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丁墨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清洁工人并没有看清被拖走两个人的脸,可能不是季白,但也可能是他。

许诩几乎可以肯定季白避过了zha~~弹,七八个打手应该也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今天他身边多了个周成博要保护。而且他没有枪…这里不是大陆,这里的黑帮核心成员,几乎人手一枪。

如果今天露面的是噜哥这样的大头目,许诩就不会进去。因为噜哥绝不会轻易动一个警察。

但偏偏是那些喽啰。他们嚣张而狂妄,心智并不成熟,更容易犯下愚蠢凶残的罪行。

等待援兵也许只要十几分钟,可代价也许就是季白受尽折磨,甚至是他的命…她怎么可能让这种事发生?

在提萨和士兵震惊的目光中,许诩从包里拿出帽子和墨镜戴上,又喝了口水,推开车门,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几名打手守着的赌场大门。

许诩猜的没错,季白的确避过了zha~~弹。

当时周成博刚想拆包裹,就被季白拦住:“别碰。”

周成博看着他凝重的神色,也明白过来。可zha~~弹这种事对他来说,实在是电视剧里才会发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不会吧…那怎么办?扔出去?”

季白摇头:“不能碰。”看一眼正步出超市大门的邮政员,低声说:“从后门走。”

缓缓推开安静的铁灰色小门时,季白让周成博站在身后,自己则侧身立在门边。果不其然门一打开,一条黑色铁棍凌空砸下来。季白眼明手快,一把抓住那人胳膊,反手“喀嚓”一声扭断。那人吃痛惊呼,季白抓起他的头就撞到墙上,顿时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生死关头,季白下的全是狠手。身后又有一人挥刀砍过来,顷刻也被他打倒。

周成博喊:“去我车上!”

“不行!”焉知包裹不是幌子,真zha~~弹或许就在两人的车上等着?季白环顾一周,低喝:“跟着我!跑!”

两人刚跑出几步,就见七八个大汉,手持铁棍砍刀,站在巷口。大概没想到两人这么快会跑出来,那些人都是一愣。为首一人立刻伸手从腰间拔枪…季白俊脸紧绷,眼神狠厉,一声暴喝:“警察!”声音浑厚凶悍得令所有人心头一震。

那人也被惊得手一顿,就这一分神的功夫,季白已经欺身上前,擒住他的手腕,空手夺枪,一脚踹在他的膝盖骨上。

其他人见状,手里家伙全朝季白招呼过去,季白顿时浑身挂彩。身后的周成博被这一幕激出了血性,扭住一个大汉厮打起来。

许诩没有料到,清洁工人也没有看到的是,季白和周成博最终击退了这伙歹徒,从巷子里逃走。被zha~~弹炸伤、最后被同伴拖走的,是后门被季白打倒的两个歹徒。

季白带着周成博跑了两条街,才打了辆出租,直赴专案组下榻的旅店。这时季白才知道,许诩和提萨出去找自己了。

等他一路找到赌场所在的那条街,另外两名刑警也刚刚到,而提萨脸色难看的看着他:“季,许坚持进去找你,已经十分钟了…”

许诩走进赌场,先去柜台换了一堆筹码。柜台经理见她一个小姑娘,不由得多看几眼。许诩笑着挥了挥手机:“没信号。一会儿我妈会来。您能带她进来找我吗?她穿白色上衣、红色裙子,挎一个LV的包,很好认。”

经理顿时笑了:“没问题。”

许诩先去玩了两把骰子,然后目光落在台子周围一个年轻保安身上。其他保安面相都挺凶,懒洋洋的目光淡漠,或者没什么表情。唯有他时不时面带笑容,挺精神,保安服崭新。

“哥,能给我买瓶红茶吗?”许诩递了个筹码给他。筹码是一百块,保安当她是出手阔绰的富家女,当然乐意。

很快把水买回来,许诩没赌了,坐到边上休息,又问他:“你是山东人吧?咱们是老乡。”

那人听到她的口音,面露惊喜。

过了一会儿,许诩说:“阿志哥,洗手间在哪里?”

阿志说:“我带你去。”

许诩想了想说:“不要了。我妈一会儿会来,你让她在这里等我。你们经理认识她。”说完朝柜台后的经理挥挥手,经理看到,也笑着朝小姑娘挥挥手。

阿志想原来你认识经理,点点头,给她说了方位。过了一会儿,还跟边上的保安说:“这是我的老乡,经理的朋友。”

许诩在洗手间呆了一小会儿,就推门出去,没有回营业大厅,而是拐进后面的办公区。

她敢只身进来,并非无的放矢。

一是她看起来年纪小,不容易引起人注意;二是她这些天负责后勤,早把每家赌场的平面图记得滚花烂熟。赌场后面一般都有间“接待室”,用于对付还不上赌债的顾客。季白如果被抓回来,多半被关在那里。

只要找到他,她就能救他。

通往“接待室”的走廊上,守着一名打手,看到她蹙眉拦住:“这边不能过。”

许诩微微一顿,低下头,声音有点抖:“我来还赌债,刚刚在门口问了个叫阿志的先生,他说他不清楚,让我进来找老板。”

打手一愣:“谁的赌债?”

