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丁墨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过了一会儿,就见季白双手插衣服兜里,闲闲散散的走进办公室,跟大家点头打了招呼,进了自己的屋。

这要换成别的女孩,见到季白,必然会有些尴尬羞涩。但许诩在这方面神经太粗糙,完全没有感觉,只礼貌的打了招呼。

季白的神经并不粗糙,但是他非常了解和善于控制自己,他清楚自己对那柔软触感念念不忘,只是生理□望压抑太久后的正常反应。所以昨晚回家后,他冲了个凉水澡,所有绮念烟消云散。今天看到许诩,他也不会有别的想法。

“哎,你有没有觉得,头儿回来之后,办公室的气氛都不同了?”姚檬看一眼季白的办公室,悄声说。

许诩点头。是不同,更紧张了。大家讲话的声音,比平时更低、更快一点。

她倒挺适应的。

因为杨宇案有很多后续工作,这一天许诩和姚檬都在给众人打下手,忙得不行。到下午的时候,才把案件资料基本整理完毕。许诩还没得喘口气,桌上电话仿佛掐准时机响了,是季白:“你进来。”

许诩走进去,就看到季白靠在椅背里,一只手拿着几页文件,头也不抬:“关门。”

许诩带上门,老实站着。他抬眸看她一眼:“坐。”

许诩依言坐下。

感觉到他锐利的目光盯着自己,许诩也抬眸直视他。他的脸俊朗而干净,墨黑的眼睛微眯着,有种审视的意味。

许诩喜欢观察别人的眼睛,因为或多或少会透露情绪。但是季白的眼睛似乎不管何时,都有某种懒散而淡漠的东西在里面,让人捉摸不定。

“十年来,你是霖市第一个被罪犯挟持的警察。”季白说,“打算怎么解释?”他的声音低沉中透着严厉,眼神更是没有半点温度。以前他就这样训哭过局里其他几个女警。

但许诩没有半点窘迫,答:“没什么需要解释。”

倒不是许诩没有荣辱观,而是她心态太平和。她知道体能一向是自己的软肋,但她认为,任何人都有不擅长的东西,既然已经尽力,人为什么要为自己的短处感到耻辱?

季白不说话了,黑沉沉的眼睛只盯着她。许诩坦然与他对视。过了一会儿,他眼中忽然浮现淡漠的笑意。

这笑却让许诩感觉到某种无形的压力,似乎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季白将手里一直拿着的文件往桌上一丢,许诩瞄一眼就发现是自己的简历,体能成绩那一栏,被季白用红笔画了个圈。

“我及格了。”许诩强调。

“整支刑警队,你是唯一体能‘及格’的。”季白淡道,“其他人都是优秀。而且我刚才查了,你虽然及格,但是全系倒数第一。”

这时许诩的脸微微有点发烫了,毕竟“倒数第一”这个太极端的称呼,对于一个尖子生来说,还是有点刺痛感的。

季白盯着她:“三个月的时间,体能必须从及格提升到良好。这三个月你不许出警,只做文职。我不需要一个随时会被劫持的属下,拖累全队人。”

从季白办公室出来时,许诩还是颇有点郁闷的。因为她根本不确定,能否完成季白制定的目标。

于是从这一刻开始,许诩就被“可能无法完成目标”的压力笼罩着。下班回到家,立刻打开电脑,搜寻了一番资料后,制定了一套体能提升计划。这计划毫无疑问是苛刻的,她必须做大量的训练,也要吃得更多。

夜里许隽倒是来了个电话,问她案子是否忙完了,要给她介绍个IT技术男。许诩说行。

许隽听出妹妹情绪不高,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后,笑着说:“你上司没错,就你那小体格,去抓犯人,我也担心。”

由于“锻炼”对于许诩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所以她觉得有必要犒劳自己。第二天早上6点她就出门,专程买了些精致的早点,才开车去警局。

警局旁边就有个运动场,隶属于警校。此刻天刚蒙蒙亮,淡淡的薄雾像纱一样笼罩着跑道。许诩跟往常一样戴个耳塞,开始慢吞吞的跑。

身边经过的有壮硕的青年,也有中年人。大多穿着警局发的运动背心。许诩刚跑了两圈,忽然听到旁边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你是蜗牛吗?”转头一看,季白穿着件灰白的T恤、深黑运动长裤,站在自己身旁。

他明显已经跑了很久。后背前胸被大片汗水浸湿,头发也是湿漉漉的。他的脸有些发红,眉目在晨光中也显得更加乌黑干净,看起来就是个英俊的年轻男人。但他的表情却是严厉的,蹙眉盯着她。

因为站得近,男人的汗味和热气扑鼻而来。许诩答话之前,条件反射往后退了一小步。这举动落在季白的眼里,却是女孩如受惊的小动物般,往后一缩。男女有别,他倒不好再逼了,只冷冷的说:“再快!”

