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丁墨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只有姚檬趁没人,拉拉季白衣袖:“头儿,你要不要先休息半天?”

季白说不用,先抓人。

季白离开的头两天,许诩并没有怎么想起他,也没产生过打电话发短信的念头…有案子的时候,一切都靠边站,这是刑警不可撼动的基本职业操守,也深深烙在许诩的个人意识和行为准则里。

她更多想的是,如何为他的案子提供帮助。所以主动查看、分析了很多相关案件资料,然后整理汇总给赵寒,季白有需要时,可以随时使用。

只是午休的时候,不经意瞥见被她存放在凶杀案照片里的加密文件夹,下意识随手点看,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钟,关掉。

过了一会儿,又打开,看了几秒钟。

这时,赵寒拿着叠资料走进来,对老吴说:“鉴定科的报告出来了,我先扫描,传真给头儿。”

许诩默了片刻,也拿起一叠文件,尾随赵寒进了隔壁的影印室。

需要鉴定的是从嫌疑犯足迹里提取的粉末颗粒,昨天连夜由响川县警方,送到市局。赵寒站在扫描仪前,一页一页仔细检查。许诩说:“你去通知响川县公安局,我帮你扫描,这样更快。”

许诩做事一向细致敏捷,赵寒点头,递给她,说:“发好了给头儿打个电话。”

听着手机信号接通的声音,许诩感觉到心头泛起淡淡的愉悦。

只响了一声,季白就接了:“什么事?”

许诩:“鉴定报告已经出来,传真到响川公安局,电子版我也发送到你手机上。”

“好。”

他的声音微微透着嘶哑,也显得比平时低沉。许诩停顿了一瞬间,说:“那再见。”

“等一下。”他低声阻止。

许诩静默不语。

她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仿佛随着他这句话,被轻轻提起来一下。

响川县某条小巷入口,季白正靠坐在一辆不起眼轿车的后排。

他带着一个分队,在疑似陈勇出没的一个小旅店外,已经蹲守了一夜,但是还无收获。大概是姚檬跟苏穆提了,苏穆非要他到后面的车上睡几个小时,保证一有迹象马上叫醒他。姚檬和苏穆留在前头的车上。

季白也就没推辞。只是刚打了个盹儿,就被许诩电话吵醒。

“市里这几天没事吧?”他温和的问。

“一切正常。”许诩答,“你那边呢?”

“还在蹲守,快了。”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许诩直接提出她关心的问题:“我听你声音有点沙哑,没事吧?”

季白拿着手机,看着县城街道上,五颜六色的彩灯、嘈杂而过的路人,唇角慢慢浮起一丝笑意:“是有点不舒服,开了一夜车,大概五十个小时没睡觉了。正准备休息一会儿。”

许诩一怔,没说话。

其实这对季白根本不算什么,远远有比这辛苦的时候。而且以他的习惯,从不对人诉这种苦。但是对许诩…让她心疼一下好不好?

许诩听着他波澜不惊的语气,脑海里几乎能想象出他疲惫却沉毅的容颜。这让她忽然就有点不舒服,眉头也不知不觉蹙了起来。

“那你马上休息,我不打扰了。”她飞快的说,“另外,尽量保证睡眠,按时吃饭。有事随时联络。再见。”

季白还没来得及讲话,她又说了句:“师父你快睡。”电话已经挂断了。

季白看着暗掉的手机屏幕,微微失笑。这时前排的当地警察听出端倪,笑着问:“季队,是嫂子电话关心呢?”

季白不直接否认也不承认,疲惫的身躯往后座一靠,闭上眼,唇角有笑:“女人爱操心…那我先睡会儿,有状况叫我。”

32

暮色缓缓降临,路灯次第亮起。

小城居民偏爱饭后散步,一 人潮自旅店门口走过。旅店老板娘搬了个椅子在门口跟人聊天,边吃瓜子边笑得前仰后合。一切看起来平静又安逸。

季白、苏穆和姚檬坐在车内,屏气凝神紧盯马路。不远处的报亭、热闹的超市门口,数名便衣刑警不动声色的等待着。

他们已经蹲守了十多个小时。根据可靠消息,陈勇今天就会回到旅店。而刑警们的神经,也随着夜色的降临,一点点变得紧绷。

匆匆的行人里,一个中等个头、体型壮硕的黑衣男子,正从超市门口走往旅店。热闹的夜色里,他紧绷的国字脸透出股阴鸷的气息。

忽然,像是察觉了什么,他停住脚步,抬头四处看了看。

“上!”季白低声喝道,苏穆一声令下,数道矫健身影从各个角落冒出来,朝陈勇直扑过去。陈勇反应也是极快,一听到周围急促密集的脚步声,头也不回拔腿就跑!但刑警们哪里会给他机会?一名年轻刑警狠狠迎面撞上陈勇的身体,其他刑警蜂拥而上,瞬间将陈勇死死压在地上。

