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丁墨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调查取证工作陷入了困境,需要别的突破口。

这天中午,季白和另一名刑警乔装成游客,蹲守在一家中国人开的超市附近。

日头非常炽烈,白晃晃的水泥马路上热气蒸腾。季白两人穿的短袖,里面却藏了厚厚的防弹衣,热得汗如雨下。两个小时过去了,衣服就像在水里泡过, 贴在身上。

终于,一辆面包车突兀的从街角驶过来,在超市门口猛的刹车,车门哗的拉开,七八个手持铁棍的男人跳下车,凶神恶煞的冲了进去。很快,打砸声、尖叫声、哭喊声传来,从超市里跑出一些人,有游客也有当地居民。

季白拿起对讲机,低声说:“提萨,你的人进去。”

话音刚落,对面巷子里走出几个背着枪的克钦士兵,小伙子们一脸闲散,晃进了超市。

过了一会儿,那些歹徒冲了出来,坐进车里,绝尘而去。

季白两人走进超市,里头一片狼藉,所有货架被砸得稀烂,顾客已经全跑光了,几个售货员畏畏缩缩站在收银台后,一名穿着真丝衬衣、三十余岁的彪壮男人,鼻青脸肿的坐在地上,脸色非常难看…超市当天的营业收入全被抢走,此外照相机、手机、虫草等高价值货品也被搜刮一空。

受害的店主叫周成博,很快被季白等人,秘密带到临时安排的一家酒店房间里。

窗外夜色幽深,周成博坐在椅子里,伤口已经包扎好,脸色铁青。他本身是个豪放强硬的性格,今天歹徒闯入后,为了阻止他们抢劫贵重物品,他还与其中一人发生了厮打。

季白沉吟片刻,开口:“周先生,按照这伙儿歹徒的往常做法,你不仅会损失金钱,本人也会被他们绑架,向你的家人索要赎金。你今天是幸运的逃过一劫。”

周成博脸色骤变。他其实听说过类似传闻,曾经有中国商人受尽虐待,支付巨额赎款后才被释放。

但传闻毕竟是传闻,当地招商引资的政策又实在太优惠了,他心想富贵险中求,还是来迈扎城经商了。而前几个月确实也平安无事,赚了不少。没想到今天还是被盯上了。

其实今天对于专案组来说,也是比较尴尬的情况…中国警察没有执法权,当地警察不作为。只能在关键时刻,让克钦士兵进去,喝止他们。军方和黑帮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但到底有些忌惮,所以没有把人掳走。

季白看着他的脸色,继续说:“今天他们没得手,以后肯定还会再来。你只有与我们合作,彻底铲除这个祸害,将来才能继续平平安安赚钱。”

周成博闻言沉思片刻,猛的抬头看着季白:“我愿意作证!老子这辈子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警官,一定要把他们都抓干净!”

周成博不仅愿意作证,还表示要去说服他的同乡商人,一同揭发中国黑帮的罪行。这让专案组喜出望外。孙厅指示:继续暗中开展调查取证工作,同时保护好周成博的生命财产安全,绝不能让他被黑帮加害。

季白把周成博送回住处,再回到旅店,已经是夜里八点多。夜风徐徐,地面依旧冒着热气,他抬头望着许诩窗口柔和的灯光,微微一笑,回了自己房间。

这几天在外面跑,衣服能湿了又干好几回,脱下来有白白一层盐渍。季白把臭衣服扔盆子里,就去洗澡了。

比起其他人,留在旅店的许诩,工作相对轻松。到了晚上也没什么事,坐在床上看资料。听到楼道里熟悉的脚步声,就知道季白回来了。

因为天气实在炎热,大家睡觉前都把窗户和门开着通风。许诩端着盘水果,敲门走进季白房间时,正好看到他穿着T恤短裤,坐在一个大盆子前洗衣服,倒像个普通的居家男人。

旅店条件简陋,只有一台老式洗衣机,根本轮不上,许诩嫌不卫生,也从来不用。季白也是如此。

许诩走到他身边蹲下,季白抬头亲了她一下,继续劳动。许诩蹲着不动,把水果一块块喂到他嘴里。等他吃完了,又给他喂口水、擦擦嘴,然后拍拍自己的手,自个儿躺床上看书去了。

夜色很静,窗外传来农田里青蛙的叫声,林间昆虫的低鸣,还有季白洗衣服的声音。许诩看了一会儿书又忍不住放下,看着盆子里的衣服:“你就洗成这样?”

季白看她一眼:“有意见?”

其实季白洗衣服,在男人里已经算挺干净挺到位了。但到底是男人,动作难免大开大阖,落在许诩这种精益求精的人眼里,不行。

“让开,我来。”许诩跳下床走过去。

季白却将她手一拦:“不用,一边呆着。”

许诩疑惑:“为什么?”

