告,许诩盯着满屏的字,感觉到突如其来的倦怠。

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整个右手手腕是酸麻的,浑身也像要散架。是了,今天的体力消耗很大,给伤者止血、满公园的跑,然后又熬通宵。

虽然很想上床睡觉,但是将邮件发给季白后,许诩思索片刻,还是给他拨了个电话。

因为她想起,他今天算是发火了吧?

虽然是他情绪控制得不好,身为徒弟和下级,她有必要主动打个电话,缓解关系。

这点人情世故,她还是懂的。

安静的夜里,机械的“嘟…嘟…”声显得格外空寂。响了几声,他才接起,并没有马上说话,只能隐约听到呼吸声。

“你好,季队。”许诩四平八稳的汇报起来,“我刚把报告发到你的邮箱。请查收一下。报告一共分为四个部分,另外有十七个附件是相关资料…”

“许诩。”季白打断了她。

许诩立刻停下,等待指示。

“凌晨四点打电话吵醒顶头上司,汇报个不痛不痒的报告,你是不想继续在刑警队混了吗?”

许诩这才看向电脑上的时间:4点零7分。

默然片刻:“抱歉,我没注意时间。而且你昨天说了,要我6点前发给你,现在是6点前。”

那头静默片刻,忽然低笑一声,声音变得懒洋洋的:“说吧,反正醒都醒了。”

“哦。”

她开始不急不缓的汇报,电话那头,却陆续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水龙头的哗啦声,窗户当啷被打开,还有小勺碰撞杯壁发出的清脆声音。

许诩忽然想起,昨天跟他视频通话时,听到有人叫他喝酒。当时已经是12点。

所以他是宿醉,被自己电话吵醒了?

“楞什么?”他敏锐的察觉了她的走神。

许诩继续。

电话那头乱七八糟的声音消失了,只有他略显悠长的呼吸声,应该是在抽烟。许诩用被子包裹住自己,拿着手机杵在电脑前。周围又冷又静,只有他的声音,时不时的“嗯”一声,漫不经心,但又低沉有力。

许诩脑子里忽然冒出一副不相关的画面…季白此刻也是裹着被子、窝在床上跟她打电话。这画面让她感觉有点怪异:她并不知道,一个高大又严厉的男人,窝在床上会是什么样子。

画面中,男人的脸是模糊的。她在资料里看到过他的照片,依稀记得五官端正,但具体长什么样,其实她没太在意…反而是几张通缉犯的照片,她研究了很久面相特征,随时可以临摹出来。

事实上,季白的确是将自己塞进被子,裹得跟只大熊似的,与许诩通话。初春的北京还有渗人的寒意,尤其日出前后,更是幽冷无比。更何况他凌晨三点才睡,喝了一肚子酒,头疼得像有人在里面用机关枪扫射着。

许诩汇报得很投入,但他其实根本没听,也没打开她的报告看。

看过她之前提交的一份报告,岂止是合格,简直远远超过了他的要求。对于这种聪明又自律的下属,他当然不会浪费精力,再去看密密麻麻的报告。

不过,她不必知道。她还需要磨砺。

窗外的天色依旧昏暗,季白点了根烟,闭着眼,迷迷糊糊打盹,偶尔附和她一声,以示自己存在。周围很静,他发觉这个女孩的声音,跟其他人不同。明明嗓音很细柔,却用非常低沉的语调说话,听着还蛮舒服,越听越想睡…靠,烟头烫手了!他悚的清醒过来,嘴里却懒洋洋的对她说:“嗯,这一部分写得还比较严谨。”

第二天,许诩顶着黑眼圈去上班。

因为皮肤苍白,脸又瘦小,两圈黑特别明显。一进办公室,就感觉好几个人盯着自己看。她目不斜视的坐下,却在桌上看到一面鲜红的锦旗,还有一大束嫩嫩的白玫瑰。

锦旗上书:见义勇为,巾帼风采。

落款是叶梓夕。

原来昨天救的女人叫叶梓夕。许诩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在新闻听到过。

难怪能够这么快找到她,还送来锦旗。

“啪啪啪…”热烈的掌声骤然响起,许诩一抬头,才发觉所有人都已起立,笑望着自己鼓掌。

“敬礼!”四十余岁的吴警官声如洪钟,大家齐刷刷举起右手,向她表示敬意。

许诩立刻也举手行礼,只是迎着无数明亮含笑的目光,脸微微发烫。

“许诩,好样的。”吴警官夸道。

“别看许诩个头小,遇到大事,很有大将之风啊。”有人文绉绉的说。

“许诩,你救的是叶梓夕!”赵寒笑着说,“她经常接受采访,上杂志。”

许诩避开所有人的视线,老实答道:“只是简单的腕部出血急救,在座的每一位前辈都会比我做得更好。只是我刚好遇到了。”

大家都笑了。说她是新人,已经很不容易。

许诩望着大家温和的笑脸,忽然明白过来。

与刑警的工作相比,她做的,的确是一件不值一提的事。

他们是借这个机会,帮助她融入刑警队。

许诩有点感动,红着脸,沉默的坐下了。

这时姚檬笑着说:“我提议,中午大家一起吃饭,为许诩庆祝!”同时朝许诩递了个眼色。许诩明白,她的意思是让自己借这个机会,跟大家拉近关系。许诩朝她点点头,说:“对,我请大家吃饭。”

大家都笑,说怎么能让你小姑娘破费,不过饭局倒是定下来。

  如果觉得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丁墨小说全集如果蜗牛有爱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