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丁墨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其实许诩的思维和语言都是很直白的,说的话也仅限于字面意思,“折磨”指代的就是让她感到倍受折磨的跑步;“受虐”指的就是心理学上很严肃的受虐体质的概念。但在赵寒这样的普通男人看来,她的话实在太劲爆了。

类似的事,以前也发生过。

高中时大家对于男女之事还是很羞涩的,有一天放学后,几个女生留在教室里私下八卦,说怀疑某某女生,跟某某男生,“已经发生了不正当关系”。因为当时许诩也在,其中一个跟许诩关系还不错,很兴奋问她怎么看这件事。

许诩不认识她们说的两个人,只能就事件性质发表看法,答:“性是一种动物本能。”

连“做”都不好意思公开提的女生们,当即被震住了。

这边,赵寒颤巍巍的回了个:“你…”

许诩回了个:“?”

刚打完问号,就听见一道不紧不慢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许诩,来我办公室。”

许诩转头,就见季白端着个杯子,还冒着热气,大概是刚从茶水间回来。居高临下的扫她一眼,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许诩没觉得说了什么过分的话,但被季白看到她在评论他,感觉还是有点不太对,立刻起身跟进去。

刚坐下,季白就瞥她一眼,不咸不淡的说:“按我的标准,晨练只是热身,正式的折磨还没开始。”

许诩:“…”

季白翻开一份文件丢给她:“这是上级要的一份报告,明天下班前做好交上来。”

许诩接过,翻了翻,问了几个不清楚的地方。季白刚要作答,手机却响了。

是个重要电话,他拿起电话起身,示意许诩等一会儿,走进了隔壁的小会议室。

他没说让她走,许诩自然老老实实坐着等。一小会儿就把文件翻完了,季白还没回来,她百无聊赖的抬头,四处看了看。

正是午后时分,阳光从大扇窗户投射进来,将地板涂成金黄温暖的颜色。连带水磨大理石桌面,仿佛也染上阳光干燥的味道。

季白办公室的椅子,也比外面舒服,又宽大又皮实。许诩在阳光中坐了一会儿,就有点犯困了,往椅背上一靠,放松的阖上眼沉思。

季白打完电话,刚走进办公室,就看到许诩已经睡着了。

小小的身子蜷在宽大的椅子里,头微仰着,双臂搭在扶手上,动作姿态如同中年人般老成。脸色看起来有点差,清黑的眉微微皱着,仿佛带着深深的倦意。

看来小不点的确是累坏了。

季白看了她几秒钟,放轻脚步,回到座位坐下,点了根烟,慢慢抽着。

给她十分钟。

然而许诩不到一分钟就醒了。

是被翻动书页的轻微窸窣声惊醒的,睁眼一看,就见季白不知何时已经坐在对面,英俊的脸庞微垂着,一手夹着根烟,一手在翻看文件,没什么表情。

她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然而上班时间在上级面前睡着,对她来说,实在太过了。尤其还是这么严厉的季白。她的后背当即一阵冷汗,脸刷的白了。

季白头也不抬,慢悠悠的问:“对我办公室的睡眠条件还满意吗?”

于是许诩的脸色更难看了:“对不起。”

以为会迎来季白更严酷的批评和嘲讽,谁知他话锋一转:“刚才你还有哪里不清楚?”

许诩一怔,说了工作上的疑问。季白一一作答,却没再提她睡着的糗事。

总体来说,季白回来的第一周,许诩过得生不如死。每天无论精神和身体都累得筋疲力尽,下班到家倒头就睡,食量也明显增大。

许隽看到她卒郁的样子,自然心疼。但他本身是个意志坚韧而勤奋的人,他认为磨练对妹妹有好处,所以也不多言。只说既然事业失意,就要争取情场得意,这周五给她约了相亲对象,优质IT男,务必准时到场。

到了周五早上,许诩好容易完成了十个圈的伟大任务,坐在小会议室吃早餐的时候,问季白,周六日还要训练吗?

季白答,你周六日不吃饭吗?

于是许诩就无言了。

到了下班的时候,许诩整个人已经蔫下来。但因为晚上的相亲早就约好,她只能想,早点见了,完成任务,回家睡觉。

她直接去了局里停车场,许隽专程来接她。刚下地库,就看到季白从另一个通道走出来。

“许诩!”清亮的声音,是许隽,穿着黑色精良的西装,正坐在他的奔驰里,眼中带笑。只是看到她身上简单的衬衣休闲裤,皱了眉,“你就穿成这样去相亲?”