季白看着她,没答。

是啊,为什么?以前在警校,看别的男生有女朋友帮忙洗衣服,其实有点羡慕。心想哪天也能有这么个女孩,让他心甘情愿穿着她亲手洗干净的衣服?

可真的有了这个她,却舍不得使唤。

季白眼中浮现笑意:“闲着没事?去拿点防蚊膏给我抹抹。”

“哦。”

许诩房里的防蚊膏已经用完了,下楼去找旅店老板又要了一瓶。回到季白房间时,衣服已经迎风一件件晾在阳台上,季白刚好冲了凉从浴室走出来,身上只穿了条沙滩短裤。

许诩还是第一次看到他chi裸的上半身,微微一怔,目光立刻下移。

季白眼中升起笑意,走过去,拉她在床上坐下,把整块背对着她:“抹吧。”

“哦。”

这几天他晒黑了点,脖子颜色明显比背上深,他的背宽阔结实,腰倒显得窄而有力,右肩上还有一道细细的暗红的伤痕,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因为隔得近,她甚至闻到了男人肌肉散发出的一点点微热气息,这让她的脸默默发烫,立刻挖出一小块药膏,均匀的涂抹起来。

季白正对着阳台,眼睛看着窗外幽深的夜色。许诩的动作很轻,冰凉柔软的手指,擦过他的皮肤,令他全身毛孔仿佛都张开…

夜色越来越深,小楼内外安安静静,季白将许诩压在床上,唇深深的吻着纠缠着,一只手大手摁在她胸~口,轻轻的揉。空气里只有两人略显燥热的呼吸声。

许诩穿的是一条齐膝的家居裙,非常凉快,但是样式保守,才穿出房间。季白腾出一只手,滑到了她裙摆上…是探进去呢还是探进去呢还是探进去呢…

大手刚摸到她的一只膝盖,就被蹬了一脚。季白失笑,刚要说话,忽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季白抬起头,停住不动,许诩也看着门口。

敲门声传来,是组长孙普的声音:“小季,开门,有点情况跟你沟通一下。”

孙普是刚刚接到国内电话,得到些新线索,一时兴起,就想跟最得力的组员先沟通沟通。在门口站了几秒钟,季白才来开门。

两人在沙发坐下,季白床上的蚊帐是放下的,薄被也拢成一团,还丢了一堆衣服,乱七八糟。

孙普了然…季白应该是睡了,被自己吵醒。不过工作为重,他也不在意,就跟季白聊了起来。

孙普呆了十来分钟就走了,季白刚关上门转身,就见许诩从被子里冒出小小的脑袋,长长的吐了口气。虽然两人都有分寸,不会因为恋爱耽误工作,但旁人不一定这么想。他们一直不对专案组的人说,也是没必要。

季白笑意加深,坐到床上,将她连人带被子一团抱进怀里:“继续?”

许诩推开他:“快十点了,我回去了。”说完就推开他,又扒开被子,往床下爬。

季白本来没打算留她,毕竟明天还有工作。谁知一抬眸,就见她腰臀正对着自己。大概是在被子里蜷缩姿势,米色裙子下摆不知何时掀了一角,搭到了腰上。露出整条白皙纤细的大腿,那线条柔美光滑的不可思议,就跟玉脂似的。再往上,就是条酒红色小内裤,恰恰勾勒包裹住雪白的臀,那臀小而翘,他两只手掌都能…

喉咙瞬间有点发干,他下意识一伸手,握住了她的脚踝。

许诩下床被阻,有点意外,刚要开口让他松手,忽然感觉到…屁股和大腿有点凉…反应过来,立马反手将裙子一拉、遮住、还拍了一下确认稳妥。

再回头,季白已经松开了她,神色淡然自若,眸色沉沉的看她一眼,不语。

许诩的脸慢慢烫了起来,立刻跳下床,告别:“我走了。再见。”声音闷闷的。

许诩回到房间,躺了一会儿,摸出手机百度:“初次性~~~~~~交注意事项”。

看了一阵,终于冷静下来。

草木皆兵为时过早…睡觉!

许诩决定以后晚上尽量不去季白房间,现在两人都在出公差,万一干出出格的事,她觉得不合适,季白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接下来几天,两人基本没时间单独相处…随着证据逐渐丰富,专案组终于开始筹备最后的收网抓捕工作。大家忙得昏天暗地,每天睡觉时间都不够,两人也完全没再去想工作以外的事。

连续艰苦的工作了十几天后,孙普带两名刑警,赶赴周边另一个城市,与缅方官员会晤,确定最后的抓捕日期和行动计划。迈扎市暂时留下季白、许诩等七人。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密切监视多名犯罪嫌疑人,同时保护周成博等主要证人。

天色刚亮,季白就到了周成博的超市,跟上一位值夜的刑警换班。

周成博就住在超市后头的办公室里,刚起床。这段时间下来,他跟季白已经很熟了,丢一包烟过来:“台湾烟,还不错,够冲。”

季白接过,深深闻了闻,又还给他:“是不错。谢谢,戒了。”

周成博就笑:“我看他们都抽,刑警还有不抽烟的?怎么,老婆不让?”

