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丁墨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到了许诩家楼下,周围幽静无人。许诩微笑转头看着季白,坦然的等待离别的吻。

季白失笑,一只胳膊搭在她的座椅靠背上,另一只手捏起她的脸,探身吻下去。

这个吻一如既往的安静而香甜。只是季白一侧眸,就看到她纤细白裸的肩膀,还有后背隐约柔美洁白的线条。被这活色生香的一幕撩拨了一整晚的心,顿时愈发涌动难耐。

他的吻慢慢沿着她的脸颊,滑向脖子,低喃:“许诩,坐到我身上来。”

许诩脖子往后一缩,躲开他滚烫的唇舌。

如果说在其他方面,许诩还可以称为“大智若愚”,在男女关系方面,她就真的是单纯得不能再单纯。

每每与季白拥吻,她也会心跳加速脸热,只是态度比较坦然镇定而已。而且这些天的亲密程度,对季白来说可能完全无法满足,对她来说已经很满足很愉悦。

而季白现在提出的要求,明显带了点情~欲色彩,意味着将会有更加亲昵的肢体接触,跟亲吻已经不是一个程度。这理所当然会让她紧张,也让她犹豫。

季白将她窘迫尴尬的表情尽收眼底,依旧把她圈在身体和座椅中间,黑眸有些玩味的盯着她,也不作声。过了一会儿,她满脸通红,眼中却露出毅然神色:“来。”

狭窄的车厢,许诩坐在他大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仰着脸接受亲吻。季白感觉她柔软的躯体贴着自己,只觉意摇神驰心情迷醉。这令他的吻愈发用力炽烈,原本环在她腰间的大手,也忍不住沿着那柔滑的曲线,朝她胸~口移去。

刚轻触到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团子上,就感觉到许诩身子一僵,伸手就拍掉了他的手:“不要得寸进尺。”

季白无声失笑,手微微用力,将她摁在怀里,沿着她的唇,往脖子肩膀一路吻下去。许诩满脸通红,闭上了眼,睫毛微微颤抖。季白亲了一会儿,又悄无声息把手覆到她的胸~口上。

开门下车的时候,许诩长裙凌乱,脸色绯红。季白的脸也有点微红,一脸淡笑搂着她,往楼门口走。

刚走几步,季白抬眸看着停在十来米远处的一辆黑色宝马。

许诩也看到了,沉吟不语。

季白低声问:“要不要我陪你?”

许诩答:“不用,你先走吧。”

季白点点头,松开她回到车上,但是也没发动车,伸手到口袋里摸烟,却摸出盒许诩塞的口香糖,微微失笑,含了一片,静静看着车外的许诩。

宝马后车门打开,叶梓骁走了下来。

再次见到叶梓骁,许诩只微微一笑,等他开口。

叶梓骁低头看着她。

看着这样的许诩,她极为女性化的打扮,她虽然平静但明显神采奕奕的双眸,叶梓骁有点为她高兴,也有点难过。但这些感觉都只是极淡的,话出口时,都变得温和平静。

“最近好吗?”

许诩点头:“你呢?”

叶梓骁答:“我也很好。”好得不能再好了。

又静了片刻,叶梓骁微笑说:“最近中缅是否会有跨境联合打击犯罪的行动?”

许诩沉默不语。最近她也听说,公安部有计划联络缅甸,跨境追捕“噜哥”犯罪集团的相关人员。但这个自然不能对叶梓骁说。

叶梓骁继续说:“我最近跟东南亚的一个朋友有合作。他是一位爱国商人,有些黑道背景,在缅甸也有些朋友。他听到跟你们的案子有关的线索,自己不方便出面,所以托我向警方带一句话。”

小剧场…真心话大冒险

赵寒的订婚礼上,许诩被曼曼拉着玩真心话大冒险。

许诩没玩过这个游戏,听说可以选择真心话,顿觉放松…说真话是最简单的事。

玩的方式是抽牌,谁抽的牌面最小,就受惩罚。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竞技方法,许诩占不到半点优势,很快就输了一回。

一个男孩问:“初吻什么时候?”

十天前…身为在场年龄最大的女性,许诩不想说,默默端起酒,认罚。

过了一会儿又输了,一个面色和善的姑娘提问。许诩以为能轻易过关,谁知问题相当生猛:“做~爱喜欢什么姿势?”

