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丁墨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季白走到许诩车厢门口,侧耳听了听,里边静悄悄的。他微微失笑…睡着了吧?小家伙永远是这么镇定,让他这个男朋友好没有用武之地。

其实许诩也没睡熟,浅眠打着瞌睡,过一阵也会观察车外情况。

不过季白不想打扰她,点了根烟,靠着她的车门,看着窗外漆黑的天空、摇晃的光影,守着不动了。

夜里终于有稀疏或是密集的枪声传来,红光隐隐照亮了天空。季白听身后车厢依然安安静静,心情仿佛也随之变得平静。他顺手给车厢外站台上的、一脸稚嫩的年轻士兵递了包烟。士兵露齿而笑,向他打手势,半天弄明白了,士兵说天亮就会撤退,让他放心。

第二天许诩醒的时候天刚亮,火车已经在通畅的铁路上笔直飞驰,两侧稀疏出现农舍和牵着牛的村民。陈雅琳已经回来了,在对面铺睡得正香。看来危机已经完全解除了。

许诩下床去洗漱。经过季白车厢的时候,下意识抬头望去,季白跟个同僚正坐在床边吃方便面,看到她,淡淡一笑。

火车很快就抵达目的地…木巴镇。

噜哥人并不没在木巴镇出没过,专案组首先来这里,原因有点复杂。

因为是在异国,中方警员没有执法权,只能以“观察员”身份,随缅方开展行动,亦不能佩枪。但缅方的态度其实有点微妙,他们表示,罪犯大多是中国人,而他们并不掌握这些人的犯罪事实。所以他们愿意配合抓捕,但前提是有这些人的犯罪证据。

所以现阶段,专案组最重要的任务,是收集犯罪证据,提交缅方,由缅方实施抓捕行动。

而噜哥集团在国内恶名累累的罪行就是人口贩卖,按照广东警厅提供的证据,他们拐卖的缅女,有相当数量来自木巴镇这一带。所以专案组希望走访受害者家庭,获得直接证据。这样也能给缅方更大的动力…因为受害者都是缅人。

从车站前往镇上,还有两个小时车程。提萨调了辆军用大卡过来,载众人过去。士兵们则跑步前进。山路泥泞而颠簸,大家坐在暗暗的车后厢,都没说话,也有人闭目小寐。

季白坐在许诩身旁,伸手揉了揉疲惫的眉心。许诩小声问:“昨天没睡好?”

季白瞥她一眼,不答反问:“你呢?”

“我还可以。”

“那就行。”他没头没脑说了句,头靠着车壁,闭上眼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头一歪,靠在许诩肩膀上。许诩抬头看没人注意到这边,调整了一下坐姿,坐得更直了,让他能更舒服的靠着自己。

季白低着头,嘴角微不可见的扬起:老婆,昨天我可是又陪了你一晚上。

木巴镇毗邻江边,河岸边停着几台正在车水淘金的大船,许多简易工棚沿江而立。村舍都聚集在河堤之后,错落而密集。燥热的空气里,有淡淡的水腥味,也有甘蔗的甜味。

按照专案组掌握的资料,这个村落至少有二十多名年轻女性,被贩卖到中国境内。因为这一批被解救的缅女,还在跟缅方办理交接。专案组众人拿着纸面资料,走访了其中几户家庭。

很快有了发现。

虽然有几家支支吾吾推说,女儿只是外出打工,什么都不知道,拒绝再交谈;但也有四户家庭看到女儿在中国的照片,痛哭流涕。经指认,都是本镇相同的两名青年,为女儿介绍工作,然后就一去不复返。

人证物证俱在,老天仿佛也帮着专案组。很快,提萨根据村民提供的线索,带着一个排的士兵,突袭了江边一家餐馆,成功抓获了这两名人贩。一起被捕的,还有两名中国人。经一名村民指认,这两人也曾出现在村子里,有一次还是他们直接带缅女去中国的。