许诩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样?”

许隽就不做声了。许诩转头:“季队,再见。”

季白居然也往她身上扫了一眼,点点头,走向旁边的车。

许诩走过去,许隽给她开了门,有点意外:“你上级?”

她点头,刚好看到季白开着黑色别克经过。很普通的车,他也没看他们。

灯火初上时分,黑色奔驰在车流中穿行。当许隽把车停在“院落”门口,许诩还是敏锐的察觉出不对劲。

院落,本市低调但出名的私人会所。几年前,许隽赚到人生第一个百万时,豪气万千的带许诩来吃过一次饭。后来许隽来得勤,许诩自然不奉陪。

但是与IT工程师相亲,来“院落”是不是大张旗鼓了点?

眼看许隽悠悠闲闲迈着长腿往里走,许诩:“你站住。”

许隽当然明白她在质疑什么,面不改色的自圆其说:“IT公司总裁,当然也算IT人士…不能因为人家职位高,就歧视人家。”

许诩蹙眉:“首先,总裁属于管理人员,不属于技术,不是我指定的类型;其次,这个类型的人,性格和心思一般比普通人复杂,工作也更繁忙。难道你希望我面对一个动荡而聚少离多的婚姻?”

许隽也敛了笑,答道:“首先,这个人我接触了一段时间,并不像一般富家子胡天胡帝,是个有担当的男人。许诩,感情不是刻板的事情,不是靠分析、预测就能成功;其次,你今天既然来了,就要给我这个面子,至少把这顿饭吃完。”

许诩不说话了。

许隽以为她生气了,心想自己是不是说重了。刚想放软语气,许诩却点头:“我接受你的说法,进去吧。”

许隽一愣,笑了,摸摸她的头发:“接触接触,不合适你就踹了他,管他是总裁还是小兵,我妹妹喜欢最重要。”

许诩点头:“废话。”

两人走向预定的雅间,远远只见风格古旧的黄色窗棂,窗纸洁白如雪。一室清雅静谧中,一个年轻男人端坐在桌后,手边是一壶清酒、一炉檀香。门上白瓷风铃叮当作响,男人抬起头,看着许诩,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俊朗的容颜在灯火夜色中,有种柔和的清隽。

叶梓骁。

谁的故事

第十二章

“一见钟情”有点夸张,但叶梓骁很清楚,自己的确被许诩吸引住了。

那天的夕阳草地上,就是这么个娇小苍白的女孩,满手满脸的血,不耐烦的对他发号施令…这一幕实在太有视觉冲击力,他觉得她很酷,很带劲儿,也很可爱。

喜欢就去追。这对他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后来缠了她一天,结果她都没正眼瞧过他。一开始有点挫败,也觉得无趣。可后来站在她身后,看着她蹙眉蹲在草地上,对着凶案现场,一蹲就是一个多小时。站起来的时候明显腿麻了,一个踉跄才站稳,愣愣的原地蹦了蹦,双腿才活动自如。

当时他就有点忿忿的想:要是成了她的小女朋友,哪能让她这么辛苦?非得宠得她天上地下,随心所欲。不用沾手鲜血,不用面对凶杀,整天甜甜蜜蜜。

夜色迷离,灯光温柔。

叶梓骁装作没事儿人似的,朝许诩伸手:“你好,许小姐,我们见过的。我叫叶梓骁。”

许诩蹙眉,刚想说你很无聊,一抬眸,却看到自家哥哥温和而鼓励的目光。

她骤然想起季白的话:许诩,懂一些人情世故是必要的。

也想起哥哥刚才的话:你今天既然来了,就要给我这个面子,把这顿饭吃完。

沉默片刻,淡淡伸手:“你好。”

叶梓骁那漂亮的眼睛里,闪过隐约的得逞的笑意,将她的小手握入了掌心,却微微一怔…出乎意料的冰冷和柔滑。下一秒,她已经用力抽了回去。

三人坐下,许隽拿着菜单在看,许诩盯着桌面。

叶梓骁:“许小姐平时有什么爱好?”

