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丁墨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噜哥点头,用生涩的缅语回答:“我会帮你往东南亚卖更多的人,赚更多的钱。”

话音刚落,两人嘴唇已经吻在一起。

数千公里外的霖市,阳光静好,夏风徐徐,与热带的炽烈肆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一抵达市区,季白就接到局长电话,命他直接去省公安厅,一起参加厅长工作会议。

会上,季白汇报了这次抓捕行动的成果。分管外联的副厅长说:“根据可靠消息,‘噜哥’很可能已经潜逃入缅甸境内。我们已经通过中缅联合打击犯罪办公室,联络了缅甸方面,尽早将‘噜哥’抓获归案并移交我方。”

另一名负责刑侦的副厅长蹙眉说:“听说最近缅北的形势比较乱,希望抓捕行动能够有所成效。”

散了会,刘厅对局长说:“老同学,请你和小季到我办公室聊聊。”

喝上了刘厅私人珍藏的绿茶,局长笑眯眯的转头对季白说:“我跟你讲,她的茶难得喝一回,这么客气,一般都是要让我为难了。”

刘厅大笑,季白也笑。

刘厅真诚的对局长说:“实话实说,你手下有个叫许诩的姑娘,我很欣赏,想调到省厅来。”

季白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抬眸看一眼刘厅。

局长笑答:“许诩和姚檬是我们局专门引进的人才,为此我还请他们院主任吃了饭。你把人要走了,我的队伍可就不齐了。”

刘厅:“老同学,我这也是从大局考虑。我手下也有个研究犯罪心理的高材生,叫杨清林,还是许诩的师兄。如果许诩过来,我想让他们俩组建犯罪心理研究室,这对于全省刑侦水平的提高,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我也问过厅长了,他没意见。”

局长说:“好吧,我原则上同意。但是刑侦归季白管,还要看他的意见。”

季白淡笑答:“刘厅的想法非常有价值。不过许诩性格比较固执,对霖市警队感情也很深。这样吧,我一会儿回去做做她的思想工作。”

刘厅手一挥:“不用你去做工作!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没准儿人家小姑娘本来愿意,被你做完工作,就死活不愿意了。”微微一笑:“既然你们俩原则上都同意,那就等许诩的意见吧…我已经派人去做她的工作了。”

下午留在省厅食堂吃饭,季白心里暗暗憋了口气。

不希望许诩去省厅,倒不完全是因为私心。客观的说,许诩实战经验太少,过早脱离一线、回到研究工作,对她长远发展不一定好。

更何况两人关系还没确定。省厅又是什么地方?汇集了相当数量的刚从警校毕业的毛头小伙子,狼多肉少。

刚落座,他在桌下发短信:“任何事等我回来再决定。”

等了一会儿,许诩没回。

不动声色的放下手机,随便吃了几筷子,就听到对面的刘厅对局长笑语:“两个人是挺合适的…”

季白抬眸笑望过去:“什么合适?”

局长看一眼季白,对刘厅说:“许诩是很优秀,我们局里追她的小伙子也有几个。不过你当领导的,怎么也掺合年轻人的事?”

刘厅:“这怎么能叫掺合?你是没见过清林,非常善良非常正直的男孩子。他跟许诩三年师兄妹,在警校感情就很好。”说完又笑:“我也跟他说了,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今天他要是动员不了许诩来省厅,将来可别后悔!”

过了一会儿,季白淡笑站起来:“两位领导慢慢吃,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刘厅目送他离开,对局长说:“他今天怎么有点不对?”

局长笑答:“你那个清林,只怕生不逢时啊。”

许诩跟大胡姚檬回到市局后,一直在忙案件后续工作。刑警队众人多日不见,分外亲热、彼此关切。当然也有人提前收到风声…譬如老吴,抬眸打量许诩,见她神色如常,也就笑而不语。

初夏阳光清透,办公室里忙碌而安静。许诩刚把最后一叠资料整理完,一抬头,就见桌旁多了个白色清瘦的身影。

许诩有点惊喜:“师兄。”

杨清林穿着简单的白衬衣黑西裤,望着她,短暂的视线凝滞后,笑容温和:“许诩,好久不见。”

刑警队众人安静目送两人并肩离开办公室,大胡问:“这人是谁?”