提萨的人可不像中国警方文明执法,揪着四个人就跪在餐厅前,一顿暴打,才押回来给专案组点收。这个收获让专案组众人兴奋异常。专案组长是一位副厅级干部,叫孙普,高兴的对大家说:第一天就是开门红,务必保持这个势头,狠狠打击噜哥集团。

因为已经是傍晚,专案组决定在木巴镇停留一个晚上,明天一早继续走访周边村落。同时连夜审讯人犯,争取获得噜哥犯罪集团的更多线索。

夜色渐深,遥遥村落一片寂静,只有提萨的士兵坐在村舍前的空地上,大声喝酒喧哗的声音。

狭窄简陋的农屋里,暗暗的灯光照得人犯的脸异常紧绷。季白和其他几名资深刑警,对他们进行分开拷问。但这几人异常顽固,只字不提。

不过专案组众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耐心好得很,陪他们继续耗!

凌晨三点,屋外的士兵们倒了一片,直接在草丛土地上呼呼大睡。时不时有人伸手拍打脸上的蚊子,用缅语低声咒骂。

季白和陈雅琳审问的是一名中国青年。他虽然一直没有吐露什么,但精力似乎已经有些不支,肥硕的脸微微抖动着,额头也渗出了层层的汗。季白和陈雅琳对望一样,都明白差不多了。

眼看他就快被攻克,突然间屋外传来一阵凌乱响亮的脚步声。季白二人心头一凛,都抬头望去。

“嘭”一声门被推开,是提萨手下一名排长,一脸气愤的说了一长串缅语。

季白盯着他,陈雅琳神色大变:“季白,他说今天提供线索的几个村民全被人毒打了,现在全跪在外面,要找我们翻供。”

天色黑得像迷雾,风吹得村落周围的树林哗哗作响。季白等人赶到屋外时,许多士兵都已经惊醒了,将跪在空地正中的十来名村民团团围住。

白天还是衣着老旧但是干净的村民们,如今全都鼻青脸肿衣衫破烂,有的还一头鲜血,胡乱用布包着;有的眼眶都被打出血了,看起来狰狞无比。

众人用缅语惊惧的哭喊着,空地上只有他们的声音,所有中方人员、缅甸士兵,都静悄悄的。

陈雅琳和缅方官员安抚了很久,才从他们口里弄清楚两件事:

一、今天晚上,有五六名歹徒来到他们家里,施暴之后威胁,如果继续作证,等专案组和士兵一走,就会杀死他们。就算他们的女儿被救回来,还会被卖到东南亚 ,比现在更惨。

二、那伙人让他们转告专案组: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缅甸治安不太好,继续追查下去,专案组难免会有什么人身意外。

组长孙普听完,直接爆了粗口:“去你~妈的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其他刑警也都火了:“狗~日的好嚣张!”“这帮孙子!”

提萨派去追人的士兵很快回来了,说赶到村口的时候,他们的车已经走远了,不见踪迹。

季白沉吟一会儿,对孙普说:“孙厅,我建议留下两人,安抚证人、同时向证人获得这一伙罪犯的画像;再押送犯人先到仰光,继续审问;我们其他人立刻沿公路,进行追踪抓捕。并请提萨少校留下一队人,暂时保护几名证人。”

孙普思索片刻,点头:“按你说的办,事不宜迟,马上上车。”目光扫视一周,刚要分派人手,就听季白淡淡说了句:“许诩跟着我。”许诩答:“是,师父。”

事态紧急,提萨的大部分人都留在后方,其他缅甸官员,也一同押送犯人回仰光;提萨亲自带了十来个人,跟着专案组。

本来提萨还对专案组的追踪存有疑虑…因为犯人已经离开有几个小时了。但当他看到季白等人根据车轮痕迹、脚印和地图进行精准定位后,不由得对中方刑侦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

卡车在山路上奔驰了半个晚上,天亮的时候,提萨找来几辆小车。

季白一直没休息,亲自开一辆车,许诩和两名士兵坐在后排。过了几个小时,他跟一个中年士兵换手,坐到许诩身边。

季白握着她的手,问:“你怎么看?”