咳咳咳,虽然没经验,不代表许诩没偏好,她喜欢正面交流式,灵肉交流、坦诚相见。

她没有回答,再次端酒认罚

第三次:“最喜欢男人身上哪个部位?”

许诩瞥一眼不远处坐着的季白,发现答案是“腰”…她又喝了一杯,原来说真话有一天,对她来说,也会变成困难的事情。

又玩了几轮,身旁忽然多了温热的气息,季白坐过来,淡笑问大家:“在玩什么?”

曼曼控诉:“许诩一点都不好玩,什么问题都不回答!”然后巴拉巴拉把她没回答的问题,都一股脑说了出来。

季白笑笑,看一眼许诩,起身走了。

后来有了亲密关系,季白问过许诩几次,关于姿势和部位…许诩不理他。

几年后,两人结婚了。蜜月期在国外某个海岛度过的。长夜漫漫,海风习习。季白抱着许诩坐在沙滩椅上,突然想起当年事,低声说:“新婚燕尔,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好不好?”

许诩淡笑:“你还念念不忘?”

季白答:“当然,不过如果你选择大冒险,我也很欢迎。”

小剧场-陈北尧1

挂掉与叶梓骁的电话,陈北尧一抬头,就见慕善坐在沙发里,抬头望着自己。

他在她身旁坐下,将她抱进怀里,沿着长发轻轻的吻:“想问我什么?”

慕善说:“为什么这次要插手霖市警方的事?”

陈北尧淡道:“中缅联合打击犯罪,季白是全国着名警探,又参与过这个案子,性格还比较固执,肯定也会去。”

“然后?”

“所以我让叶梓骁给霖市警方带话,也就是给季白带话。缅甸境内情况很复杂,也许会有无法预知的风险。我给季白提供线索,他活命的机会才会更大。”

慕善心头一惊:“你为什么要帮季白?他是什么人?”

陈北尧淡笑:“叶微侬夫妇对我们有恩。”顿了顿说:“荀彧的父亲是季家的老部下,他现在的仕途发展还要看季家的支持力度。我是荀彧的朋友,我帮季白,消息传到北京,等于是帮了荀彧。”

39

“如果入缅,留心黄金蟒。”这是叶梓骁带给许诩的话。

黄金蟒,缅甸巨蟒的一种,体型大、花纹艳丽、凶猛、剧毒。

许诩认为,从句式和用词判断,这句话虽然提到了“黄金蟒”这个对象,但仅仅是一句有备无患的提示,没有更明确的导向性,所以基本可信。

黄金蟒,当然也可能是某个人或者某种势力的代号。只是中缅间信息闭塞,许诩搜索了警方资料库,一无所获。

季白将这条信息汇报给了上级,很快中缅边境警务办公室传回消息,他们也不清楚。

周一下午,风和日丽、阳光温煦。许诩坐在位置上看资料。

忽然来了电话,局长召见。

局长的神色凝重而严肃,将一份文件递给许诩面前。许诩一看,是公安部“关于成立专案组跨境打击中缅犯罪集团”的批示。

“噜哥,原名赵晓鲁,东北哈尔滨人。”局长沉肃说,“根据最新线索,她不仅控制了国内多个人口贩卖团伙,还多次将缅甸妇女贩卖到广东沿海,组织卖~淫活动。此外,她的犯罪集团,还跟边境运毒、枪支入境有关。这个毒瘤,我们必须坚决拿下。”

许诩已经猜到局长召见的用意,有点意外:“我去?”

局长点头:“本来轮不到你。但上次是你跟姚檬负责照顾受害人,只有你们跟噜哥近距离正面接触过。公安部点名让你们中间去一个。”他微蹙眉头:“姚檬一直请病假,我也找她谈过,她表示身体条件无法支持越境工作。另外,上一次她也出了纰漏。想来想去,只有你了。不过你去也有好处:噜哥是女性,有女警跟着办案会比较方面;而且抓捕她时,很可能还会解救出更多受害者,你是心理专家,能够更好的安抚受害人。”

许诩点头表示理解。

看她一脸波澜不惊的样子,局长笑了:“怎么样?敢不敢出国抓犯人?”

许诩答:“敢。”

局长微笑:“好!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跟专案组负责人通过气,你是见习警察,又是女孩子,不会安排一线工作给你。你就跟着过去,负责一些文档和后方支援工作就可以了。不过,我们局就出你一个,你去了,就代表整个霖市警局,有信心圆满完成任务吗?”