有人答:“省厅来的领导,找许诩谈话。”

大胡站在窗口,看一眼楼下的警察大院,说:“领导谈话…怎么进小树林了?”

赵寒偷偷发了条短信:“头儿,你什么时候回来?”

夕阳斜沉,院子西侧是一片稀疏漂亮的树木,树木背后,是翠绿的草地。杨清林和许诩在草地坐下,安静了一会儿。

“师兄,谢谢你和刘厅的重视。”许诩说,“不过调到省厅的事,我暂时不考虑。请代我向刘厅致歉。我刚到一线,经验还很不丰富。我希望能沉淀更多东西。否则研究就是无源之水,我没有信心做好。”

杨清林望着她严肃而白皙的小脸,仿佛还是昔日那个不通世故、我行我素的怪才小师妹。但他一直知道,在沉默寡言的外表下,她其实有一颗干净而纯粹的心。那是旁人无法理解的独好,一丝丝一点点就沁入他的心头,经年累月,方知刻骨。

杨清林把目光从她脸上移开,看着脚边大片新绿柔软的青草:“去了省厅,也可以参与一线查案,而且督办的都是大案要案。另外,我也会…尽力给你创造适合你的专业发展和工作环境。”

许诩静默片刻,摇头:“谢谢师兄,但我还是不想去。我现在跟着季白查案,他有非常丰富的刑侦经验和独到的分析思路,我还想继续跟他学,不想中途放弃。”

杨清林不善言辞,并不代表他的直觉不敏锐。尽管师妹这番话说得平静自然,不露任何端倪,可他还是莫名的生出一丝隐痛。

季白,季白,本省神探。传闻中身世显赫的京城公子,偏偏做最艰苦的刑侦,出生入死,铮铮铁血。

在他停步退缩、想要先做出一番成绩的这几年,是不是已经有更好的男人,打动了她的心?

杨清林轻声开口:“好的,我会跟刘厅说,等你觉得一线沉淀得差不多了,随时欢迎你来省厅。此外…”他转头,直视她的眼睛:“来找你还有一件事。我…这几年我一直在努力工作,也没有交女朋友。你是否愿意…跟我在一起?

我的性格可能比较无趣,也不善人际经营,也许我不能给你特别优厚的生活条件。但我会一直奋斗,我有信心支撑和经营好将来的家庭。我也会尽心尽力的照顾你、爱护你,一直把你…放在首位。”

许诩心头微震,静静的看着他。

手机忽然响了,是季白的短信:“任何事等我回来再决定。”

季白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星光如碎玉铺洒在夜色里,诺大的办公室安安静静,只有一个熟悉的纤细的身影,静坐桌前。听到动静,她抬头,清黑如水的眼睛,定定的望着他。

季白也望着她。

其实他知道她多半不会答应去省厅;也知道她应该不会接受师兄的心意。可他还是破天荒将车开得飞快,一路疾驰回了警局。

上一次这么急躁的开车还是什么时候?十五六岁,跟一帮发小不知天高地厚,深夜绕北京二环飚一圈,拔得头筹却觉索然无趣。

那现在呢?为什么只是看着她安静的容颜,胸膛中一颗心就开始慢慢滚烫?

是因为昨天在她发际蜻蜓点水的一吻,已经令他怦然情动难以自抑;还是因为按捺太久,在隐约察知她亦愿意回应后,就再难甘于沉寂,不愿再去想什么运筹帷幄步步为营?

近水楼台先得月,他的楼台他的月。

走到她桌边,脚步一顿:“我有话对你说。”

许诩静默片刻:“我也是。”

走进季白办公室,面对面坐下。

许诩先开口:“我不去省厅,已经跟师兄讲清楚了。”

季白看她一眼,点点头。

俊脸没有笑意,乌黑深邃的双眼,牢牢锁定了她。一抬手,拉开抽屉,摸出烟盒火机,偏头点了一根。

许诩蹙眉:“为什么又抽上了?”