许诩没打算真的搭理他,答:“除了工作,没有爱好。”

叶梓骁扬眉微笑:“太巧了,我也是。”

许诩沉默。

许隽侧眸看一眼两人,笑了。

叶梓骁又问:“听说你是学犯罪心理的,那是研究什么?跟美剧一样吗?”

许诩:“在学校时主要研究三个方面:一是建立中国各类犯罪人的数据库和行为模式;二是研究中国家庭环境对成年人犯罪行为模式的影响;三是…”她说了一大堆极专业极晦涩的解释。

叶梓骁听得频频点头,唇角笑意浅浅,眸光闪闪。

许隽:“怎么讲得这么复杂,我没听懂。”

叶梓骁:“我也没懂。但是感觉许诩讲得真好。”

于是他再问什么,许诩都是回答“嗯”、“是”、“不知道”。

中途终于等到许隽去洗手间了。

只剩他们两人,叶梓骁就望着她笑,许诩却开门见山:“这次相亲没有任何意义,我不会接受你。”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叶梓骁没有半点诧异和生气,而是很温和的样子,点了点头。

然后他开口了:“许诩,我知道自己之前的行为有点唐突,给你留下不好印象,还干扰了你的刑警工作。我向你道歉。”

他这么诚恳认错,许诩并非刻薄的人,点头:“我接受。我没有放在心上,你不必在意。”

叶梓骁笑容更深,露出雪白的牙齿:“既然过去的事大家都没放在心上,那么我今晚就只是你的相亲对象。希望你能给个机会,先了解我,再决定要不要否决我:

我今年二十五,身体健康,没有不良嗜好没有前科。经济条件良好,将来让你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应该没有问题;我在国外的毕业成绩是TOP10%,智商测试水平优,这对下一代是有好处的;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我对你很有好感,如果开始交往,我会认真对待这份感情。

所以,你能不能考虑一下?”

许诩怔住了。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长篇大论而直言不讳的向她表白,而且他说得还挺有道理。

其实叶梓骁的确是有备而来,专程跟许隽打听许诩的喜好。许隽虽不至于帮外人,但是点拨一下还是可以的。就对他说,我妹妹凡事喜欢分析,你别把她当普通虚荣女孩,用诚意打动她。

叶梓骁思索再三,准备了这番说辞。倒真的符合许诩的逻辑习惯,让她听进去了。

见她有点发愣的样子,叶梓骁心头冒出喜意,又问:“我可以当你默认了吗?”

许诩揉了揉眉心:“抱歉,我有点累,思维不是很清楚,影响了判断力,你让我集中精力考虑几分钟,给你答复。”然后就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面无表情的沉思起来。

叶梓骁有点难以置信,又有点好笑…她居然真的在专心思考?

这事要是别人做了,叶梓骁非冷笑离开。即使是他追她,他叶四什么时候变成了案板上的鱼肉,等待女人宣判最终结果?还是当面?

可对象是许诩,他知道她没有羞辱的意思,没有傲慢的意思,她只是在认真思考…

而且恋爱这种事又不是专业问题,她居然说“思维不清楚,要集中精力考虑”。在他看来,明明就是被他说动了,犹豫了好不好?那还犹豫什么,他叶梓骁有什么不好?

虽然这么想,看着她微蹙的眉头,叶梓骁居然不由自主有点紧张起来。

过了大概一分钟,许诩抬起头,目光非常坦然:“我考虑好了,抱歉,我不能接受。”

叶梓骁脸色微变,几乎是立刻问:“为什么?”

许诩微微迟疑了一下,缓了缓语气,答:“非常感谢你的好感,你的条件很好,但是我实在不喜欢你这个类型。条件可以改善,喜好难以控制。抱歉。”

许隽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叶梓骁靠在椅背上,眼睛望着窗外,脸色有点难看;许诩拿着手机,手指在滑动,但是脸色有点发红。

许隽也不问,坐下开始聊生意上的事。

这晚,叶梓骁再没跟许诩说话,许隽也没再牵线搭桥。而许诩则收了手机,一直安静的听他们说话。

吃完饭去取车,许隽说:“许诩,你去车上等我,我跟叶少抽根烟。”

许诩“哦”了一声就走了,两个男人点了烟,许隽淡笑说:“我妹妹是个直性格,不善人际,也是被我惯的,下次吃饭不叫她了。”

  如果觉得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丁墨小说全集如果蜗牛有爱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