许诩:“保证完成任务。”

许诩离开局长办公室,刚走到刑警队门口,就看到季白跟副局长走出来。两人拿着份文件,面色严肃的说着什么。

擦身而过的时候,季白目不斜视,眸中却快速闪过似有似无的笑意。

许诩看到他,心头也泛起淡淡的愉悦。走进办公室坐下,才想起来要去缅甸的事。

晚上再告诉他吧。

快下班的时候,刑警队开周例会。

各人汇报手头工作,季白坐在首位,面色沉肃,时不时低声发问,给出意见。

这时门外脚步声响起,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陪着局长走进来。

大家全站起来迎接。局长笑着说:“都坐吧。我看还是要亲自来宣布这个消息。”他目光赞赏的望着许诩:“局里决定,派许诩参加赴缅打击联合犯罪行动。这是对刑警队的信任,也是公安厅对我们局的信任。”

说话的时候,赵寒已经接过副局长手里的文件,分发给大家。页面最下,赫然印着许诩的名字。

大伙儿先是有点意外,然后都笑了,朝许诩鼓掌,纷纷出言鼓励。老吴和大胡微笑之际,则看了眼季白。

许诩立刻站起来,表示会尽力,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热烈的气氛间,她下意识也看了眼季白。

季白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沉黑的眼睛却静静的盯着她,看不出在想什么。

局长离开刑侦队,刚回办公室坐下,季白就来敲门了。

“局长,我怎么没在行动小组里?”

局长微微沉吟。

这次行动是上头批示,所以他并没有征询季白意见,而是直接向刑警队和许诩本人下达命令。现在看到季白找上门,才想起两人是恋爱关系。

局长一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做决策当然不会考虑这些无关紧要的因素。而不让季白去,的确有别的原因。

“这件事你就不必考虑了。你的刑侦能力的确出色,专案组讨论人选的时候,你也是备选。”局长话锋一转,“但当初你加入刑警队的时候,我可是答应过你家里,虽然风险无法避免,但不会把你往明确有危险的地方派,这一点当时你也同意。这次缅甸之行,虽然有缅方协助,不会有危险。但毕竟是战乱之地,我想你家里不会同意你去。”

季白没说话。

他来找局长,倒不光是为了许诩。就像局长说的,他本身刑侦追缉能力就是全国拔尖的,更适合参加这次行动。而且噜哥是从他负责的行动里逃脱的,跟其他硬气的刑警一样,季白很想亲手将她抓捕归案。

但局长的态度明显很坚决。而且这事估计也已经传回北京了,很难回旋。

这天晚上,季白把许诩送到家楼下。许诩微笑:“再见。”

刚要转身,季白把她的手一拉,抬头看一眼楼上,淡笑:“我还没去过你家,参观参观。”

季白当然不是为了参观。虽然女朋友的家的确收拾得干净又舒适,稍微转了圈,就拉她在沙发坐下。

然后就抱起来放在大腿上开始亲。

缅甸的事,季白没有太介怀。刑警时常为案子出差,而且许诩这次过去是做后勤文职,危险性不高。两人都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人,性格也都豁达干脆,不会有什么缠绵扭捏依依惜别的举动。

只是季白亲着亲着,看着怀中人儿绯红的脸,闻着她身上软软的香,越来越不忍放手。过了一会儿,低声在她耳边问:“要不要我也一起去缅甸?”

许诩坦率的答:“无所谓。”

虽然这个回答很符合她的性格,也符合实际情况…他真要是去了,只怕根本无暇照顾她。但是她全无留恋的态度,还是叫他心里有点失落。大手一收,将她更用力的按在怀里,唇舌吻得更深入,大手也撩开她的衬衣,慢慢探进去。许诩伸手拍他,他随她反抗,大手坚定不动的握住两团柔软…慢慢的,她的呼吸也有点急促了,小小的身体在他怀里微微颤抖着…季白沿着她娇嫩的脖子,一寸寸的含…

“喀嚓”一声轻响,从门口传来。

刑警的听觉是极为敏锐的,季白迅速从许诩胸口抬起头,两人对视一眼。

“我哥!”许诩一把推开季白坐起来,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季白可不慌,意犹未尽的将一只胳膊搭在她肩上,这才跟她一起看向门口。

  如果觉得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丁墨小说全集如果蜗牛有爱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