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丁墨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调得真好。

许诩点菜不像别的女孩子客气犹豫半天,而是干脆利落选定几个菜色,然后问季白:“可以吗?”

强势中带一点主导姿态,仿佛她才是男朋友,

季白当然答可以…吃饭这种家常事,今后都由女朋友管,多么惬意又省心?

更何况,她点的也是他爱吃的,多默契。

然而他提到这个共同点时,她却淡道:“不是默契。我研究过你的爱好。”

这话实在令季白通体舒畅,抬眸看她一眼,微笑:“哦?都有些什么研究结论?”

这顿饭两个人都吃得舒舒服服。季白把许诩送到家楼下时,已经是夜里九点多。

夜风徐徐,小区里灯光柔暖,树影婆娑。两人面对面站着。

虽然喜欢她一直陪着自己的感觉,但毕竟连日出差,她眉宇中也有倦色。于是季白说:“上去吧,明天见。”

许诩点头,没动。

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衣黑色长裤,低头看着她,在路灯下显得更加高大挺拔,容颜英俊沉毅。

许诩任凭胸膛中心跳无声加速,盯着他的眼睛开口:“昨天在响川县,下雨的时候,你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腰间一紧,他伸手将她拉进怀里。许诩只瞥见一眼他微微上翘的唇角,他已经低头,柔软的嘴唇,再次轻轻落在她头顶。

他的嗓音听起来格外的低沉柔和:“你说的…是这样?”

许诩默默点头,就是这个感觉。

“谢谢…那我上去了。”目的达到,许诩心满意足。谁知一推他,他却不松手,反而将她往怀里扣得更牢。

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近,这么安静的相拥了一小会儿,许诩忽然感觉到,季白的脸,似乎正沿着她的发梢额头,往下一点点移动。

周围好静,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仿佛缠绕在一起。她甚至能感觉到那挺拔的鼻梁、正挨着她的脸颊,一点点摩挲轻蹭下来…明明很轻微的触感,却令许诩全身皮肤都敏感的紧绷起来。

这时季白已经低下头,脸完全与她平齐。幽深黑眸极静的看她一眼,没有笑意,嘴唇就压了上来。

男人的气息清冽温热,亲吻却很有力。在她唇上稍稍停顿摩擦片刻,舌头就坚定的长驱直入。这感觉对许诩来说有点陌生,但她觉得很舒服,隐隐有些悸动兴奋。她并不知道怎么用舌头回应,只能在他怀里站得笔直,微微仰起脸,方便季白蹂躏她的唇。

季白动作的确有点强势,力道略重…毕竟肖想她的唇太久了,而她的气息果然如预想一样清新。实实在在的汲取了一阵后,他微感满足,才移开唇。

两人近在咫尺的凝视着彼此,季白的大手捧着她的脸,略带薄茧的手指沿着柔嫩的皮肤,轻轻的无声的摩挲着。

“感觉怎么样?”季白的声音很轻很哑,带着淡淡的笑意,黑眸中仿佛有水波流转,“喜欢我吻你吗?”

许诩想:他又在对我调~情了。

点点头,调~戏回去:“感觉很好…季三哥。”

果然,话音未落,季白唇畔笑意倏地加深,再次密密实实吻了下来。

许诩进屋的时候,嘴唇明显有点红肿,脸颊也是通红通红的。因为拥抱得有点用力,衬衣也有点凌乱。

许隽今晚孤家寡人,只吃了个难吃的外卖,就直接杀到妹妹的公寓里等。以他的情场阅历,此刻看她的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既有“我家有女初长成”的强烈欣慰和畅快感,又对把妹妹吻成这副模样的男人,有点不满…他~妈的才好第一天,就亲上了?来势汹汹啊。

许诩一回来就去洗澡,洗澡时还很难得的哼起了歌,听得许隽心里跟个小爪子在挠似的。等她洗完出来,坐在沙发上吹头发,许隽淡淡的说:“进展挺快啊。什么时候带回来,给哥瞧瞧?”

许诩点头:“过一段,等我跟他有了实质性进展,再带回来见你。”

许隽眉头轻颤:“‘实质性进展’什么意思?”

