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书农小说网友上传整理丁墨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在指关节处卡住了,脱不下来。

又推了几下,还是不行。想:莫非是最近吃太多,手指粗了?抑或是怀孕导致手指肿了?

试了五六分钟,死活脱不下来。刚想拿出手机百度解决方法,就听到外头响起熟悉脚步声。

季白进屋,就见许诩双手插裤兜里,站在屋子正中,有点愣愣望着自己。

“还不睡?”他关上门,在沙发坐下,将拉进怀里。

“睡…”许诩神色淡然打了个哈欠,头老老实实靠在他肩膀上。季白已经累极了,很快就陷入沉睡。只是感觉许诩似乎睡得不安稳,总是在他怀里动来动去。他闭着眼,将腰搂紧,喃喃:“不许再动。”

第二天许诩醒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沙发上只有个人,身上搭着季白外套。

是被手机吵醒,季白声音听起来很清朗,似乎已经工作了段时间,沉声对说:“十分钟后来大会议室,大伙儿开个会。”

许诩马上弹起来,火速冲向厕所。

虽然季白到最后关头才叫醒,是心疼,但却叫番兵荒马乱。快速洗漱完了,到了会议室,人都坐满了,好在时间刚刚好。

大部分刑警还在外头,只有老吴赵寒几个留在办公室。季白简单说了后面工作安排,这时赵寒问:“许诩说几点筛查条件,们还继续吗?”

季白沉吟片刻,看向许诩:“把几点条件写到黑板上,们再梳理遍。”

许诩点头,起身走到会议室前头黑板前,刷刷刷开始写。写了几行,忽然感觉身旁季白目光灼灼盯着自己,有点异样,猛反应过来,看向自己无名指上戒指,脸顿时烧了起来。

此时正是清晨,警局许多人还没上班,整座办公楼安安静静。几个刑警也有些睡眼惺忪,可个个依旧目光如电,此时都看到了许诩停顿动作和手指上多出戒指,全都“明白”过来,看向季白笑了。

季白看着许诩绯红脸,眼中也浮现浓浓笑意。但到底是将目光从身上生生收回来,凝神继续跟大家讲案子事。

碰头会很快结束,大伙儿都起身,许诩低着头谁也不看,季白目光似有似无落在身上。

这时老吴走过来:“虽然案件紧张,但生活是生活,该恭喜还是要恭喜。恭喜们。”季白淡笑:“谢谢。”

赵寒几个也凑过来,个个说恭喜。季白全盘照收。赵寒说:“头儿太厉害了,昨晚那么忙,居然还有空送戒指。”

季白笑答:“是仓促了点,好在许诩肯戴。”

许诩脸就快着火了。

等人都走完了,季白转头,静静看着。

许诩低着头,把手伸到他面前:“昨天好奇试戴了下,取不下来。帮下。”

“哦,是这样。”季白接过手,仔仔细细端详了会儿,抬眸淡笑,“脑抽了才会帮取下来。”

许诩:“…”

又好气又好笑,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季白也不讲话,黑眸沉沉凝视着,这目光叫许诩心头撞。

“不催,不过态度始终明确…对来说,这半年已经足够让确认,是要娶人。”他轻声说,“等案子结束,定把昨天求婚、送戒指都补上。慢慢考虑。”

 

“嗯…”

季白看着通红脸,还想调侃几句,却听到急促脚步声,赵寒几乎是大步冲到门口。

“头儿,刚刚来消息,林区发现了第三具尸体。初步判定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

季白和许诩都是心头震,同时看向走道对面审讯室。

林清岩整晚都在里面,第三具尸体却在这个时间出现了。

60

辽阔的山岭,绿意茫茫,一眼望不到边际。而穿山公路上,此时却并不像平日寂静。

一辆辆悬挂着“XX电视台”、“XX报社”的车不断经过。更有一拨拨大学生,骑行或徒步往山上去,气氛嘈杂又紧张。

季白蹙眉问:“怎么回事?”

赵寒挂了电话答:“问清楚了:是一群学生最先发现了尸体,死者也是大学生。现在整个霖市都传开了。这些都是几所大学的志愿者,要上山参加搜捕。大胡他们已经在劝说了。”

尽管警察将大部分人都拦在山脚下,还是有不少人在警方设置路障前就上了山,狭窄的山路上堵了好几辆媒体车,三三两两的大学生也是随处可见。

季白等人“突破重围”赶到案发点,已经是下午了。记者和学生都被拦在封锁线外,吵吵嚷嚷。看到季白等人,闪光灯更是亮个不停。还有学生大声问:“请问警方什么时候能抓到连环杀手?”