季白脑海中浮现许诩安静的侧脸,心头一柔,淡笑不语。

周成博见他默认,点头:“我一猜就是…我老婆也爱管。”

两人正说话间,有人在外头敲大门:“老板,包裹。”

是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穿着邮政制服,双手捧了个四四方方包裹,小心翼翼放在柜台上。

周成博掏出笔签收,嘀咕:“你还挺早!仰光?啊对,是我舅舅…”

送货员沉默着,拿了回单,转身大步走了。季白站起来,盯着他的背影沉吟不语。这时周成博边拆包裹,边问:“季警官,你老婆是干什么工作的啊?”

专案组其他人今天都外出了,只有许诩留在旅店里,忙碌的整理证据资料。

爆炸声传来时,她正望着窗口在思索案件问题,听到轰鸣的声音,一抬头,就见远远的城中,燃起了一簇浓黑的火光。

那个位置很熟悉,正是周成博的超市附近。

许诩拿出手机拨季白电话,一遍、两遍、三遍…不通。

她拔腿就往楼下跑。刚到楼门口,又停住,转身跑向提萨的房间。

提萨今天留在旅店休息,许诩进门时,他刚挂上房间的座机听筒。他已经得到了消息,所以脸色极为难看,用生涩的中文对许诩说:“周…季…爆炸!”

42

事态紧急,提萨开一辆军用大卡,带上许诩和二十多个兵,火速往那边赶。

天色已经全亮,晨光照得整条街明晃晃的。远远便见烟光之处,人影绰绰。沿街许多窗户大开,住户探头张望。

到超市跟前的时候,火已经熄得差不多了。昔日洁白宽敞的商铺,此刻灰黑破损、烟尘弥漫,满地都是倾倒的货品和玻璃碎片。

手机依然没信号…以前发生过手机信号遥控的爆炸案,所以这次爆炸一发生,军方就切断了通讯网络,避免爆炸再次发生。信号不知何时能恢复。

其他刑警也没出现…他们今天都有监视任务,并不能随时脱身,也许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加之通讯不通,要联络上还需要时间。

许诩和提萨暂时只能靠自己。

提萨点了一队兵,对他们低语几句,又拍拍每个人的肩膀。士兵们点点头,一个个转身就往超市里冲。围观人qun看到这架势,议论声更热烈了。

许诩一个人在马路中间站定,面前十几米处是狼藉的超市,背后是嘈杂的人qun,侧面相隔不远的十字路口车来车往…所有纷杂的画面和声音,仿佛同时涌进她的脑子里。

她首先注意到的,是停在超市对面马路上的季白的车。这让她心头一跳,立刻深呼吸凝神静气,继续搜寻。

超市周围没有血迹,也没有其他可疑痕迹。她又绕到后巷,微微一惊…超市后门半掩着,地上、墙面溅有斑驳血迹…这里发生过厮打。

许诩回到马路上时,士兵们已经彻查了整个超市…里面没人,也没有伤者和尸体。这让许诩和提萨稍微松了口气,但心依旧紧紧悬着。

士兵们开始盘问路人,看能否找到目击者。

超市地处闹市区,人口密集,很快有了线索。

爆炸发生时,一位清洁工人正好在超市后巷附近打扫。他说:“我看到有人在巷子里打架。七八个人,拿着铁棍,打两个男人。”

这印证了许诩的推测。她拿出手机,翻出季白的照片,又从资料袋里拿出周成博的照片给他看。

“对,被打的就是他们,身上都挂了彩。我怕惹麻烦,就先去扫对面街了。过了一会儿听到爆炸声,我往这边一看…那几个拿铁棍的,拖着两个浑身是血的人,上了一辆面包车。”

清洁工人记住了车牌号。很快,士兵就在相隔两条街的一家赌场后巷里,发现了这辆面包车。

提萨和许诩坐在街头的一辆小车里,透过望远镜,只见赌场后门守着两个彪壮大汉,而面包车车门和地上,依稀残留着血迹。

这个赌场,也是噜哥集团的主要据点之一。

提萨看着许诩:“我的人不能进去,只能等你们的人过来。”

博彩业在迈扎城合法。当初为了最大程度招商引资、消除投资商的疑虑,总司令对商会承诺:除非受命执法,克钦军人永不踏入赌场。而现在,正式的抓捕命令还没下达,所以提萨不能进去。

太阳已经很大了,灰白的水泥地面,仿佛也冒着丝丝热气。许诩看着赌场大门,那里不少人进进出出,嘈杂的音乐、闪烁的霓虹,大白天透出一种浮躁的繁华。

“不能等。我进去找他。”

真的不能等。

  如果觉得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丁墨小说全集如果蜗牛有爱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