这雷霆万钧的一幕惊呆了门口的老板娘,也震慑住路过的行人。

“抓捕犯人!”

“抓小偷呢!”

“通缉犯!肯定是通缉犯!这架势!”

人们纷纷退后一截,又将旅店门口围得水泄不通,驻足观望。

“老实点!”苏穆铁青着脸喝道,数名刑警将陈勇簇拥着往车里押。季白走上前,低声与苏穆交谈。

姚檬也从车里出来,冷冷看着陈勇。

“这个也是警察啊!好漂亮。”旁边有人响亮的说,很多人看过来。姚檬脸微微一烫,下意识看一眼周围群众。就在这时,她怔住了。

左侧最外围的人群里,一个瘦高个男人,正盯着被押进车里的陈勇,脸色相当难看。他的肩上还背着个黑包,而陈勇身上没有包。

只站了几秒钟,他迅速转身,朝前方的一个巷子口快步走去。

“站住!”姚檬大喊一声。男人身子一僵,拔腿就跑。

季白和苏穆在听到姚檬声音的瞬间,就同时回头,下一秒,季白已经转身也追了过来,苏穆紧随其后。

一进小巷,跟外头嘈杂的街道完全是两个世界。路灯幽暗、地面起伏狭窄,只有三三两两路人,看到男子和姚檬一前一后全速飞奔,都吓得贴墙退避。

姚檬听着身后响起有力的脚步声,快速跳动的心脏仿佛被注入新的能量,有种很想很想在他面前,将这个歹徒亲手抓住的强烈念头。她在警校就是短跑冠军,一咬牙,几乎是超越极限的再次提速,逼近那男子身后。

男子听到身后疾劲的风声,也有点慌了,猛的回头,却见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他又怒又怕又不可思议,掏出口袋里的匕首,就朝姚檬刺去!

“啊!”旁边两个中学生吓得失声尖叫,姚檬被他们一挡,躲闪不及,看着男人手里雪亮的匕首,也有点不敢伸手去挡。

季白就在她身后吗?

这一分神间,左肩一阵剧烈的刺痛,匕首已经插~进来。

同一瞬间,她感觉到身后男人的气息骤然逼近。“松手!”季白一声严厉的低喝,已经扭住了男人手腕,将他扣在墙上。

季白回头,快速看了她一眼,蹙眉沉声说:“苏穆,叫医生!”

姚檬单手摁住肩头伤口:“没、没事!”

警灯闪烁,几乎半条街都被围观人群堵住,黑压压一片。刑警们全都各自上车,一辆辆撤离。

姚檬坐在一辆面包车里,车门半开,医生正在给她处理伤口。

半个肩膀露在外头,微凉,很痛。但那痛里,似乎又有阵阵难以言喻的悸动。

苏穆第一个走到车旁,扫一眼她的肩膀:“没事吧?亏得季队及时制服,否则这刀该扎进骨头了。”

医生也说好险。

又有几个年轻刑警走过来,看了看她的伤口,低声关切,有的还有些脸红。这让姚檬有些羞赧,又有一丝沾沾自得。因为他们的目光总是时不时飘向她白皙的肩膀,但正在处理伤口,她又不能遮蔽。

“伤口怎么样?”低沉的嗓音响起,季白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车边,目光刚一触到她的肩膀,就迅速移开,同时微微侧转身体,他的脸就被车门挡住了。

“没事。”姚檬轻声答道。

“姚檬非常坚强。”医生赞道。

“那就好。”季白温和的说,“今天你表现得非常好。”

他的脚步声远去,姚檬想,他是这样的不同,这样不同。

季白等人连夜对两名犯人进行审问,陈勇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同时,也获得了更有价值的线索…他们的上线“噜哥”,最近会运一批“货”到本省中转。