许诩答:“我哥的,叫陈阳,前几天我接到电话,说欠‘大富华’20万,我过来送钱…”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

打手又愣住了。‘大富华’是另一家赌场的名字,隔了几条街,这家叫‘大富豪’。赌场取名都求好彩头,在迈扎央富华富豪富乐都有。他想这小女孩肯定是听错了赌场名,20万啊…

打手把她带到一间小办公室里,还给她倒了杯茶:“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老板。”

他的身影刚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楼梯上,许诩就轻手轻脚推门跟过去。走廊里很静,她眼尖在墙边发现了两滴血痕,心头一抖。

终于到了“接待室”门口,门开了一条缝,隐隐传来男人的咒骂声和呻~吟声。

许诩深吸一口气,用力一把推开门。

门大大敞开,许诩跟屋内站着的几个男人面面相觑。

她快速扫一眼床上两个血肉模糊的陌生男人。

“呃…叔叔,厕所在哪里?阿志说在这边。”

几个男人都沉默的盯着她,其中一人抬手指了指走廊另一头。

“谢谢!”许诩一脸窘迫的替他们带上门,转身,快步往外走。

太好了,不是季白。不是季白。

她心头紧压的一块大石倏地放下,全身仿佛都有一阵暖流淌过。

眼看就要到走廊尽头,只要拐一个弯,就能到营业大厅,身后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呼喊声:“哎!别走!”

许诩脚步一僵,回头。

是之前去通报老板那个打手,他狐疑的看着许诩:“你去哪里?老板说让你上去。”

许诩看他一眼,怯怯的说:“对不起,我搞错了。刚才在你办公室看到,你们是‘大富豪’,手机没信号,我用了你的座机,打了大富华的电话。他们说马上派车到外头接我。对不起,打扰了,谢谢你。”

打手再次愣住了…老板的意思是先把钱收了,回头谁还认识谁?可这小姑娘居然给大富华打电话了,大富华是另一帮势力开的,现在还要过来接人,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这钱还怎么吞掉…

他发愣的时候,许诩朝他又感谢的鞠了躬,刚要转身,就见接待室的门推开,几个男人走出来。

听着那些男人们跟打手正低声交谈声,许诩脚步更快。

“等下!你是怎么回事?”有人喊了声。

许诩后背刷的冒出一层冷汗,双腿也有点发僵。

她已经走到了拐角处,这里没有灯,光线阴暗,通往营业大厅的门紧闭着,那头的吵杂人声隐隐传来。咫尺之遥,却像隔着云端山海。

是跑还是继续骗?

就在这时,斜刺里猛的伸出只手,牢牢的抓住了她的手腕。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阴影中闪现。季白英俊的脸铁青而紧绷,沉黑的眼就像化不开的浓墨,深深看她一眼,牵着她转身就走。

许诩脑子里一懵,任由他牵着往前走。原本有些发冷的手,在他温热有力的大掌里,仿佛也变得灼烫起来。身后的那些穷凶极恶之徒,瞬间变得不足为惧,不值一提。她竟全身放松下来。

明明暗暗的光影里,他的侧脸坚毅而沉默,他的身形挺拔如山,他迈出的每一步,都像踏在她的心上。一种难以言喻的悸动,缓缓的在她心头蔓延,蔓延到躯干四肢血脉里。而她的心,突突的凌乱的跳动着。

走廊上几个男人都跟季白交过手,看到他都是一惊。有人骂了句“操”就想冲过来,

季白冷冷的一回头,极轻蔑的看他们一眼。

竟像是被他气势所迫,又或者是白天被打得太惨,那几人一时僵住,无人上前。

季白牵着许诩,一直走一直走,两个人谁都没说话。穿过走廊,出了赌场后门,交握的双手已经是满满的汗水。

43

“密那”城位于迈扎城以东,是克钦邦首府。与小城市暴发户式的繁荣不同,密那是真正的大都市,高楼林立、企业汇集,亦是权贵富人的聚居之地。

爆炸的消息传来时,噜哥正在一家水疗中心做SPA。

一旁伺立的手下看到她骤变的脸色,挥挥手让美容xiao姐先出去。噜哥光~裸着白皙的、满是旧伤的身体坐起来,拿着手机冷冷道:“炸就炸了,为什么人还没炸死?”