许诩答:“感情更深厚更稳定。”

许隽松了口气,自己又觉得有点好笑。

过了一会儿,兄妹俩都坐在阳台上,看着满城灯火夜色。

“季白。”许隽说,“北京人,28岁,加入霖市刑警队7年半,战功赫赫名气很响,在警务系统人脉也很广很吃得开。哥哥查不出,但是能大概猜出他的家庭背景。说实话,这种家庭背景将来也许会带给你压力。”

许诩答:“他自己都觉得家世背景不重要,我为什么还要在乎?”

这答案在许隽看来,太过理想主义太过孩子气。沉吟片刻,他问:“你说过适合低难度的技术男人。这个季白我虽然没深入接触过,也能感觉出他不简单,你真觉得能驾驭得了他?”

许诩静默片刻,答:“以前我希望,爱情跟工作一样,也能在我的控制中。但喜欢上之后,我才发现,我并不想驾驭他。他知道我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他想要什么。我可以全心全意对他好,这才是最重要的。”

第二天一上班,季白先去了局长办公室。

“我跟许诩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他开门见山,“来跟您报备一声。”

局长看他一眼,慢悠悠的答:“处对象我不反对,但在办公室还是要注意影响。”

季白笑:“当然。我向来公私分明。许诩也是。”

临出门,季白又说:“您跟刘厅说一声。让她也替我高兴高兴。”

局长笑骂:“你小子,赶尽杀绝啊!”

两人果然是很有默契的低调着。

上班铃响,季白道貌岸然一脸沉静的步入自己的办公室;而许诩全天目不斜视,看到他时语气神色都是淡淡的:“头儿。”比之前还要疏离。

刑警队众人本来都听到了些风言风语。看到两人这架势,都有点吃不准了。吃午饭的时候,赵寒偷偷问老吴:“他俩是不是吹了?”

老吴笑:“没点眼力,这就是成了!”

市中无大案,刑警队风平浪静。转眼到了周末。

季白知道,两人进展已经挺快了。一天内就确定关系,还把人给吻了。

但是男人嘛…还是大龄未婚、身心发育成熟多年的男人,总是想要得到更多。倒不是现在就把她生吞入腹,那样她肯定不乐意觉得唐突。他也希望,两个人每一步都走得水到渠成牢固坚实。

但是向她索取多一点亲昵,多一点缠绵,简直是男人的本能驱使。

周六一早,他收拾好屋子,准备好抒情音乐、电影碟片还有食材和红酒,神清气爽给许诩打电话:“今天有时间吗?来我家?”

许诩含笑答:“不去你家,我已经安排好了今天的约会地点和内容。”

季白微觉诧异和喜悦,小家伙也很上心嘛。

然而季白是真没想到,许诩会把约会地点安排在警校。

看着眼前肃穆的校舍建筑、高大挺拔的乔木,成群齐步跑过的警校学生,还有墙上“忠诚、责任、奋斗”的六字铁血校训,季白含笑看着一脸淡定的许诩:“接下来的安排是?”

参观校舍?八荣八耻教育?或者去档案室查看疑案卷宗提升专业技能?

都不是。

许诩把他带到了警校图书馆的南配殿。

这里是警校平时专门用来放映影音资料的地方,七八排座位,最多也就容纳个四五十人。许诩把季白带到正中一排坐下,从座位下拿出爆米花和汽水递给他。然后灯光暗下来,前方屏幕闪现光影。季白才确定,许诩今天是带他来这里看电影。

放的是一部美国高智商犯罪电影,内容又重口又血腥,国内并未公开上映。不过很合季白口味,许诩当然也看得目不转睛。

看了一会儿,季白看了看空荡荡的周围。今天虽然是周末,也不至于一个人没有。

“怎么没有其他人?”季白盯着她,轻声问。

她果然给了他预料中的答案:“我昨天去拜托了导师,包场了,给我们约会腾出地方。”继续转头认真看电影。

季白盯着她在光影里白皙平静的小脸,忍不住笑了。过了一会儿,侧头吻了下去:“以后这些事,交给男朋友做。你提要求就可以了。”

结果看完电影,季白还是如愿以偿将她带回家。

吃了晚饭,两人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季白搂着她的肩膀问:“身为男朋友,我能不能提一个要求?”

许诩得到过哥哥“不能太早发生性关系”的要求,于是严肃的问:“什么要求?”