季白透过薄薄的烟雾,静静望着她,开口:“许诩,我说过,只有我女朋友能管我。”

同样一句话,如今听来,许诩的心弦像是被轻轻拨了一下。

季白话锋一转,神色淡然自若:“所以,我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

许诩清晰的感觉到胸膛中怦怦的心跳,但是…他的逻辑不对。

“你什么时候在追我了?”

季白抬起沉黑的眼,静静看着她。

他很清楚,自己做的一切,其实有点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意味。因为他要两情相悦,他要她也怦然心动。

不过他还是有点强词夺理的淡淡答道:“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让那帮小子叫你嫂子…不是追你是什么?”

许诩又出现昨天那种轻微的晕眩感。但今天的感觉更加强烈,她的胸口就像塞进了个正在发酵的面包,甜甜的正在发涨。

她还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这跟学业和工作取得成绩时的感觉完全不同。这种满足感不是淡定而冷静的,而是跳跃的、悸动的,会撩动人心。

她长长的吐了口气,令心跳平缓下来。

“不用追。”

季白完全没料到她会这样回应,心头倏地一沉:“什么意思?”

她直视着他:“我也喜欢你,所以不用追。”

夜色清幽,灯光静谧。

两人静静对望着。

笑意如同火焰般,在季白漆黑的眼睛里,浓浓的静静的燃起:“好。不追了。”

许诩被他盯得脸有点发烫,但还是理所当然问出最关心的问题:“所以我们的关系算是正式确定了吧?”

季白笑意更深,漂亮的眉目在灯下染上近乎璀璨的薄光。

“非常确定。”

许诩看着他,也笑。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什么也不用说了。

这时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许诩有点心不在焉的接起:“哥?什么事?”

许隽几日不见妹妹,怪想的,在电话那头含笑说:“晚上一起吃饭?”

许诩抬头看着季白,目露探究:“晚上你…”

“当然。”不等她说完,季白已经飞快回答,言简意赅。

于是许诩对哥哥说:“抱歉,我晚上约了人。”

许隽听到电话里隐约的男人声音,心里咯噔一下,问:“你…约了谁?”

这时季白已经拿起外套,走过去为许诩打开了房门。许诩起身,淡定的声音终究还是透出一丝欢喜:“男朋友。新的。”

36

两人就近去了闹市区的一家餐厅。

正是下班高峰,人多,还要等位。但是走进餐厅后,有宽敞的暗红色沙发和柔和的灯光,璀璨夜色映在落地窗上,闹中取静,充满烟火气。

许诩坐进一侧沙发里,接过服务员手里的菜单。低头刚翻了几页,身旁沙发微微下陷,熟悉的温热气息似远似近将她包围。

季白将两人的外套和包都放到对面,自个儿坐了过来。一只胳膊还搭在她背后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她点菜。

对许诩而言,既然已经是男女朋友,身体亲近天经地义。而且,她还是比较喜欢季白的身体外形的。于是抬眸朝他微微一笑,主动往他那边又挪了一点点。

季白倏地失笑。

两个人耐耐心心一起看菜单。

季白爱吃鲈鱼,许诩翻到那一页,问:“师父,鲈鱼清蒸还是红烧?”

季白凑近她耳边,嗓音低沉:“你叫我什么?”

许诩侧眸看着他。

回忆了一下周围人谈恋爱时的称呼,套路应该都差不多,她斟酌开口:“季白?Honey?季季?白白?你有什么偏好?”

季白又笑了。

笑罢,轻声提示:“你在北京叫过我什么?”

季三哥,季三,三哥。他很喜欢她那么叫,低柔细软的声音,有种依赖而缱绻的味道在里头,撩得人心头又痒又舒服。

许诩很干脆:“季三哥。”

“哎。”季白立刻轻轻答应了一声,黑眸似笑非笑盯着她。

明明是很简单的应答,却让许诩的脸莫名有点发烫。又翻了一会儿菜单,忽然顿悟:季白…刚才的眼神语气,是在对她调~情?

  如果觉得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丁墨小说全集如果蜗牛有爱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