许诩非常苦逼的用尽全身力气跑了起来。倒不是怕他,而是听说过,季白曾经几次把不满意的人从刑警队撵走,从不手软。许诩想做刑警,她绝不能让自己被撵走。而且她也明白,季白的体能要求其实是为她好。

因为怕他在后面跟着,许诩不敢松懈,跑了大半个圈,察觉身后没有脚步声,转头一瞧,雾气弥漫,他根本就没跟上来。

许诩松了口气,稍微放慢速度,体能也得循序渐进不是。

谁知又跑了半圈,却见前方的器械锻炼区,矗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此时雾气已经散去不少,晨光透射在草坪上。季白背对着她,正举起某个看起来相当沉重的器械。他的背影看起来非常高大,T恤下每一寸肌肉,都慢慢显露出紧实的线条轮廓。而当他把器械放下,那喷张的肌肉又收了回去,背部线条重新变得修长匀称,在阳光中投下柔润流畅的剪影。

许诩一直觉得他虽然高大,但不显得壮实,没想到他这么有肌肉。许诩虽然没谈过恋爱,但也懂得欣赏人的外貌美。她一向不喜欢孔武有力的男人,而是欣赏清秀清瘦的男人。以她的审美观,季白长得是好,但这一身肌肉,尽管不显得肿~胀,甚至是匀称的,但还是给他外貌减分了。

正出神间,季白却像察觉了后背的视线,忽然回头。阳光下,一滴汗水沿着棱角分明的脸滑落,沉黑的眼盯着她,仿佛在无声的质问:你这是什么速度?

许诩几乎是触电般加速,默默的从他身边跑远了。

跑完步刚好七点半,办公室还没有人。许诩不太喜欢顶楼食堂的油烟味,把早餐放在小会议室,又拿了份报纸放在边上,就离开了。

警局大院有专供洗浴的地方,等许诩洗完澡回到办公室,已经是二十分钟后。刚推开小会议室的门,她就愣住了。

季白坐在她选好的位置上,左手拿着报纸,右手正把一个水晶虾饺放进嘴里。而他面前的餐盒,已经空空如也。

许诩愣住,他只抬眸扫一眼她:“坐。”

他为什么吃了她的早餐?

季白的眼睛还停在报纸上,低沉的嗓音不紧不慢:“吃你这顿早餐,是想告诉你,身为刑警,懂一些人情世故是必须的。刑侦工作需要依靠群众提供线索,一个只懂专业、不懂世故的警察,如何得到群众的支持?”

许诩继续发愣。

季白:“你知道给我准备早餐,还不算没救。不过以后不必准备了,我的队伍里不需要这一套。”

许诩这才明白:季白误会了。

其实这不能怪季白自作多情。他不太喜欢食堂的油烟味,每天早上锻炼完后,都会到小会议室吃点东西,顺便看报纸。多年下来,队里所有人都知道。而且他一定会坐在这个位置,阳光正好照进来,但又不会太刺眼。

今天他一进小会议室,就看到自己的位置上,放得整整齐齐的早餐和报纸,而办公室只有许诩来了,必然是她准备的。

以前也有过一两次,女警敲开办公室的门,问季白要不要早餐,他当然拒绝了。但现在对象是许诩,他不会认为,她有别的念头。他只想这个书呆子能想到讨好上司,倒也难能可贵。不能打击她努力做出的转变,索性接受,顺便教教她人情世故。

更何况,她买的是他最钟爱的水晶虾饺。

然而他训完话,就见许诩那漆黑干净的眼睛盯着自己,秀气的眉毛已经蹙了起来:“你搞错了,这是我的早餐,不是为你准备的。”

屋内瞬间陷入沉寂。

季白放下报纸,盯着她,不说话。

许诩这才隐隐感觉,自己可能说得太直接了,扫了他的面子。斟酌片刻,决定妥协:“如果你喜欢,我明天可以给你带一份。”

“不必!”季白站起来,高大的身影像棵树一样笼罩住她,淡淡的笑了,“既然这样,这顿早餐我不能白吃。明天你提前一个小时到,我亲自监督。”

提前一个小时,就是要五点出门…许诩还有点发愣,季白已经跟她错身而过,走出了小会议室。

等许诩再跑到食堂,早餐已经卖光了。只好饥肠辘辘回到办公室。

过了一会儿,同事们三三两两都来了。姚檬提着两袋小笼包走了进来,笑呵呵的说:“刚出笼的包子,我家那片儿特有名。多买了一袋,谁要?”

大家都说吃过了,姚檬拎着一袋走到季白门口:“头儿,吃了吗?”

季白还在看报纸,脸挡在后头,声音淡淡的:“吃过了。”

姚檬吐吐舌头,提着早餐回到座位,却见许诩向来清黑冷冽的眼,紧盯着她手里的包子,声音闷闷的:“能不能分我点?”