许诩微微一笑:“是机会。”

季白也笑了。

许诩说:“这一伙人态度非常狂妄、言辞还有点不切实际,很可能是噜哥的犯罪势力在国内被打击后,新吸收的年轻成员,所以行事才会这么冲动大胆。噜哥行事一向谨慎,我们对她在缅甸的犯罪团伙成员一无所知。这帮人捅出这么个篓子,反而给了我们顺藤摸瓜的机会。”

季白淡笑:“孙厅说得对,今天是真正的开门红。”

又过了一阵,许诩轻声问:“你昨晚是不是在我包厢外头守了一整晚?其实没必要。”

身旁没动静,转头一看,季白已经累得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41

专案组追踪了两天。

第三天中午,抵达迈扎城。按照已有线索,这里也是噜哥集团经常出没的地方。因此专案组更加确定这伙人的身份。

迈扎城是缅北最繁华的的城市之一,但看起来跟中国某个城乡结合部没什么差别。新修筑的大片楼房,与树林、农田毗邻,公路上有宝马奔驰,也有农用拖拉机。

城镇正中,几条街都是拥挤林立的赌场、夜总会,大白天还闪着霓虹,音乐声很大很嘈杂,街上行人形形□。那伙人开着一辆面包车,在赌场背后一座不起眼的小楼落脚。

专案组并没有马上实施抓捕,而是像许诩说的,预备放长线钓大鱼。组长孙厅安排了两名刑警,留在赌场附近盯梢,其他人先找地方住下。

当地黑帮势力鱼龙混杂,为免打草惊蛇,孙厅让提萨找了家位置偏僻的旅店,其实就是家农家旅馆,三层木制小楼,朴素又安静,门口是大片的稻田,但是离公路很近。

孙厅召集大家开了个短会,讨论安排了接下来的工作计划和分工,然后干脆的大手一挥:“累了几天,全都去睡觉,明天一早各就各位。”

季白回房间后洗了个澡,倒头就睡。再醒来时,已经是夕阳斜沉。给许诩发短信:“吃饭没?”

回得很快:“刚到餐厅。”

季白微笑,回:“等我,马上下来。”

餐厅在一层,露天还摆了几张桌子。季白刚下楼,就看到许诩背对自己,坐在不远处的一张白色塑料桌子前。他嘴角微微扬起,刚想走过去,旁边一桌的陈雅琳和另一名刑警招呼他:“季白,坐这儿。”不由分说拉他坐下。

许诩听话的专门挑了个没人的桌子等他,听到动静,回头瞥一眼,继续低头吃饭。

提萨包下了整间旅馆,十来名士兵也正捧着盘子坐在、蹲在楼外廊道里吃饭,还有几个人弄了个炉子,自己烤东西吃。

许诩刚吃了几口,忽然感觉对面站了个人,抬头一看,是名皮肤黝黑的年轻士兵,在她盘子里放下一条肉肥焦黄的烤鱼。

许诩:“呃…不用,谢谢。”

但是士兵听不懂,朝她咧嘴一笑,走了。走出几步,还朝廊下士兵们一挥手,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士兵们全起哄,看着许诩笑。

普通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可能会尴尬娇羞,但许诩一般不会有这样的情绪起伏。她抬眸直视着他们,静默片刻,放下筷子,双手合十朝他们礼貌的点头微笑,表示感谢。

士兵们笑容更灿烂了。许诩继续低头吃饭,尝了一点鱼,味道还行。

过了一会儿,又有士兵走过来,手里一大块甜瓜,这是士兵们到旁边田里摘的。这下许诩有点过意不去了,起身婉拒推开,士兵强硬的将她手一拦,把水果放下,然后一脸笑容,立了功似的迈着阔步走回士兵堆里。

季白一边吃饭,一边抬眸看着士兵们频繁往许诩桌前凑。旁边的一位云南的老刑警,笑着说:“东南亚这边的男孩,都喜欢皮肤白的女孩子。许诩在这边会很受欢迎啊。”

陈雅琳笑着说:“中午一个士兵还跟我说:‘长官,你们中国警察抓犯人很厉害,但是怎么让小女孩也跟着破案?看起来比我妹妹还小。’”