季白沉着脸不答,带几名资深刑警和许诩,走向陈尸点。

这是一处僻静的山洞,警方的探照灯将洞内照得通亮,尸体就躺在洞穴深处,同样的姿势,同样的安静容颜。

大胡这几天一直在林区跑,见到众人,立刻上前:“死者叫沈红苗,霖大大四学生。”

大胡简略讲了缘由:原来沈红苗是霖大户外运动社团的成员,十天前一个人进山徒步户外旅行。林区实在太大,巡警都不知道她从哪里进山的。两天前过了预定归期,同学们发现联系不上她,自发组织搜救队进山,也联络了当地警方,没想到很快发现了她的尸体。又不知道听哪个村民讲,已经死了不止一个人,所以事情才闹大。

季白跟老吴、许诩走向尸体身旁。法医已做完初步鉴定,对他们说:“死亡时间初步判定是昨晚8点到10点,跟前两具尸体一样,死于氰化钾中毒,其他伤势也基本相同。”

许诩问:“凶手有可能延缓死亡时间吗?”

法医摇头:“不可能。氰化钾这种毒素比较特殊,服用后5-8秒瞬间死亡,并且皮肤、眼睑等处会有特定的反应。这些反应,并不会因为温度、湿度等环境原因改变,所以死亡时间的推断是比较准确的。”

众人都是一静。再望向尸体,只见周围泥土里散落着好些个凌乱脚印,大胡蹙眉说:“是学生们留下的。”

老吴是步伐脚印追踪方面的专家,他蹲下来,仔仔细细沿着尸体边沿查看,过了一会儿,举起手电,对着尸体腰侧的土地一指:“你们看,是不是有点眼熟?”

只见半硬半松的泥地里,印着个浅浅的脚印。许诩立刻翻出资料袋里,第二具尸体旁的脚印照片。老吴稍作勘探,点头:“脚印长度、花纹完全一样。是同一个人留下的。”

大胡看向季白:“头儿,看来还真不是林清岩?”

季白未答,老吴站起来说:“那也不一定,目前有两个可能:一、林清岩的确是无辜的;二、林清岩还有个同谋。”

许诩却是眉头紧锁,盯着尸体说:“这个可能性太小了…怎么会这样?”

所有人都看过去,只听她极为沉肃的说:“从凶手的作案手法看,他非常看重与死者建立亲密关系,这种关系是个人的、私密的、排他的。而且从犯罪史上,这种心理变态者几乎都是单干,分享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

可如果林清岩没有同谋,那就是说,还有第二个人,完全符合罪犯的画像。也就是说,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一案件,有两个符合特定画像的人出现?这个概率实在是…”

她没说完,季白沉声打断她:“许诩,回到物证上来。”

许诩心头一凛,只见他沉静目光环顾一周,说:“这个案子比较复杂,我们暂时不要做任何既定假设,这样反而会误导思路,我们只看证据。

现在我知道的是:一、从作案时间来看,杀沈红苗的,肯定是另一个人。二、沈红苗十天前入山,今天尸体被发现。这期间,我们设在山区周围的警力,并没有发现可疑车辆进出。这说明…凶手囚禁她的房屋,就在山区里。

我会立刻申请警力,搜索整个山区。找到凶手的老巢,一切就会水落石出。”

众人都是精神一震,许诩也是豁然开朗。这时季白手机却响了,他接起:“局长…是,明白了,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说:“我要去一趟省里,直接向省长和省公安厅汇报这个案子。老吴,你暂时替我指挥。另外,省厅刑侦队应该要接管这个案子了。”

众人点点头,赵寒问:“局里那边说,林清岩的羁押时间满了,他们只能先放人。”

季白淡淡点头,转身走出几步又回头,看一眼许诩。许诩朝他点点头,示意会照顾好自己,他这才大步走远了。

季白走后不久,刑警们刚勘测完现场,果然传来消息:省刑警队队长会亲自主抓此案,季白做他的副手。

省队队长带人抵达现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一车车警察也从其他各市县抽调过来。队长传达了厅长的命令:全体出动,即使把山区翻遍,也要把凶手找出来。

晚上,许诩和老吴等人匆匆吃完饭,就开始装备防弹衣、警棍等。许诩看着厚实的防弹衣…山野追踪需要长时间剧烈奔跑。静了片刻,她没有穿,而是去前方省队队长的指挥车找他。

刚走到车前,就见队长拿着手机打电话:“你老婆怀孕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什么事,火急火燎打我电话。行,这个理解。我让她留在后方,负责后勤…”

许诩微微一怔,心头泛起阵阵暖意,转身走了回去。

  如果觉得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丁墨小说全集如果蜗牛有爱情,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