那头的手下一滞,答:“有个中国警察跟周成博在一起,特别能打,刚刚还跑到赌场来闹…”

噜哥心头微微一惊。她忽然就想起前些日子听到的一条消息…有批中国警方官员,到过仰光与缅方会晤。但因为年初到现在,中缅双方一直就跨境犯罪问题频频开会、实施一些合作举措,所以她没太在意。

了暂避风头,这位势力盘踞两国的女老大,近段时间都闭门不出、生意交给手下打理,也就不会像以前那样事无巨细的过问。中国警方的侦缉手段有多厉害和隐蔽,她尝过苦头。手下或许还惘然未觉,但她把两件事一联系,心头冒出了冷汗。

沉思片刻,她说:“场子继续开,骨干马上撤!什么时候能回迈扎,等我通知。”

迈扎城。

季白和许诩步出赌场后门时,身后几步远处,还跟着七八个手持武器的打手。

人都有从众心理。当一qun人心里发毛,又吃不准对方到底要干什么,他们会更倾向于伺机再下手。这是种非常微妙、一触即发的对峙状态。

然而当他们跟出后门,傻眼了…原本负责守门的打手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取代他们的,是两个看起来跟季白同样凶悍的男人。而他们身后,站着几名全副武装的克钦士兵。

克钦军人永不踏入赌场,但要是人出了赌场门,跟散兵游勇起了冲突,生死不论。

季白牵着许诩的手一直没放。越过克钦士兵,走出巷口,终于到了车水马龙的大街上。

许诩的心情已经彻底平复,抬头朝季白释然一笑。想把手抽回来,却被更大的力气握紧。

他的脸依旧紧绷着,看起来有点吓人,黑眸更是沉得像坚铁…

这目光太慑人,竟然令她有点移不开视线。

“你们没事吧?”陈雅琳远远跑过来。

季白盯着许诩:“没事。”握着她的手一紧,然后松开。

他和陈雅琳低语着朝前走去,没再管许诩。许诩望着他挺拔的背影,之前在赌场第一眼见到他时,那心头微颤的悸动感,又无声无息的冒了上来,心口竟然微微有些发疼的感觉。

很快,几名刑警聚集碰头。

季白恢复冷毅神色,声音低沉有力:“联络孙厅:现在已经打草惊蛇,犯罪分子很可能外逃,必须提前展开抓捕行动!”

孙普接到季白电话后,马上向缅方提出交涉:即刻通知当地驻兵和警方封锁全城,同时请克钦总司令以最快速度派出一支军队,进入迈扎城执法。

一天之间,迈扎风云突变,人心惶惶。

天黑的时候,刑警们回到旅店,短暂碰头并分工。明早执法军队抵达前,他们必须和提萨的士兵一起,通夜盯守在噜哥集团主要据点外围。

犯罪分子走投无路,很可能争个鱼死网破。今晚的任务,非常凶险。

散会后,许诩一个人留在临时指挥室。她的任务是后勤联络调度。没有危险,但同样紧张繁重。

敲门声响起时,她正与当地警方沟通道路封锁情况。

天黑的时候,刑警们回到旅店,短暂碰头并分工。明早执法军队抵达前,他们必须和提萨的士兵一起,通夜盯守在噜哥集团主要据点外围。

这任务非常凶险…犯罪分子走投无路,很可能争个鱼死网破。

散会后,许诩一个人留在临时指挥室。她今晚的任务是后勤调度。没有危险,但同样紧张繁重。

敲门声响起时,她正与当地警方沟通道路封锁情况。

季白今天把她从赌场带出来后,两人就忙得没说上一句话。还有十几分钟,他就要跟队伍出发了。

这种危机重重的任务,他有过不少次,亦坦然面对从无牵挂。可今天却下意识,想来看看她。

许诩一开门,就见他高大而沉默的矗立着。走廊里光线弱,他的脸暗而英俊,饱满的额头、深邃的眼、挺阔的鼻,都显得愈发硬朗有力。那双黑眸更是定定的望着她。

许诩用嘴型对他说:“等一下。”走回桌前坐下,继续讲电话。

屋内灯光很亮,风扇哗啦啦的吹着。她用肩膀和脸颊夹着电话,双手快速打着键盘。短发垂落在小巧白皙的耳后,发丝随风轻轻扬起。明明如此纤柔的小人儿,坐姿和动作却像个男人,四平八稳、利落有力。

  如果觉得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丁墨小说全集如果蜗牛有爱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