她这么一说,旁边的刑警都笑了。

陈雅琳又说:“我还听到他们私下里说什么‘兔子’,八成是给许诩起的外号。”她的语气微微有些喟叹:“这些士兵,也都是半大不小的农村孩子,过早卷入战乱,没有正常的成长环境,其实本性大多淳朴善良,没有恶意。”

老刑警哈哈大笑,季白仔细一听,士兵们的缅语和笑声里,还真夹杂着零碎的中文“兔子”、“小兔子”什么的。

这时,集合号吹响,士兵们全起身去提萨那里集合了。走廊外顿时空空荡荡。许诩还坐在原地,埋头在吃。

过了一会儿,季白收到她的短信:“吃不完,有地方倒掉吗?”

季白回:“去屋子后头等我。”

屋后也是一条宽敞的走廊,全用黄褐色木头铺就,踩在上面吱呀作响。屋外正对的是一片小山,树林茂密,晚霞绚烂。许诩坐了一会儿,就见季白的身影从拐角出现。

吃饭用的是个大铁盘子,士兵们都是很豪放的把食物直接塞进她盘子里,鱼肉、牛肉、地瓜、蔬菜、水果…她几乎没怎么动,但自己盘子里的东西,也不好分给其他人。

她不喜欢浪费,当地人和士兵更是非常爱惜粮食,倒掉被人看到很不好。可旅馆没有冰箱,又不能放。

季白挨着她坐下,看她轻蹙眉头,微微失笑,伸手接过:“我吃。倒掉不好。”

许诩一怔,侧眸看着他:“你…吃得下?”

季白扫一眼盘子里的分量:“还可以。”刚才收到她的短信,他就果断没添饭了。

许诩知道,刑警办案有时候条件会艰苦,但大多数时候,季白是个对衣食住行很讲究的人,甚至跟她一样挑剔。虽然盘子里的东西应该挺干净,但她没想到,他会愿意吃,还是自然而然的接过就吃。

夕阳慢慢下坠,树林间的日光一点点变淡。旅馆周围安安静静,偶尔传来士兵的嬉笑声。

许诩看着身旁的季白。他吃得很安静,但是速度很快,大口大口扒拉。食量也真的比她大很多很多,盘子里的食物正匀速减少,那么多东西,都能塞进他的铁胃里。阳光照在两人坐的位置,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涂上一层淡黄的光泽,越发显得眼睛黑黝黝的,下巴还随着咀嚼的动作,一鼓一鼓,透出一股平时没有的、老实憨直的劲头。

许诩默默的想:好有男人味,真的好有男人味。

很快季白就吃完了,把空盘子递给她。许诩拿起来走了几步,又停步拐回去,低头凑过去,在他温热的脸颊轻轻一吻。

季白失笑,一把将她拉进怀里,说:“我房间有条缅甸官员给的烟,一会儿取了,分给士兵。”

“你觉得有必要?”

季白看着她白皙小巧的侧脸答:“有必要。”

礼尚往来,真诚相待。这样,平时他们也会多照应…季白家的小兔子。

接下来的几天,季白等人几乎全天候在外跟踪、监视、蹲守,许诩作为后勤,一直留在旅店里。大伙儿的付出非常有价值,已经初步确定了噜哥集团的五个主要据点。

在迈扎城这种不发达国家的边陲城市,政府放任不管,完全靠 、卖~淫、走私等非法活动,获得经济的畸形繁荣。而当地中国黑帮的犯罪手段也是五花八门,一句话…只要赚钱,什么都干。专案组只要收集到足够证据,就能名正言顺推动缅方展开行动,将他们一网打尽。

然而证据收集工作开始后,并不顺利。

专案组首先秘密走访了几户传闻中曾经被黑帮勒索、打劫过的中国商家。令人懊恼的是,尽管提及黑帮,他们的神色都会变得惊惶不自然,但无论怎么劝说,都不肯开口,更谈不上作证。

  如果觉得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丁墨小说全集如果蜗牛有爱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