季白:“很简单的要求,你只需要动动脚。”

动脚?许诩想了想,明白过来。望一眼他高大结实的身躯,心头略有点燥热,但并不排斥,答:“好,可以试试。”

季白松开她起身,进了另一屋。许诩拿出手机上网,百度“踩背速成”和“踩背入门技能”,还把鞋也脱了,光着脚等。

她一目十行看了个大概,这时季白也回来了,手里拎着双眼熟的蓝色细跟凉鞋,看到她的赤足,淡笑:“你猜到了。”

许诩看着他手里的鞋,点头:“…嗯,我猜到了。”

换了鞋,许诩跟上次一样蹙眉:“还是觉得一般。”

季白目不转睛盯着她的双足,答:“行了,脱了吧。”

许诩上次听过哥哥关于女人装扮的理论,大概也猜出,季白可能喜欢这个调调。于是直接问:“你看够了?”

季白没答,拎起鞋放回屋里。

够?当然不够。只是那纤白细嫩的小脚,越看越有 越看越上瘾,这才好了几天啊?不能再看下去了。

37

这个夏天,对于霖市大多数人来说,燥热、平静、普通;

对于许诩和季白而言,生命中多了份甜蜜而诱人的悸动。

而对于叶梓骁,二十五岁的他站在叶氏集团的顶端,却只剩下兵荒马乱,四面楚歌。

叶氏案爆出后,股价一泻千里,连日跌停;

与此同时,张士雍高调宣布与叶俏离婚、脱离叶氏集团,创办新公司。被他一起卷走的,还有房地产业的所有人脉、客户和团队,那是叶氏的半壁江山;

各路供应商、经销商或是受张士雍挑唆,或是急于自保,纷纷提出停止合作…庞大集团的资金链猝然断裂。

大厦将倾,昔日骄横跋扈的叶四少,拉下脸面四处奔走,寻求资金注入。

然而叶氏规模太大,跌得太狠,人人都说有心无力,不肯轻易把钱投入这艘正在沉没的巨轮。甚至连一向关系良好的银行都表示,如果叶梓骁短期内无法稳定股价和信用评级,他们不得不收回前期巨额贷款。

唯一肯注入资金的人是张士雍。但他要买的,是整个叶氏,且条件极为苛刻。

叶梓骁对他派来的谈判代表答复:“滚。”

叶梓骁做好了破产的准备。

这个时候,狱中的叶瑾提出要见他。

她一直是整个叶氏最清醒的人,始终用自己的方式和全部力量,保护着叶家。这次也不例外。

“梓骁,叶氏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底子还在,依然有许多优质资产和业务网络,只要挺过这一关,很容易东山再起。稍微有点投资眼光的人,都能算清楚这笔账。现在还没人肯投,都是想趁火打劫,把你的股份出让价格压得更低。”

“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她的丈夫是一位旅居香港的富商,在整个东南亚很有影响力。你可以联络试试。听说这个人资产非常雄厚,做生意也很精明。你做好心理准备,也许他的出价,比张士雍还苛刻。但他既然是职业投资人,不会想吞掉叶氏经营权。只要他肯注资救活叶氏,今天失去的,将来我们都可以赚回来。”

叶梓骁很快与这位香港富商联络上。

一如叶瑾所料,对方要价竟然比张士雍还狠。但只买叶氏40%股权,亦提出了将来的退出条件。也就是说,只要叶梓骁将来能赚够钱,这些股份还能买回来。

双方代表签订协议这天,叶梓骁亲自给对方打电话。

富商姓陈,语气很是随和,倒让叶梓骁没什么压力。聊了几句,叶梓骁忍不住问:“您为什么愿意信我?”

陈先生笑答:“不是每个年轻人,都有你这样从顶端摔到谷底的阅历。”

叶梓骁心头只有苦涩,沉默片刻答:“谢谢。我不会让您失望。”

割肉饲虎,绝处逢生,只是前路坎坷。

自此之后的很多年里,叶梓骁的生命里只剩下钱、权、利的交易和追逐。而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爱情、迷茫、挫败和对自我价值的肆意追求,在叶氏这副重担前,统统变得沉寂如死水,变得微不足道。

只是这个时候他没想到,几天之后,因为这位陈先生,他又去见了许诩一面…这个对他来说已经变得遥不可及的女孩;这个在很多年后,依然会让他想起来就心头微微作痛的姑娘。

  如果觉得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丁墨小说全集如果蜗牛有爱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