季白当即将这个情况通报省厅和市局,同时与苏穆等人策划一场更大规模的抓捕行动。

当地警方带陈勇到案发点进行指认。村民们跟前些天一样,好奇的围观着。

但当他们看到陈勇脸上冷漠又不屑的表情,看着马蓉蓉的聋哑父母发出嘶哑模糊的声音揪着陈勇厮打,都沉默下来。一个当日目睹尸体的年轻小伙子第一个冲上去,狠狠踹了陈勇一脚。后来青壮男人们全围上去,把陈勇揍得奄奄一息,连张壮志都冲上去踢了一脚,警察拦都拦不住。后陈勇被判处死刑。

季白在前线日夜奋斗时,许诩的工作和生活都很平静。

她没有产生什么“牵肠挂肚”的感觉,也没有再打电话发短信以免影响他的工作。不过她注意到,每天想起季白的次数,在逐渐增多。

第一天是2次,第二天是5次,第三天是8次。当然相对于一天24小时1440分钟86400秒来说,每次只有几秒钟的短暂失神,根本不算什么。但这已经是许诩这辈子,第一次如此频繁的想起一个人了(疑犯除外,疑犯她一天可以想够24小时)

这天下午,老吴代替季白,召开全队例会。老吴说:“季队那边已经破案了…”

于是许诩又想起了季白,想到他每每冷着脸审问犯人的严厉表情、冷冽目光。

好帅。

然后她就被点名了。

“大胡,许诩,这个案子省厅要求加派人手,局长点名要你们俩去支援季队。”

这天子夜时分,大胡和许诩抵达了响川县城。大胡是队里数一数二的抓捕能手,许诩是心理专家。拐卖案的受害人心理安抚很重要,所以两人被点名。

来接他们的是一名年轻小伙子:“季队还在跟苏队开会。姚檬受伤了在宿舍休息。”

许诩在前往县公安局的车上时,季白刚刚结束会议。

大伙儿都感叹,终于可以回家睡个好觉了,明天又是一轮新的鏖战。

苏穆说:“季队这几天都没好好睡过,早点上楼休息吧。”

公安局办公楼修筑于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时候时兴顶楼留几间客房,用作接待上级领导。季白和姚檬各居一个双人标间。

季白笑着点头:“我过会儿就走。”

人很快就走光了,季白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阖目等待。

小家伙今晚就会到。

她知不知道他在等她呢?

小伙子没有带许诩两人去办公室,而是直接到了客房门口,说:“已经散会了,大伙儿都回家了。你们先休息吧。”

大胡探头往里一看,说:“咦,季队还没回来。许诩,你见到姚檬,向她表达一下大家的关心。今天太晚,我明天再看她。”

许诩点头。

蹑手蹑脚走进供她俩休息的客房,屋内黑灯瞎火。她打开走廊的灯,却发现姚檬的床空着。

许诩放好行李铺好床,姚檬一直没出现。门外走廊没动静,听着季白也没回来。

许诩想睡觉,但大脑莫名格外清醒,又感觉有点想他,按耐不住的想。于是穿戴整齐,从包里拿出叠资料,随便圈出对本案可能有价值的几点信息作为伪装,起身下楼。

夜色已经很深,小县城的天空显得格外明朗,星光璀璨清晰。整个楼层,只有一间屋子亮着灯,映在幽暗的走道里,也没有半点声音。许诩的心跳有点加快,下意识放轻步伐,刚走到窗边,侧眸望去,停住了脚步。

诺大的办公室里灯光柔和,越过许多凌乱的桌面,季白坐在靠墙的一张桌子前。他闭着眼,英俊的脸微仰靠在皮椅里,胸口平稳轻微的起伏着,已经睡着了。姚檬隔着一步的距离,单膝蹲在他面前,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她穿着白衬衣黑色长裤,长发如绸缎垂落肩头,漂亮的侧脸上,眼睛里闪动着盈盈光泽。

许诩刚要跟她打招呼,却见她慢慢的将脸俯下,靠近了季白垂落在椅子边的修长的手。像是把脸贴上了他的手背,又像是还隔了一点点距离。

这姿势是如此卑微而虔诚,充满爱慕。

维持这个姿势几秒钟,姚檬起身,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办公室。她满腹心事的模样,都没看到站在窗边的许诩,从另一头的走廊上了楼。

  如果觉得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丁墨小说全集如果蜗牛有爱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