他的眼中

许诩在专业上有自己的倔强和傲慢,但身为警察,对于规则和命令,她从来都是严格执行的。尽管季白的要求有点不近人情,但她不会想到去反抗上级,甚至可以说有点“逆来顺受”。

所以第二天一早,她还是按时出门。抵达运动场时,天是黑的,路灯还亮着。跑道上阴森又空旷,隐约可见三两个人在黑暗里跑步。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就见一个人影从浓浓的暗霾中跑到自己面前。

是季白,应该刚到没多久,没有汗味。

光线很暗,他的轮廓有些模糊,声音却清晰有力:“昨天跑了几个圈?”

许诩:“五个。”

“今天十个,速度不能比昨天慢,我会计时。”丢下这几句话,他继续朝前跑去。

许诩默了一瞬间,拿起水瓶喝了一大口,跟了上去。

当然,说是跟,其实季白很快就没了影。等许诩跑了小半圈,沉稳而迅速的脚步声从身后逼近。

光是听着那极富节奏感的呼吸声,都能感觉到男性躯体在运动中释放的力量。相比之下,许诩的跑步根本没有存在感,步子小、呼吸轻,她一低头,就看到季白一步跨过自己两步半的距离,超了过去…

“这圈不算,太慢。”淡淡的声音从黑暗中远远飘来,许诩一僵,郁闷的跟了上去。

等许诩跑完十圈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累得气息都微弱了。至于季白跑了多少圈,她已经数不清了,反正最后两圈的时候,他已经停下了,也没看到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她甚至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在计时。

休息了好一会儿,许诩才拖着灌铅般的双腿,往运动场外走。走到器械区,却见季白跟一个男人坐在那里。听到她的脚步,两人都转头,季白一脸笑意朝她招手:“许诩,过来。”

那笑容分外柔和,令本就出色的容颜,在阳光下透出几分璀璨的光华。

许诩看他一眼,目光转向那男人。

男人看起来五十余岁,中等个头,头发花白,面目慈祥。对她说:“你好,许诩。听说队里来了个很有潜力的新人,没想到是这么娇小的姑娘。”

许诩:“严队长,你好。久仰大名。”

男人笑意加深:“果然很机灵。不过你既然是小季的徒弟,应该叫我师公。”

这人正是已经退休的前任刑警队长,姓严,也是季白当年的师父,霖市著名的神探。许诩以前听说过他,再根据他的年龄、说话语气,推测出身份。

当然,季白温和得像要滴下水来的笑容,也说明了一切。

“师公好。”许诩老老实实喊道。

严队见她双眼澄澈,不卑不亢,生出几分好感,笑着对季白说:“你这个徒弟乖巧聪明,好好带。她是女孩子,不要太严厉了。”

季白笑:“这个我自然知道。”

许诩默然。

严队听说许诩是学犯罪心理的,很感兴趣,问了几个问题,许诩一一作答。严队又着实夸了她几句。毕竟面临的是警界曾经的传奇人物,许诩被说得有点脸红了。

严队察言观色,递给季白个眼神,意思是这姑娘也太单纯了。

季白原本安静听着他俩对话,收到师父的眼神,这才看向许诩。这一看,倒是微微一怔。

太阳已经升起,晨光微黄而明亮。许诩站在他俩面前,原本苍白的皮肤,在阳光下白得近乎透明。但小小的脸颊,却有一片均匀的绯红色透出来。那红色本不深,可她的皮肤看起来薄得脆弱,那红色仿佛血一样就要滴下来。甚至连雪白的小耳朵都是红的,润润的颜色,仿佛碰一下就会沾到手上。

而她微垂着脸,神色有点局促,眼睛却是一如既往的清黑而平静,就像两弯浅浅的小溪,静静映照着日光。

原来,倒也耐看。

许诩见季白眸光疏淡的望着自己,似乎没有其他指示了,就规规矩矩朝严队鞠了个躬:“师公,那我先走了。下次聊。”

严队一直微笑目送她走远,转头对季白说:“难怪你不嫌麻烦,肯带女徒弟,看来是很优秀。”

季白抬眸看了一眼,刚好看到许诩拐出运动场门口,含笑答了句:“她倒没添什么麻烦。”

午休的时候,许诩睡得天昏地暗简直是天经地义。上班铃响都没听到,还是姚檬推醒她,很可爱的问:“没事吧?你看起来好像被人暴打过一顿。”

许诩萎靡的答:“差不多吧。”

刚打开电脑,警局内部UC(内部通讯系统)就弹出一条消息,对话人是赵寒。

许诩问过他运动场的状况,所以他知道了季白的训练。加之许诩上次被挟持,他一直内心愧疚。因此特意来鼓励。

赵寒:“魔鬼特训感觉怎么样?”

许诩回:“的确魔鬼。”

赵寒:“哈哈!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季队这是为你好。”

许诩:“我知道。”

赵寒:“别的女警羡慕都羡慕不来。”

许诩:“为什么?”

赵寒打上一句也是很随意的,愣了一下,回:“因为头儿长得帅。”

许诩:“因为他帅,所以想要被他折磨?她们喜欢受虐?”

对面座位上,赵寒一口水喷了出来。

  如果觉得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丁墨小说全集如果蜗牛有爱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